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12.18 16:45 修改 : 2019.12.18 16:46

特朗普被弹劾导源于美俄乌克兰之争

美俄在消除乌克兰核武器后开始角逐
“北约不东扩”承诺成废纸,争斗再起
俄引发乌克兰内战对北约扩张进行还击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因乌克兰“电话门”风波进入弹劾程序。特朗普总统被怀疑曾向乌克兰政府施压,要求对他的政敌、有力的民主党大选候选人、前副总统乔•拜登进行调查,并将军事援助作为杠杆使用。特朗普总统有将内政牵涉到外交的滥用职权重大嫌疑,但如加详察,围绕乌克兰的争议实则是冷战结束后美俄关系及国际秩序酿成的副产品。

30年前柏林墙倒塌引起的东欧和苏联的解体,似乎使列强之间的地缘政治之争偃旗息鼓,因为只有苏联撤出在东德的驻军德国才能实现统一,而作为回报,必须承诺统一后的德国或西方不再像过去那样威胁俄罗斯。

1990年1月31日,时任西德外长汉斯-迪特里希•根舍宣布统一后也“不会发生北约东扩的事情”,试图让俄罗斯放心。苏联同意德国统一的条件是北约不东扩亦即西方势力范围不向包括东欧在内的苏联势力范围扩张。当时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克格勃,KGB)驻东德的年轻实力派官员弗拉基米尔•普京仔细关注了这一过程。

东欧社会主义阵营解体后,戈尔巴乔夫和俄罗斯新任总统鲍里斯•叶利钦试图以松散的联邦形态维持苏联的15个加盟共和国,其中的关键是在欧洲为仅次于俄罗斯的第二大国且同属斯拉夫人的乌克兰。乌克兰是俄罗斯的前身基辅大公国成立的地方,公元十世纪的基辅大公国弗拉基米尔大公曾在今天属于乌克兰的克里木半岛接受东方基督教即东正教洗礼并开创斯拉夫文明。从俄罗斯的立场看,乌克兰是他们的一部分,而且有复兴苏联的后方工业带,部署了苏联包括核武器在内的军事力量,是地缘政治的重要心脏。

当时的美国总统乔治•布什也支持保留苏联联邦,因为如果苏联联邦崩溃而发生部署在乌克兰的苏联核武器外流的情况将会是一场噩梦。布什于1991年8月访问乌克兰,并在乌克兰议会发表演说反对乌克兰独立,称“自由并不等同于独立”。然而,这低估了乌克兰居民的独立意愿。同年年底,军方政变在苏联失败,乌克兰通过居民投票以超过90%的赞成宣布独立。俄罗斯血统居民占多数的克里米亚半岛和顿巴斯地区的赞成率也很高。

叶利钦随即也宣布俄罗斯独立,带头促进苏联解体。但部署在乌克兰的1900颗核弹头和2500枚战术核武器对美国意图主导的冷战后国际新秩序构成重大威胁。华盛顿和莫斯科联手促成部署在乌克兰的苏联核武器归还俄罗斯。在经历重重波折之后,1994年12月在匈牙利布达佩斯举行的50国首脑会议达成一个“布达佩斯声明”,以向乌克兰提供财政支持和安全保障为交换条件使乌克兰归还核武器。

乌克兰归还核武器后,美国立即变卦,因为美国当时已经提出扩张北约的主张。当时的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在布达佩斯会议之前的11月,不顾国防部长威廉•佩里的反对与警告,表示有意将北约向东欧和中东扩大。叶利钦在布达佩斯会议上称美国企图将冷战变为“冷和平”,对美国的北约扩张计划发起攻击。

1999年12月31日,叶利钦突然宣布辞职,将权力移交弗拉基米尔•普京,美俄关系进入一个新层面。普京不像叶利钦一样对美国服服帖帖,他认为在作为德国统一条件的北约不东扩成为一纸空文的现实下,恢复苏联势力范围对于俄罗斯的生存是不可或缺的。他掌权后立即对车臣内战采取果断措施,安抚了俄罗斯百姓的怀旧心理。普京掌权后,包括石油在内的原材料价格得到恢复,作为最大产油国的俄罗斯经济也出现好转,普京向西方挑战的欲望逐渐膨胀。2000年以后,欧盟开始东扩,北约亦步亦趋。

2004年3月是一个分水岭。北约接纳了原苏联加盟共和国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等波罗的海三国,这无异于北约已东进到俄罗斯帝国的首都圣彼得堡门前。同年5月,欧盟在波罗的海三国之外又接纳捷克、匈牙利、波兰、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为成员国。11月初,乌克兰首都基辅爆发橙色革命,亲俄政府垮台,作为亲西方派的维克多•尤先科当选总统。继而在格鲁吉亚和吉尔吉斯斯坦也发生了亲俄政府垮台的颜色革命。

普京领导的俄罗斯认为这些事件有西方介入,是企图卡自己脖子的急迫安全威胁。“苏联解体是20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殃”这句话反映了他的危机意识。美国也打算在2008年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北约峰会上启动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加入北约的程序。同年8月,俄罗斯终于采取行动侵犯格鲁吉亚,所打的旗号是支持亲俄的南奥塞梯分裂势力,但实际是对包围俄罗斯的西方施以打击。

2009年成立的美国巴拉克•奥巴马政府标榜“美俄复位政策”,宣称同俄罗斯改善关系。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总统作为普京的代理人同美国签署新的“裁减战略武器条约”(New Sart),美俄关系进入平稳局面。

普京2012年重返总统宝座,再次推进恢复俄罗斯势力范围,欧盟也重启把乌克兰纳为成员国的程序。普京向有亲俄倾向的维克多•亚努克维奇总统施压,逼迫乌克兰推迟加入欧盟。2013年年底基辅发生反政府示威,导致2014年初亚努克维奇总统下台的广场革命。美国国务院助理国务卿维多利亚•纽兰德的电话通话被曝光,暴露美国曾介入到在这一过程中。

普京立即走向冷战后最强硬的军事介入,吞并了克里米亚半岛,并怂恿克兰东部亲俄地区发动分裂独立战争,这就是持续至今的乌克兰内战。俄罗斯还介入叙利亚内战,并积极恢复在中东的势力范围。

乌克兰是夹在美俄中间的薄弱环节,已成为全球掮客和游说者云集之地。2010年亚努科维奇当选总统时,美国的游说者、宣传战略家保罗•马纳福特被起用并在这里积极活动。马纳福特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成为特朗普竞选班子的总指挥,大选过程中有人揭露马纳福特曾接受乌克兰贿赂,进而发酵为介入美国大选的丑闻。

就在特朗普即将就任总统之际,《政客》报道说俄罗斯揭露乌克兰与特朗普的高级助理腐败案有牵连,介入了美国大选,并报道民主党竞选团队主席约翰•波德斯塔曾与亚努克维奇合谋。显然,乌克兰在美国大选候选人之间脚踩两只船,试图在美俄夹缝中寻求自己的命运。

特朗普因此认为,不是俄罗斯为自己而介入美国选举,而是乌克兰为希拉里•克林顿介入大选。爆出特朗普向今年5月新当选的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施压要求调查乔•拜登的儿子亨特出任布里斯马天然气公司顾问一事的乌克兰“电话门”,其背景也是认为乌克兰握有拜登的软肋,亨特也同样是收到乌克兰诱惑的游说者。整个美国政界都难脱俄罗斯和乌克兰“电话门”之嫌。

郑义吉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international_general/921225.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