登录 : 2017.02.17 13:37 修改 : 2017.02.17 13:37

2月11日晚,参加在首尔光化门一带举行的第15次范国民行动日烛光集会的市民们正在高喊朴槿惠总统弹劾2月审判、延长特检调查期限等。(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烛光革命”站上了十字路口,从“弹劾朴槿惠”演变为“清算40年积弊”的梦想正面临着挑战。曾两次肆意践踏试图“拘留李在镕”的朴英洙特检组的保守媒体也在报道中预告了这一切。

在“李在镕拘捕令”被驳回之后,保守媒体对“烛光”和“太极旗”的“两非论”式接触方式及和稀泥行为便开始明目张胆。大概正是此时,干政事件的一名“共犯”在6日后掌权,首次接受“独家采访”并出现在了网络电视上;而另一位“共犯”则自当天之后声称“特检组违背民主主义”,开始抵抗特检组的调查。

“附逆政党”也在太极旗集会内外助兴和声,“所有行政工作均存在(黑)名单”(金文洙),“烛光集会上飘扬着朝鲜是希望的旗帜”(李仁济)等胡言乱语可谓接二连三。

这期间,烛光革命曾全力推进的清算积弊战线变得岌岌可危。经济改革、媒体改革和检方改革等烛光精神在实现制度化的过程中碰了壁。为查明干政真相并对其主力、附逆势力展开审判而奔走的特检组调查则需与时间赛跑。特检组对除三星外其他财阀的调查和“检方垄断”也是束手无策,而不论是动用“白名单”中御用团体进行政治谋划,还是对崔太敏(音)一家涉嫌谋取约数千亿韩元非法财产的调查均面临人手不足、时间紧迫的问题。

继查抄青瓦台失败之后,若当面调查也同样泡汤,那审判朴槿惠一事也将以虎头蛇尾而告终。在弹劾审判一事上,即便宪法法院加紧日程安排,在总统方面的拖延战术下也难保宣判仍能在3月初得以实现。

在野党在烛光革命停滞不前的问题上也难逃其咎。由于总统大选局势的一边倒便过早放松警惕,甚至出现了陷入“胜者诅咒”的苗头。在野党盲目乐观地认为“只要取得总统大选胜利,一切便能迎刃而解”,从而在解决遗留问题上分心。在野党由于“无论何人参选均能取得胜利”的傲慢心理而走上了各自图生、互不帮助之路。

与此同时,“太极旗部队”却在大量生产虚假新闻,开始出面阻拦弹劾。保守媒体则意识到了极端势力联合抵制的威胁力,以及资本权力耗费大量人力、资金等的攻势,暗地里开始对特检组调查提出异议。照此下去,等到弹劾决定宣布之后,但凡出现一丝不利因素的征兆,便不知会引发怎样的突变。

在野党需要调整方向。“烛光”要用真实浇灌才能成长。多数媒体超越进步、保守之分争相揭露的干政真相聚集了一千多万只烛光;而今天的这个局面也正是因为有了烛光的力量才得以实现。现在需要给向着法律与制度升华的烛光一大推力,在总统大选日程中也应将力量集中在“烛光立法”之上。一直作为烛光集会后盾的“朴槿惠政权下台非常国民行动”不断要求韩国政界查明世越号惨案真相以及处理禁止言论垄断立法等6大紧急遗留问题。而事实上,除去已被判了死刑的国定历史教科书外,却并未有其他任何进展。“朴槿惠政权下台非常国民行动”也曾在2月14日敦促国会处理财阀改革、公安统治机构改革以及政治、选举制度改革等30个优先改革课题立法问题。

金利泽 评论员
但是三大在野党早已予以承诺的禁止广电垄断法和公职人员不正之风调查处法等改革立法均因“附逆政党”的反对而遭到了阻拦。改革所面临的阻力只有真相的力量才能突破。从查明公布真相开始便需要再次集结烛光市民,而这也是守护烛光梦想的道路。

民主政府用了10年间取得的成果仅在9年后便被悉数推翻,这确实有必要回顾一番究竟为何会如此。振兴民生需要通过经济改革,纠正舆论导向需要通过媒体改革,统治机构走上正常化则需要通过检方改革,一切并非换个总统便能万事大吉。

金利泽 评论员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82964.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