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1.29 14:58

韩日矛盾进入结构性危机

特朗普政府丝毫没有干预之意

图为韩国总统文在寅正在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握手致意。
美国驻韩大使哈里•哈里斯1月28日接连拜访韩国国防部部长郑景斗和外交部部长康京和。据悉,两国主要协商了正在经历最后阵痛的韩美防卫费分担问题。也有观测称,双方也就围绕“巡逻机威胁飞行和追踪雷达瞄准”的韩日矛盾进行了协商,但该说法并未得到确认。

美国尚未表现出想要为韩日矛盾进行“仲裁”的举动。有分析称,目前为解决朝核问题的朝美协商正在进行中,因此韩美日军事合作的重要性减弱;再者,唐纳德•特朗普政府的“美国优先主义”也在发挥作用:其不想干预和国家利益无直接关系的矛盾。外交消息灵通人士表示,“美国的立场是此次事件是应当由韩日解决的问题”。

韩国国防部也未提及美国的仲裁或介入。有观测称,郑景斗部长24日会见韩美联合司令官罗伯特•艾布拉姆时或讨论了韩日矛盾化解方案,但韩国国防部正式否认了此类说法。韩国国防部此前曾透露称,“正在与美国交流并共享相关情况和信息”,而此次却似乎相对有所后退。这似乎也反映出了美国的立场:不想在该问题上表现出要积极出面之意。

与上届政府相比,特朗普政府的“不作为”更为明显。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在韩国前总统朴槿惠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因为日军“慰安妇”问题出现矛盾后,曾为“韩美日”安保合作试图就该问题进行协调。前总统奥巴马在2014年3月于荷兰举行的核安保首脑会议上宣布将举行韩美日首脑会谈,“半强制性”地让两国首脑坐到了同一桌前。

美国似乎并不打算在韩日矛盾没有激化至破坏韩美日合作框架水平时积极介入。也有分析认为,韩日矛盾带有真实游戏的模样,因此从现实来看,美国的立足之地有所减少。郑景斗部长(8日电话会谈)和日本防卫相岩屋毅(16日直接会谈)分别与美国代理国防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进行了接触,努力将美国拉到自己一边,但美国表现出了不会介入的态度。美国国防部没有发布关于韩美部长电话会谈的资料,针对美日会谈也只表示“为保证印度-太平洋及世界和平与繁荣,我们将加强美日同盟”。

刘康文 高级记者,吉伦亨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88024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