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1.02 09:16 修改 : 2017.01.02 13:39

2016年的最后一天——12月31日晚在首尔光化门广场上正在举行第10次“敦促朴槿惠总统下台的烛光集会”。(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丁酉年新年在千万烛光人士的呐喊声中来临。过去的一年,韩国度过了现代史上波澜壮阔的时期。这便是“烛光市民革命”。千万烛光市民在总统遭到弹劾之后,要求清除各种社会积弊,构建新的国家体系。

最先要清除的对象毫无疑问是朴槿惠总统。“崔顺实干政门”向我们切实地展现了她对民主主义的认识是多么无知,多么愚昧,多么公私不分。她早已失去了当总统的资格以及国民的信任。朴槿惠总统其存在本身便是大韩民国的耻辱。宪法法院有足够多的理由早日弹劾朴总统。

弹劾朴槿惠是清算旧体制的出发点

解放以来累计下的社会积弊不会因为朴槿惠总统一人的下台而自行消除。如果能让朴槿惠总统恣意妄为的韩国社会既得利益结构未能解体,那么任何时候都有可能出现第二个朴槿惠。弹劾朴槿惠并非清算旧体制的结束,仅仅是开始而已。

旧体制的清算需要设定具体的改革课题以及将此制度化的精巧蓝图。而这一任务不应由现有的政治界或一些政治人士来主导,我们仍然需要千万烛光市民的集体智慧。我们应该通过多种方式的国民大讨论,为改造国家筛选出具体的改革课题。

烛光市民所要求的改革课题大致可以分为政治改革、检察改革、媒体改革、财阀改革等,这是重构国家基本框架的基础课题。

政治改革的核心在于根除官商勾结。朴正熙政权以后,深深根植于韩国社会的官商勾结歪曲了国家的机能和作用,使少数既得利益阶层占据了中坚地位。权利在背后支持财阀的同时也维持着自己既得利益的物质基础,财阀对此的回报则是通过不正当竞争实现财富的积累。官商勾结使我们的社会基础全部腐朽,将社会变成无法实现公平竞争的倾斜的竞技场。

检察改革亦是不能再推延的课题。分离起诉权和调查权,弱化检察的权力,就像市、道教育监一样,应该由国民直接选举地区检察长。不受国民管制的检察随时都有可能将利刃伸向国民的颈项。

舆论是社会的空气,如果维持现状,根本无法谈及民主主义。国营广播和部分保守媒体不仅不会站在国民的立场,发挥公共权力的作用,反而充当起权利的吹鼓手,或首先考虑公司自身的利益。媒体改革的首要课题是改善公营广播的支配构造,将政权掌握的公营广播还给民众。

财阀改革象征着经济民主化,其基准是财阀的解体。财阀们为了继承不缴纳税金的财富,使用各种变相手法或做出各种违法行为,为了维持财阀体系,正将韩国国内的中小企业变成自己旗下的企业。如果目前的财阀体系得以持续,根本无法期待公平的市场经济,韩国经济也无法从企业竞争恶化导致的慢性低增长的阴影之中摆脱出来。

改革的优先顺序设定和实施日程也非常重要。总统选举的预想时间是4月末或5月初,在此情况下,国会进行立法改革的时间并不多。国会在1月简化改革课题的先后顺序后,最迟应在2月实现对重要改革课题的立法。

剩余改革课题的完成将成为下任政府的责任。所以,此次选举到底哪个政府当选具有着事关大韩民国未来的重大意义。韩国民主主义跌至谷底,绝不允许将民众的日常生活逼至濒临崩溃边缘的执政势力再次掌权。韩国应彻底清除解放后成为韩国社会发展枷锁的旧体制,克服分裂局势,在韩朝和解合作上取得进展。期待能在国际社会上提高大韩民国自尊感的政权的诞生。这便是千万烛光市民的要求。

改宪应是烛光民心的完成体

政治圈中正讨论的改宪应是烛光民心想要的形势。又是内阁制,又是半总统制,目前的改宪讨论仅仅在计较着特定政治势力的利与不利,这实则是对烛光民心的正面违逆。改宪作为烛光民心的完成体,只有其得以实现时,我们的社会才能清除旧体制,迎来新的大韩民国。

有改革便有反动。在千万烛光人士的呐喊声中,仍有少数既得利益势力为了维持旧体制而做出最后的挣扎。实与朴总统同为一体的新国家党仍在坐等东山再起的机会。守旧派中的部分极右势力仍落后于时代,他们正使出浑身解数想让历史倒流回数十年前。

为了击败反动势力,书写民主主义的新历史,国民仍然肩负压力。所以在积弊得以清除以及改革课题完成法制化之前,应继续点燃烛光。民主主义只有到了每个市民都意识到自己是国家的主人并为之行动的那一刻才算完成。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editorial/77690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