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3.28 17:33 修改 : 2019.03.28 17:37

“即使很悲伤也鼓起勇气看一下好吗?”

“并不是‘一起悲伤吧’而是‘分享成安慰’……想伸出手的作品”

出演电影《生日》的演员全度妍。(图片来源:soopent提供)
这一次不想成为“戛纳女王”或是“信看演员”。因世越号惨案失去家人的遗属,只是想温柔地抓住他们的手,想与他们为邻安静地一起哭,仅此而已。“那种心情很奇怪”连这句话说出口都觉得是罪过,在那样巨大的惨案前想做点什么,但是拿着完成的电影站在遗属前才明白,反而是自己被安慰被治愈。

电影《生日》首映(4月3日)前记者采访了演员全度妍(46岁)。在采访过程中她几度哽咽,眼眶湿红。“一开始收到剧本时因为害怕所以我拒绝了。但是比起表面上的拒绝,我的内心中却是‘绝不能回避的作品’。它不仅仅是悲伤的电影,而且还是安慰鼓励未来要好好生活的温暖的电影,所以我才鼓起了勇气。”

出演电影《生日》的演员全度妍。(图片来源:soopent提供)
电影《生日》描绘了世越号惨案后活着的人的故事,其中全度妍饰演了4月16日把儿子送走的母亲顺楠。在无法承受的悲伤面前,顺楠过着枯燥无味的生活。在超市工作、买新衣服挂在儿子房间、一口一口地吞下饭。

她曾在《密阳》(2007)中饰演过一次失去孩子的母亲。“对待《密阳》中申爱的我与对待《生日》中顺楠的我太不一样了。《密阳》时为了理解申爱这个角色我使出了浑身解数,某瞬间觉得这一切都是假的,那种情感只是模仿出来的,所以感觉很痛苦。但是现在作为一个孩子的妈妈,孩子失去时的那种心情多少会更了解一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反而可以后退一步更加客观的理解顺楠。表演时尽量不让自己陷入自己的感情,时常在想不能陷入这巨大的悲伤之中。”

出演电影《生日》的演员全度妍。(图片来源:soopent提供)
同离开的儿子秀浩(音)一样,剩下的女儿艺率(音)也深深嵌在心上。秀浩的空位太大使顺楠忽视了艺率。“为了看妈妈眼色艺率的感情被削减,对着被挨骂后睡着的艺率说‘对不起,都是妈妈不好’,这一场面真的很不是滋味。也是我演技纹路最重要的场面。”

《生日》中的顺楠连眼泪都不流。哭就意味着承认儿子已经死去必须要送走他。仅有一次顺楠在为儿子准备生日聚会之前在秀浩房间里放声痛哭。“剧本中写着‘震飞公寓地痛哭’。开拍之前也一直在害怕要怎么拍,但是一感受到为了抓住离去的儿子的顺楠,眼泪没有硬生生地挤出来而是自然而然的流了出来。直到邻居宇灿(音)妈妈过来安慰的场面,才感受到暖流包裹住全身有了重新站起的力气。”

电影《生日》中的一个场面。(图片来源:NEW提供)
电影中围绕着世越号反映着世间冰冷的视线。讨论“赔偿金”的人们、说着“到此为止吧”的人们。“实际上对于世越号误会很多偏见也很多,也有呼诉着疲劳感的人,电影中随便丢出那种话的人也许就是我们自己。”

拍电影的过程也是一直不停“自我检阅”的过程。“述说世越号的故事是不是为时尚早”,“是不是不应该进行商业性的利用”,如果说不害怕出现这些指责那都是假话。“害怕得不到完全做为电影应有的评价,做一切决定时不是‘好’而是“没关系吗”。因什么都不能做的无力感怯懦背弃的曾经的我,拍着电影才感觉重新站直。”遗属试映会对于全度妍来说给她带去了很大的意义。“一位母亲将一个系有黄丝带的绣花钱包塞进我手里说‘谢谢’,我始终无法抬起头。反而是我应该谢谢,感受到安慰的瞬间。”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终于还是流了出来。

全度妍说这部电影不是对活着的人说“一起悲伤吧”,而是“虽然悲伤但一起分享的话反而会是一种慰藉不是吗”是一部伸出手的电影。电影中“秀浩的生日聚会”正是传达这种意味的场面。“这是花了两天辛苦拍摄的场面。导演、演员、工作人员全心实意一起做才得以承受下来。希望观众观影时想象着自己也是生日聚会中被邀请的其中一员。”

全度妍嘱托道希望尽可能地让更多的人与这部电影见面。“害怕太过悲伤而不敢看的人也有很多。就像我选择这部作品时鼓起勇气一样,观众也拿出勇气好吗?如果有人问《生日》怎么样时,希望回答说‘很悲伤,但是你也要看’,希望它可以成为一部一起分享的电影。”

刘善姬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movie/88776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