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20.01.17 17:09

【采访】 《In the Absence》 导演李乘俊

以纪录短片首次入围奥斯卡

以讲述世越号惨案的纪录片《in the absence》获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提名的李乘俊导演。(图片来源:金正晓 记者)
李乘俊导演至今仍然清楚地记得2014年4月16日“那一天”。“当时正在紧张地进行纪录片展剪辑,到阳台小憩的片刻,开打手机就看到了有关世越号的新闻。当时正在担心,看到‘全员获救’的快讯心中感到万幸。后来才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15日在首尔麻浦区韩民族日报社大楼见到的李导演如此说。

大批同事们前往珍岛现场。对广播、电视台、报纸等现有媒体的不信任达到极点后,独立PD们纷纷站出来说“我们来记录”。 李导演也被要求去采访,但他没有去。一方面是因为忙于纪录片后期剪辑,更多的是因为没有信心。他说:“连新闻也没怎么好好看过。女儿当时正在读初一,路上一看到穿校服的孩子们就撑不住。没有信心举起摄像机。”这件事成了他的一个负疚。

李导演以人文纪录片见长,曾以讲述残疾人情侣爱情故事的纪录片《蜗牛星球》在有“记录片界的戛纳电影节”之称的2011年荷兰阿姆斯特丹国际记录片电影节撷得大奖,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可。2016年年底,美国纪录片制作与发行公司 field of vision邀请他拍摄一部以反映弹劾朴槿惠总统的烛光集会为题材的纪录片。经与制作人甘秉锡商量,他向对方提出建议,希望拍引发烛光集会的世越号事件。他说:“当时我想,这是我偿还心债的机会。”

《in the absence》海报。
他定下的方向不是深挖真相而是聚焦当时的痛苦。他从同事们参与的“416记录团” 获得了大量现场记录资料,又在遗属帮助下拿到了孩子们用手机拍下的视频,还同潜水员和遗属进行了访谈。平静地重组的那一天发生的事,痛苦的开始便是“国家的缺席”。一个没有发挥应有作用的国家,将孩子们推向了死亡的深渊。所以,当这部29分钟的纪录片完成时,为它取名《In the Absence》。

2018年9月影片完成后,首先邀请遗属举行了放映会。遗属们仅仅看到船就觉得难受,还有人中途离场。电影结束后一位遗属走来对他说:“导演,去外国,告诉更多的人吧。”李导演答应了。2018年11月,该片在美国纽约纪录片电影节获得大奖。美国杂志《纽约客》上传到YouTube上的视频点击量超过了240万次。“最初还担心美国观众不会理解,去放映会一看,原来是杞人忧天。无论是船长独自逃生的场面,还是青瓦台只挑那些上报总统用影像的场面,底下的观众一片哗然。他们知道问题所在。放映结束后灯光亮起,人们的眼睛都是红红的。还有人说‘我们也有类似的事情’、‘想让其他人也看到’。”

因在纽约纪录片电影节捧得大奖,影片自动获得美国奥斯卡奖评选资格,最终于本月13日(当地时间)获第92届奥斯卡奖最佳纪录短片提名,与奉俊昊导演的《寄生虫》一道成为韩国电影史上首次壮举。“心情很复杂,既有欣喜,同时又(因为其悲剧素材)不能完全高兴起来。不过,想到能够实现对遗属做出的承诺,我觉得很幸运,心里便好受了。”

这一消息再次引起了韩国国内对世越号的关注。在YouTube上搜索“in the absence”即可欣赏到该部影片。YouTube上还有留言称“看到片子又难受起来。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创伤,但只有继续痛苦才不会忘记”。李导演说:“现在最害怕的就是‘就此结束吧’这样的话。伤口还没愈合,何以结束?钝化的话只能反复。这就是即使痛苦也要继续说下去的理由。”

徐政玟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culture_general/92468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