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1.28 16:01 修改 : 2019.01.28 16:02

朴敏熙 统一外交组组长
朴敏熙

统一外交组组长

1931年9月18日,日本关东军指挥官板垣征四郎和石原莞尔等人在奉天(现在的辽宁省沈阳市)近郊柳条湖炸毁南满铁路后反诬是中国张学良指挥的东北军所为,并以此为借口发动战争,占领了满洲。受大萧条的影响,当时的日本深陷危机,于是日本打算通过发起对外侵略战争转移矛盾,此后战火逐渐蔓延到了东亚全境。

去年12月20日,韩国军舰广开土大王号正在搜救一艘遇难的朝鲜渔船,日本海上警戒机突然靠近舰身进行威胁飞行,却反诬韩国用火控雷达瞄准了自己,还公开相关视频,掀起了一场国际舆论战。接着在1月18日、22日、23日,日本警戒机又先后三次针对韩国军舰进行了近距离威胁飞行。

日本的行为非常粗暴。在韩日共同加入美国的东亚同盟机制之后,这样的事情简直无法想象。这说明日本安倍政府和右翼势力正在制定新的战略,他们的所作所为令人不由自主地想起日本曾经掀起过的侵略战争。因为日本的“战后”并没有对军国主义右翼势力和主张通过侵略韩半岛实现日本利益的“征韩论”势力进行彻底清算。

在韩国实现经济发展和民主化之后,上世纪90年代,日本出现了主张对历史进行道歉并与韩国和解的动向,但日本右翼一直对此激烈反对,他们扭转道歉与和解的潮流,推动日本走上了再武装的轨道。凭借在“绑架问题”上的对朝强硬态度成为首相之后,安倍的政治人生可以用两个口号来进行概括,一是实现其爷爷岸信介梦想的“修宪”,重现日本帝国的辉煌,二是解决纳粹问题。利用人们对朝鲜和中国的恐惧心理,安倍一直致力于集结右翼势力,实现日本的重新武装。

但是,随着美国特朗普总统开始与朝鲜对话,朝鲜威胁论逐渐失去了市场。特朗普要求盟友承担更多责任,而且退出了日本费尽心思推动的环太平洋经济伙伴关系(TPP),并要求签署美日自贸协定(FTA),给“安倍经济政策”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在这种情况下,安倍不得不对战略进行修订,寻求与中国、俄罗斯进行和解。去年10月,安倍在钓鱼岛争端后首次访问北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了首脑会谈。然而,日本需要一个全新的敌人。随着韩国大法院的对强制征用的赔偿判决刺激了日本人对韩国的敌对情绪,激化韩日军事矛盾可能被日本当成了提高安倍政权支持率、集结支持改宪舆论、强化自卫队战斗力等的一种手段。只要美国没有主动介入,预计日本将会长期针对韩国展开类似攻势。

那么,安倍的“软肋”在哪里呢?我们可以反过来化解日本的战略算盘。如果我们面对日本的挑衅作出强硬应对,或愤然引起偶发冲突,那么就会跌入日本的陷阱。反过来,我们还要继续发展韩日关系,继续推动无核化与朝美和解,推动东北亚和平机制。在安倍煽动韩日民族互憎的同时,我们不应草率被反日情绪冲昏头脑,要认识到日本国内的大多数市民都在反对安倍的政策、反对修宪,扩大双边对建构和平机制和打造无核地带的共鸣。在韩朝实现和平共存于共同繁荣、东北亚和平机制更加巩固之后,韩日冷战保守势力也就会失去他们的生存空间。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80060.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