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6.21 14:53 修改 : 2019.06.21 15:43

全球三星不可持续发展报告-②工伤

或因手机工厂化学物质污染致死
昼夜两班倒,一周工作5-6天
未经遗属同意进行尸检
警方:猝死与工厂无关

<崛起为全球超一流企业的三星电子已经不仅仅是韩国的企业。超国籍企业三星电子会给世人留下怎样的印象呢?在三星电子工作的劳动者们对三星有什么看法呢。特别是,在成为三星电子主要生产基地的亚洲地区劳动者的生活和劳动现状如何呢?为了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韩民族日报》访问了越南、印度、印度尼西亚等亚洲3个国家的9个城市。穿梭了2万多公里,约地球半圈的距离,亲自与129名三星电子劳动者见面,进行了问卷调查。虽然国际劳动团体曾发行过有关三星电子劳动条件的报告书,但这是国内外媒体中的首次尝试。《韩民族日报》对10名工人进行了深入采访,并会见了20多名国际经营、劳动专家。历时70天的全球三星追踪让我们看到了我们模糊猜测但三星却一直试图回避的事实。虽然面对真相可能会很痛苦,但作为全球性企业,这是三星提高品牌价值的必然过程。分5次询问了全球超一流企业三星电子的持续可能性。>

在越南太原省三星电子工厂工作时猝死的女工罗德牧的遗像。女儿已经死亡了三年,父亲依然时刻把女儿的遗像牢牢抱在怀里。(图片来源:赵小英 《韩民族TV》PD)
无人为他的死亡哀悼,得不到哀悼的死亡不会被人铭记,而他的死亡甚至不会留下记录。这就是罗德牧(Tâm音译,当时22岁),在三星电子越南太原省工厂工作到2016年8月31日的一名女工人。那天她在工厂突然晕倒,被送到医院,最终却没能救回生命。事发时她刚在三星工作了四个月时间。

“我女儿很健康,进入三星工作时还接受了体检,听说体检时并无任何问题。但她却在工厂突然死亡了,三星和警方给我们一笔钱,说女儿的死亡与工厂无关,这不是事实,我女儿的死很明显是三星的问题。”

德牧的父亲罗般田(音译,52岁)经常在一个地方徘徊,一个人看向远处。从他身上鼓起的血管、干瘦的体格和黝黑的皮肤可以看出,他从事了很多年的辛苦劳动。唯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深邃的眼睛,每当谈起女儿,他就会严重咳嗽,眼神也变得模糊起来。他说自己是“不了解社会的农村人”,但在说起“三星”这两个字时,他的语气简短又强烈。

“昼夜两班倒,一周工作五六天”

他也不知道自己女儿的死亡已经被写入国际劳动组织的报告书。《韩民族日报》是他所接触到的第一家媒体。

三年前的那天下午2点,他和德牧进行了最后的电话通话。当时德牧说,“头很疼”,但她依然很开心,说“明后两天我可以休息,到时候我会去看妈妈”。德牧是她唯一过上城市生活的二女儿,她学习很好,还考上了法学院,但由于家庭条件不好,只能选择到工厂就业,但她却一直非常乐观坚强。

德牧高中毕业后离开家,曾在河内一家电子工厂做过产品质检工作。与同龄人相比,她更加懂事,经常为年幼的弟妹担心,和同龄人一样,她也很喜欢化妆,还曾在日记里写下“虽然现在我要赚钱,但以后还要继续学习,实现梦想”的话,这些都是父亲在女儿死亡之后才得知的。

为了赚更多钱,她去了三星工厂,一个月可以拿到800万-900万越盾(40万-45万韩元)。900万越盾的收入超过了越南三星工厂工人的平均工资。工厂同事表示,德牧作为一个刚入厂的员工,能够拿到这么多钱,都是她长时间加班的结果。德牧的哥哥说,“据我了解,她白班夜班两班倒,一周要工作5-6天”。

5月16日,在三星电子工厂工作时猝死的女工罗德牧的安定家中,记者见到了她的父亲罗般田。《韩民族日报》是他所接触到的第一家媒体。(图片来源:安定/赵小英 《韩民族TV》PD )
“有没有经常说自己头疼”

在和德牧最后一次通话后2个小时,他在当天下午4点左右又接到了一通电话,这个电话不是德牧打来的,是三星电子的一个韩国员工。接到电话的这位父亲并不记得对方究竟是姓“池”还是姓“朴”。三星电子越南工厂的“高层”韩国管理人员很少与当地的工人接触,一旦当地工人的联络人接到韩国管理人员打来的电话,就一定是在工厂里发生了严重的事情。

这个管理人对他说,“你女儿出了点问题,被送到了大医院”,并询问“你女儿是不是经常说自己头疼”?德牧的父亲当时过于震惊,甚至没有询问原因。

记录了德牧死亡情况的国际环境劳动组织IPEN在2017年11月出版的《越南电子厂女工人的故事》中写道,“德牧在三星内部的医疗中心接受了治疗,然后在下午4点左右被送往军医院接受急救,5点30分左右死亡”。

未经遗属同意进行的尸检

下午6点,父亲接到了女儿已经死亡的通报,并听到了“尸检”一词。这位父亲说,当时自己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尸检”。他说,“说是采取了什么医学措施,我当时要求他们什么都不要做,说我们很快赶过去”。他已经不记得当时给自己通报女儿死讯的是三星还是警察,但却记得“尸检”这个词。因为这是他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单词。

德牧的哥哥对当时的情况记忆犹新。他说,“对方在打电话给父亲时说什么要进行尸检,之后在我们家属中,我第一个赶到医院,三星和警察再次提到了尸检的事”。和家人的意思一样,哥哥也反对尸检。但“三星和警察已经决定进行尸检”。一家人根本无暇为女儿或妹妹的死亡感到悲伤。越南和韩国一样,家属也非常忌讳亲人的遗体受到损害。他们直到现在也不能理解,自己唯一的女儿死了,为什么对方张口闭口先谈尸检,为什么自己家人那么反对,他们还一定要进行尸检。常年负责三星工伤问题的劳务师赵胜圭说,“死后立刻要求尸检,并不顾遗属的反对,还叫来警察强行尸检,一定是围绕死者的死因,想要隐瞒一些事情”,“三星在工厂发生工人死亡的事件后,经常会设法把死因归结到与工厂无关的问题上”。

警察:“死亡与工厂无关”

警方对到达葬礼现场的德牧家属说“德牧的死亡与工厂无关,只是她自己运气不好”。尸检结束30分钟后,三星的工作人员就买来了棺木。德牧的死亡之所以被世人所知晓,也是因为出售棺材的殡仪师。这个殡仪师在社交网络(SNS)上写道“三星工厂死了人,刚来买了棺材”,但随后不久,他就删除了这个消息。

德牧被埋在故乡,根据当地风俗,她的遗物已经都被用火焚烧。在葬礼程序完全结束后,一名匿名的三星相关人士在2016年9月7日接受了越南地区媒体的采访。他说“德牧签的是两年合同工,在三星工作了4个月,主要在工厂的无尘车间负责整理员工的服装和工作服”。

 

越南警察10月6日向地区媒体表示,德牧死于“心肌炎”。越南女性环境劳动组织“CGFED”从警方了解到,德牧是在三星电子太原省工厂的无尘车间工作过程中突然因为头痛晕倒,此后被送往91军医院接受急救,但在5点30分左右不治身亡。警方表示,尸检结果并未查出毒性物质。(接下篇)

河内 太原 安定(越南)/金完 李在妍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89855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