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11.23 17:01 修改 : 2017.11.23 17:01

图为11月7日晚间出现在美国总统特朗普邀请晚宴上的含有独岛虾与杂菜的松茸石锅饭套餐。(图片来源: 青瓦台提供)
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访韩时的青瓦台国宾晚宴上,韩国政府邀请了日军慰安妇受害老奶奶,并摆上了“独岛虾”这道菜,这种做法很不错。从日本朝野极为愤怒,声称此为干涉内政的无耻且幼稚的言论来看,多少可以推测出日本右派对这些问题有多么焦急和吃惊。

但如果想到事实上美国对这些问题负有很大的责任,而特朗普在韩国国会和青瓦台却像是韩国的保护者、救援者一样行事,着实令人反感。不久前,美国前联邦众议员迈克•本田也曾提到过,有必要仔细调查一下1951年的美日《旧金山和约》是如何隐瞒、歪曲那些问题的。当时,美国掩盖了日本的犯罪事实,即证据确凿的征用慰安妇事实以及731部队的罪行等,还对当事国与国际社会追查真相和处罚罪犯的要求进行了掩盖,对于韩国领土独岛的所属也含糊其辞,正是美国的态度造就了现在的问题。

“(因冷战)美国决定把日本(变成)自己霸权下的东亚行省(provincia)总督府,把德国(变成)欧洲的行省总督府。或者说给予‘洗礼’才更正确”。不久前,特朗普访问日本时,安倍晋三首相近乎阿谀奉承的对其进行款待,对此,《华盛顿邮报》嘲弄安倍首相为“特朗普的忠实助手”、“战略上的奴隶”,这都是有因可循的。

在《对美国介入韩半岛的反思》(《Reflections on the Roots of US Involvement in Korea》韩文版,2016年)一书中,作者张顺(音,67岁)写道,悲伤的是,遭遇分裂的韩国可能只是一个在保护战犯国——日本的“盾牌国家”。

“这两个国家(德国和日本)将自己生产的战争物资等工业产品卖给欠发达国家,从而各自成为地区生产和贸易的中心。所谓地域统合,就是指令过去日本帝国的大东亚共荣圈重现,以及使该地区的主要国家——韩国的原材料和劳动力服从于日本产业的需求”。

张顺15岁时移民到美国,在乔治敦大学获得博士学位,曾担任过哈佛大学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研究员、卧龙岗大学教授以及北京大学客座教授等,是一位旅美韩裔学者。他正是因朴正熙发动军事政变而被夺取政权的韩国第二共和国总理张勉的四儿子。他引用了迈克尔•沙勒(Michael Schaller)的《美国对日占领》(The American Occupation of Japan)称,“简言之,美国决定把韩国看作是日本重新产业化课题的下游存在,即为保护日本的挡箭牌般的堡垒国家,也是原材料和廉价劳动力的供给源。换句话说,韩国被视作美国和日本的殖民地、附属国”。

朴正熙及其追随者们一直主张产业化,并因此产生了“汉江奇迹”,不得不说这与美国的战略也有一定关联。韩国民众从4•19革命开始,到爆发烛光革命,通过抵抗和起义,以自己的方式争取到了胜利。但张顺断言称,若美国在向广岛、长崎投下原子弹之后,没有单方面地分裂韩半岛,那么韩国战争或许就不会发生。

令人感到讽刺的是,在朴正熙试图美化军事政变而著作的《国家、革命与我》(1963年)中,写有“在世界史上也很难见到的韩国的巨大苦难”,国土分裂“源于美国等战胜国的战后措施”,韩国战争也是“分裂种子的产物”等内容。主张韩半岛实行40年信托统治的也是美国。

超过70年的“苦难”现在应该结束了。美国应停止介入韩半岛。

韩承東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book/81944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