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02.18 08:59

中国“部署萨德须付出代价”,可能采取非正式“贸易报复”

在朝鲜进行核试验并发射远程火箭,韩国政府对此采取封闭开城工业园区的措施并商议部署末段高空区域防御体系(萨德,THAAD)的情况下,担心韩国“经济安全”陷入危机的声音日渐高涨。在世界经济不景气和国际金融市场不安等环境影响下,韩国国内经济已经变得非常脆弱,再加上地缘政治的危险,无异于雪上加霜,导致人们不安情绪暴增。

中国可能进行贸易报复

迄今为止,最近韩朝的紧张局势还未对韩国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造成明显打击,但专家们指出,如果对峙局面长期持续下去,或者紧张进一步激化,韩国的“经济安全”也可能受到巨大的威胁。特别是,不少专家担心,强烈反对韩半岛部署萨德的中国一旦采取措施,很可能成为撼动韩国经济的“台风之眼”。

中国官营媒体《环球时报》2月17日发表社论谈到韩半岛考虑部署萨德的情况,主张“中国需为韩半岛出现最坏的局面做好周密准备,有必要强化在东北亚方向的军事部署”。中国外交部长王毅甚至引用“项庄舞剑,意在沛公”(项羽的侄子项庄舞剑的真正意图是杀死刘邦)的成语典故,多次批判美国在韩半岛部署萨德的真实目的是针对中国。

专家们预测称,一旦部署萨德成为现实,中国很可能会开展贸易报复。事实上,中国曾在2010年因为挪威向中国认定的反体制人士刘晓波颁发诺贝尔和平奖而停止进口挪威大马哈鱼,并曾在2012年因为尖阁列岛(中国称钓鱼岛)领土争端停止对日出口稀土类产品。

韩国金融研究院研究委员池万秀(音)表示,“中国在出现领土争端等非经济纠纷时,相比采取可视性措施,更倾向于以非公开形式向争端对象国施压。2012年中日领土争端后,日本的对华出口曾出现大幅减少,得益于这一反射效应,韩国的对华出口一度出现大幅增加。我们有必要将这一情况铭记在心。”

也就是说,中国可能会使用“看不见的手”限制韩国的对华出口。具体来看,韩国对华出口商品种类的70%左右(以出口额为准)都与日本存在交叉关系,这部分出口可能会转移到中日贸易线上。池研究委员预测称“日本可能会成为韩中围绕部署萨德问题产生矛盾的最大受惠国”。

担心萨德引发中国资金撤资

从去年年末开始,投资韩国国内股市市场的中国资金正逐渐加快撤资速度。金融监督院的资料显示,中国资金从韩国股市撤资的金额(以纯售出金额为准)从去年11月的172亿韩元急剧上升到去年12月的5885亿韩元,今年一月也高达4762亿韩元。不过,这一情况很可能是受中国经济动荡而影响出现的资金移动。但专家们分析,一旦最近的韩中矛盾和地缘政治危险等因素反映到股票市场,中国资金撤资的速度将进一步加快。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相较股市属于安全资产的债券市场,中国资金一旦正式表现出撤资动向,将会造成更大的影响。这是因为,随着国债等主要债券利率上升,负债水平较高的家庭负债和企业采取健全性将大打折扣。中国持有的韩国债券储备额高达17.4万亿韩元,仅次于美国(18万亿韩元),是韩国债券的第二大持有国。Hi投资证券公司的首席经济学家朴尚贤在《萨德纠纷可能对金融市场造成的影响》报告书中指出,“中国外汇市场持续动荡,为中国资本从韩国市场撤资提供了更多口实,在这种情况下,一旦爆发地缘政治风险,很可能会成为刺激中国资金逃逸的导火索”。

由于对世界经济不景气担心的扩散以及朝鲜发射火箭等外在和内在的利空消息,韩国KOSPI和科斯达克指数于12日同时暴跌。图为当天下午的首尔中区KEB韩亚银行交易厅中,交易员们正在看着市场行情显示屏。(图片来源:韩联社)
紧张局势恶化还将威胁国家信用评级

最引人忧虑的是,如果地缘政治危险进一步加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可能会下调韩国的国家信用评级。国家信用评级下降不仅会导致中国资本撤离,还会刺激整体外国资金加速撤离,不可避免会引起金融市场混乱。幸运的是,穆迪、惠誉等国际主要评级机构迄今为止还未表现出下调韩国信用等级的意思。但一旦紧张局面长期持续下去,或者发生突发事件,情况将发生转变。仁济大学教授金延哲(音,统一学系)表示“韩朝分裂和朝鲜核实验的威胁已经体现到国家信用评级之中,但关闭开城工业园区和部署萨德等新发生的事件都是严重的风险因素,必将会对国家信用造成影响”。东国大学教授高有焕(朝鲜学)表示“关闭开城工业园区后国内金融市场并未出现大的变化,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市场从紧张局面很快就会得到缓解的以往例子中得到的学习效果。但如果现在的局面长期找不到突破口,市场对问题早日得到解决的期待崩塌,市场可能会受到新的冲击”,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金炅乐 记者,李制勋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economy/economy_general/73082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