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3.26 13:28

撤离三天后“照常工作”

时隔三天恢复的原因……

韩朝共同联络事务所职员一行人于25日上午通过京畿道坡州韩朝出入事务所出境。(图片来源:坡州/联合记者团)
朝鲜方面在3月25日早上恢复了开城韩朝共同联络事务所(以下简称“共同事务所”)业务。距离22日给出“上层指示”说法并撤回共同事务所朝方人员过去了三天。

韩国统一部当局者当天下午表示,“今天(25日)早上8时10分左右,朝方联络事务所部分人员开始到共同联络事务所上班,目前正在工作中”。恢复业务的朝方人员暂时包括联络代表等四、五名工作人员,人数仅为平日10名左右办公人员的一半。

该当局者转述称,朝方在当天上午9时30分左右进行的韩朝联络代表协商中表示,“今天照常进行交接工作”。该当局者还补充称,朝方同时表示“共同联络事务所将根据韩朝共同宣言的精神继续开展工作,这一点没有改变”。

朝方提前恢复共同事务所人员的举动出乎大家意料,加之“办公人员照常进行交接工作”对于回归的解释,着实耐人寻味。因为这相当于是说,并不存在所谓的以“上层指示”为由在22日单方面撤回共同事务所朝方人员之事。

开城共同事务所的设立、运行是4•27《板门店宣言》的主要协议事项。因此朝方撤回共同事务所人员的做法风险极高,其潜在影响力或将波及整体的韩朝关系。事实上大多数专家曾分析认为,22日朝方撤回共同事务所人员的做法是“暂停履行4•27《板门店宣言》”或“放弃对文在寅总统的朝美仲裁、促进者作用的期待”。因此朝方在当天上午的韩朝联络代表协商过程中强调的“应该妥善发展项目,使其符合朝韩共同宣言的方向,这一点始终不变”的说法非常重要。这是因为,此举相当于表明,韩方以联合国和美国的制裁为由,在韩朝经济合作项目上态度消极,朝方对此感到不满,但最终还是会坚持韩朝对话基调,无意“脱离轨道”。韩国的朝鲜大学研究生院教授具甲祐指出,“核心在于其不会破坏与韩方的关系”,“事实上如果破坏了韩朝关系,朝方也没有对策”。

撤回共同事务所人员后,朝方的内心态度令人难以捉摸,这实属例外。因为与事态的严重性相比,朝方的行动却是破例的“低强度”。事态发展的罕见程度在韩朝对话历史上也难以找到先例。例如,在朝方从撤回到重返的三天中,除去周末,事实上共同事务所业务空转仅为周五22日下午的四、五个小时。再者,朝方在撤回人员后,指派了负责开城工业园区业务的中央特区开发指导总局(以下简称“总局”)人员作为与韩方的“沟通窗口”。总局人还为共同事务所韩方人员的22日下午入境(越过军事分界线回韩)和25日出境(越过军事分界线访朝)必要行政程序提供了帮助。

朝方为何中断共同事务所业务,又为何怠工三天后就恢复?朝方并未透露22日撤回理由,也未解释25日重返理由。韩国统一部当局者表示,“对于撤回和恢复理由,朝方没有向我方给出确切说法,我们将在今后进行确认”。

韩国政府极力回避解释朝方猝不及防、冷热交替的之行动含义。虽然尚未得到证实,但是不排除韩国国家情报院长徐薰和朝鲜统一战线部长金英哲之间在周末启动了非公开窗口的可能。

韩国外交安保领域高层人士指出,“特朗普总统的推特似乎会影响朝方的态度变化”。韩国前统一部部长丁世铉称,“看来特朗普总统的(通过推特释放的)对朝信号并没有让朝鲜走上‘新道路’”。丁世铉前部长补充道,“对于朝方而言,其似乎是认为应该重新将韩朝关系恢复到正常原貌,立刻回到(共同事务所)撤回之前”,“以便拜托(文在寅总统)发挥仲裁者或促进者的作用”。换言之,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22日(当地时间)通过推特公开称“下令撤回追加制裁”,稳定了自河内第二轮朝美首脑会谈后快速恶化的半岛局势,强调了“谈判意向”,这或影响到了朝方的态度变化。

眼下才是问题的开始。担任开城工业园区法务组长10年之久的金光吉律师(法务法人地平)指出,“彼此之间出现了可以不互相刺激、保持冷静的空间”,但同时又称“朝方没有完全放弃从开城共同事务所撤回的想法”。韩国外交安保领域高层人士表示,“今后的情况将会因为我们的行动而变得不同”。

李制勋 鲁智元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88735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