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8.11.14 14:03 修改 : 2018.11.14 14:04

【济州&】秋史流放路纪行②

桐溪郑蕴的流放地——松竹祠

丁兰珠玛利亚墓旁的紫芒

精致的大静胡同

秋史流放路是一条具有历史、文化和故事之路。
济州的秋天沁人心脾。在大静邑,无论从哪里看都能看到山房山、丹山、摹瑟峰和汉拿山。在收获的季节,当地居民都很忙碌。从大静地区的秋史馆开始,可以跟随秋史的气息探访几条路。2011年5月,济州大学社会教育研究生院讲故事系主导打造的“秋史流放路”是拥有历史、文化和故事的路。这条路分为第一路线“信念之路”,第二路线“缘分之路”,第三路线“思考之路”。游客最多的路就是“信念之路”。可以在这条路上参观位于大静邑的秋史相关遗迹,品味他的流放生活。

沿着在济州秋史馆旁的路开始正式体验秋史流放路,很快就能看到松竹祠地界的标柱。现在周围变成柑橘地,踪迹难寻。这里是桐溪郑蕴的流放地。郑蕴请奏处罚杀死光海君同父异母弟弟永昌大君的人,结果于1614年被流放到大静,在这里生活了十年。他读了很多书,大静县监还为他建了个书斋。在了解郑蕴流放事实的秋史的建议下,1842年济州牧使李源祚在此树立了“桐溪郑蕴谪庐遗墟碑”,次年在这里将郑蕴的节气比作松竹,建松竹祠供奉郑蕴,但现已难觅踪迹。遗墟碑几经搬迁,最终搬到宝城小学内。从这里再走百余米就能看到宋系淳的故居遗址,但也难觅踪迹。

秋史流放路
狭窄的小路是典型的济州偶来小路。笔者经过了大静邑的饮水源水井——“举手井”以及宝城小学的桐溪郑蕴谪庐遗墟碑。举手井对面是1901年辛丑民乱的头目李在守的故居遗址。在举手井前,为褒扬领导民乱三位头目的“济州大静三义士碑”立于1961年,但随着1997年在秋史流放地车站前树立了新碑,就在前面填埋了。从宝城小学出来往右边走,复建后的大静城址还留有未复原的城墙。未复原的城墙的长宽看起来规模也不小。旁边是秋史的第二个谪居址主人姜道淳的曾孙姜文锡于1925年设立的汉南义塾址的标识。大静邑的胡同路非常精致,酷似偶来小路。在石墙另一边,熟透的金黄色的柑橘低下了头。

图为桐溪郑蕴谪庐遗墟碑,为纪念丙子胡乱时展现忧国忠诚的桐溪郑蕴而立。
在这些路中间,笔者前往参观了丁兰珠玛利亚墓。丁兰珠是茶山丁若镛的哥哥丁若铉的女儿,也是1801年在“黄嗣永帛书事件”中殉教的黄嗣永的妻子,流放到济州后过了37年漫长的流放生活后离世。她在秋史1838年被流放两年前离世。“信仰的证人丁兰珠玛利亚之墓”被打理得很整洁。秋史很尊敬茶山,与其子嗣也走得很近,因此颇有渊源。正好天主教的朝圣者们来参观城址,纷纷摄影留念。丁兰珠玛利亚墓位于济州偶来第11路线以及天主教朝圣路上。稀稀疏疏开着的紫芒迎风飘扬。路边田地里的卷心菜绿油油一片。

沿着此前的路,就来到环状公路边南门池。池水中立着秋史的弟子小痴许炼画的《阮堂先生海天一笠像》的石碑。但石碑上的画褪色了很多,有些遗憾。

图为祈求村庄平安的防邪塔,后面可以看见丹山。
从这里到大静乡校要经过农田。周围一片深绿色。在通往丹山的路边都是大蒜、卷心菜和萝卜,绿油油一片,金色的柑橘令人眼馋。秋史曾通过柑橘称赞“节操与芬芳之德”。洒水器到处在喷水。田中间是祈愿村庄平安的防邪塔。与曲线和缓的山坡不同,丹山有些棱角分明。以前的人觉得山的形状有些像蝙蝠展翅,所以还叫它“篮子山坡”。沿着修好的路爬上山坡坡顶往返约须一个小时左右。

丹山还留着日帝强占期日军征用朝鲜人建设的地道阵地。经过丹山就能看到大海,农田对面展现在眼前的就是山房山。朝着大静乡校走,就会看到旁边围着石墙的泉水“石泉水”,这是秋史喝过的水。

丹山下面的大静乡校与周围的松树和朴树交相辉映。这里停着一辆旅游巴士,小学生一涌而出,争相参观乡校。据悉,大静乡校共有11座建筑物,1420年(世宗2年)在大静城北边首次建成,之后数次搬迁,1653年(孝宗4年)搬至现址。秋史题的“疑问堂”的牌匾挂在学生宿舍“东斋”上。这里是展现秋史与济州青年交流的地方。那么,秋史在此处散步时心里在想什么呢?第一路线长8.6公里,徒步约需三个小时左右。

济州/图•文 许浩准 记者

■朝鲜时代臭名昭著的流放地——济州

岛屿似乎命中注定就是流放地,自古以来均如此。法国的科西嘉岛、意大利的厄尔巴岛、希腊的马克罗尼索斯岛和尅乌拉岛(音)等都是臭名昭著的流放地。而韩国的济州岛也历史悠久。据悉,元朝征讨高丽的三别抄 (高丽时代的特殊部队)后,将盗贼和罪犯放到济州岛,济州岛的流放地历史由此开始。济州岛正式作为流放地是在朝鲜时代。济州岛远离中央,再加上四面环海,因此在当时是最佳流放地。其中最远的大静县就是“远恶地(离首都远,难以生存的流放地)”。济州主要流放的都是政治犯,但若就流放犯的情况来看,有王族、外戚、僧侣和宦官等各种人士。朝鲜时代被流放到济州的流放犯有200余名,到朝鲜后期骤增。朝鲜时代的政治人士既是学者又是艺术家,因此被流放到济州的人士即使无法发挥政治作用,但作为学者或艺术家的姿态则更为稳固。他们与济州的儒林交情深厚,还教育年轻人,培养了很多弟子。以此为契机,随着著名的政治人士被流放,还形成了济州独特的流放文化。被流放的著名人士有:声称“忠臣不事二主”,因反对朝鲜建国而被流放的金万希、在朝鲜中宗时期努力实现王道政治的金净、上书反对光海君废黜继母仁穆大妃的李瀷、光海君、昭显世子的三儿子、被宗教迫害的丁兰珠、促使大院君下台的崔益铉、金允植和朴泳孝等人。

朝鲜时代流放制度对济州道的社会文化也造成了很大影响。流放犯没有家属陪同,与济州女子结婚,这成为济州存在多种姓氏的原因。流放生活中留下的纪录包括济州岛的风俗、气候和生活等方方面面,有助于了解济州文化。

兪弘濬在《秋史金正喜》中评价道,“朝鲜时代刑罚制度中的流放刑有一个好处就是:‘强制’学者潜心读书、专攻艺术。茶山丁若镛的学问就是18年流放生活的成果,而申荣福先生的书法也是19年监狱生活中练出来的,秋史也是在济州岛流放的九年间得以深化学问和艺术造诣”。

济州/图•文 许浩准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jejuand/87017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