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3.03 11:00 修改 : 2017.03.03 12:27

韩国经济学会政策研讨会

新产业和就业岗位的创造
离不开政府支援
有观点称其为“系统性失败”

相关摆脱低增长的对策
增税、财阀改革、扩大财政
为风险企业提供双重投票权
设立人口部和直属总统的通商委

gettyimagesbank
“危机”这一幽灵已经在韩国徘徊了多年,与“4月危机论”一样缺乏根据的危机论也是司空见惯。韩国国家信用评级已创历史最高,外汇储备额也十分充足。但“经济危机论”依旧在兴风作浪,其原因究竟为何?再者,为摆脱这一危机,韩国究竟又该做些什么?

韩国经济“大危机”

韩国经济学会在3月2日举行了题为“大危机下的韩国经济将何去何从”的政策研讨会。韩国经济学会在韩国国内经济领域中堪称“大哥”级别,该学会将现下这一情况视作“大危机”。学会会长具正谟(江原大学教授)在研讨会开始前接受《韩民族日报》采访时称,“大危机一词听上去可能会有些夸张,但来自韩国内外的‘完美风暴’(perfect storm)确实正在涌来。经济学者有必要在总统大选局面下发声,而本次研讨会的召开便是来自于这份紧迫感”。研讨会上,韩国各领域学者代表纷纷上台发言。

宏观经济与金融领域专家、高丽大学教授申宽浩展开了以“低增长”为关键词的危机论讨论。介绍了韩国经济分别在1989年和1997年经历的两次大幅度增长放缓后,申宽浩教授说道“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韩国经济大约在2010年正式进入了增长率不足3%的低增长模式”。申教授还表示“目前的低增长已不再停留在景气循环层面上,而是进一步由结构性因素所导致的衰退”,并提及了“滞后现象”。滞后现象是指经济已完全脱离现有的增长轨道,并无法重新回归的现象。

图为3月2日下午,首尔中区银行会馆国际会议室正在召开“2017年韩国经济学会第一次政策研讨会——大危机下的韩国经济将何去何从”。(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产业专家、首尔大学教授李根在发言中屡次提及“失配”和“系统性失败”等字眼。李根教授指出,“当前的危机情况是一种系统性失败,在没有政府支援的情况下,新企业或产业无法独自通过长期目标性及果敢的投资创造出相关工作岗位”,“在对长期投资的需要以及英美式股东资本主义之间,正在出现‘失配’问题”。

江原大学教授李铉勋将人口老龄化、第四次工业革命、收入分配两极化以及社会矛盾加深和反全球主义归结为目前的“大趋势”。其认为,“目前全球正在掀起变化巨浪,这一情况本身便把由于资源不足而需依靠贸易创收的韩国推向了危机之中”。李铉勋教授补充道,“若说1997年的外汇危机是脑中风,那当下的危机便类似于沉默的杀人犯——糖尿病”。

大危机的对策?

为“摆脱低增长”,申宽浩教授提出了以增值税为中心的增税、财阀改革以及积极扩大财政政策等方案。为了提高增长率确实应当进行制度改革,但若想减少在此过程中对社会弱者所造成的损失,就需要通过增税来加强社会安全网。申宽浩教授强调称,“应当通过增税,在创造社会保障条件的同时推进制度改革”。在财阀改革方案中,申宽浩教授认为财阀虽是改革的主体但同时也会阻挡竞争和改革。申宽浩教授表示,“需要加强对投资者的保护以减少小股东的损失,同时还需要完善相关制度,打造促进竞争和公平竞争的氛围”。其还强调道,“当经济出现滞后现象时,政府通过积极扩大财政反而能够提高国内生产总值(GDP),并降低政府负债(比率)”。此外,申宽浩教授还着重指出,为了可持续的经济增长需要消除经济上的不平等,而且比起税收政策应当采取更为有效的扩大福利政策。

李根教授表示公共研究机关正埋头于实验室水平的技术开发上。其认为,“公共研究机关应当为自身不具备研究开发能力的中小企业提供能够立即实现创收的技术”。此外,为了实现果敢的长期投资,需要适当允许为风险企业创业者提供堪称经营权防御手段的“双重投票权”。李根教授表示,“谷歌和Facebook之所以能够果敢地进行投资,正是因为其创业者能够通过双重投票权确保50%以上的表决权”,“同理,还需要大幅度扩大(为了企业在成功后能够享受高收益的)优先认股权制度”。李根教授还补充道,在解决劳动市场两极化问题以及年轻人就业难问题上同样需要此类相关政策。如果大企业的优秀员工在辞职创业时能够通过优先认股权和双重投票权获得巨大收益,那年轻人回避开创中小企业的情况也就能有所减少。

李铉勋教授则强调了政府组织重组的重要性。李铉勋教授提出,“如今已经错过了解决人口老龄化等问题的时机,所以从现在起需要将女性家族部改为人口部,全力应对人口问题。同时为了应对反全球主义,应解散产业通商资源部,设立直属于总统的国际通商委员会”。

金炅乐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economy/economy_general/784878.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