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4.03 15:09 修改 : 2017.04.03 15:12

图为3月2日,中国当局和官方媒体们都出面强烈谴责在韩半岛部署萨德(THAAD•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时,北京某饭店张贴了“本店恕不接待韩国人”的告示。(图片来源:韩联社)
“取消。”

“取消。”

“取消。”

……

统统取消。一般来说,坏消息和好消息常会相伴而来,但是关于中国国内的韩流却是坏消息后面跟着更坏的消息。韩国在去年7月决定部署萨德(THAAD•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对此中国采取了“限韩令”的报复手段。受此影响,作为文化韩流最大消费地的中国市场如今是岌岌可危。

全方位攻势

限韩令对于韩国文化部门和单位可谓“一视同仁”。从韩流代名词的大众文化到古典音乐、音乐剧以及美术,各领域均受到了直接冲击。

3月17日下午,钢琴演奏家白建宇于首尔汝矣岛的一家茶馆中接受《韩民族日报》的采访。(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今年1月,女高音歌唱家曹秀美和钢琴演奏家白建宇在中国的演出计划落空,而这仅仅是一个前哨战。紧接着,芭蕾舞女演员金智英(音)在中国的演出和北京交响乐团访韩也被取消。进入3月以来,韩国瞄准全球市场,请来英语圈演员们,投资110亿韩元打造的音乐剧《杰克与海德》(Jekyll&Hyde)开始世界巡演,但在中国站的演出却最终告吹。韩国公演制片人协会会长郑隣锡(音)表示,“K-POP市场本来就对中国依赖程度较大,但是音乐剧却从去年秋天才开始摸索开拓中国市场,该项事业正值起步阶段,但现在该市场却被中断”。

美术方面同样是乌云密布。在2011年威尼斯双年展上作为韩国馆参展美术家的李容栢(音,51岁),受邀作为“艺术北京2017”参展艺术家出席自4月29日起在中国北京举行的国际艺术品市场(艺术博览会),然而该邀请却在本月中旬被取消。艺术北京执行委员会在3月17日发来的取消邮件中表示,“韩中两国间紧张的政治气氛近期持续发酵,此举是为了保障作品安全”。

图为因中国拒绝发放签证而取消中国演出的曹秀美。(图片来源:Universal Music 提供)
京畿道美术馆曾与中国方面进行协商,计划在今年上半年举办韩中建交25周年纪念展,届时韩国国内将有5家地方国立美术馆参展。但是当韩国各美术馆去年9月提交开展意向书时,中国方面却突然表示此事有些困难。原定于今年9月在上海私立余德耀美术馆举行的韩国元老艺术家们的20世纪70年“单色画”展览也突然被无限延后。有分析认为,由于美术馆地皮享受着上海市政府提供的无偿租赁,因此需要根据政府限韩令方针行事。

冰山一角

仅从眼下状况来看便已经可以感受到限韩令的巨大压迫感,但现在却还只是个开始。

截止3月28日,由韩国文化产业振兴院等共同运营的“中国业务损失投诉中心”已经受理了17件限韩令受害案例,包括5件广播案例、4件动漫案例、3件游戏案例、2件演艺娱乐案例、1件角色案例以及2件其他案例。这距离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在3月16日心急火燎成立投诉中心仅过去了12天。

电视剧《花郎》中的某个场面。电视剧《花郎》曾与中国媒体集团乐视TV签约同步播出,然而在播出第2集后便毫无理由地被中断。《师任堂》原计划在湖南电视台播出,但中国对此的审查却也以失败告终。
投诉内容均为匿名保密,但仅凭已知案例也足以说明一切。电视剧《花郎》曾与中国媒体集团乐视TV签约同步播出,然而在播出第2集后便毫无理由地被中断。《师任堂》原计划在湖南电视台播出,但中国对此的审查却也是不了了之。

已经出售了版权并计划进行季播的综艺节目也被抹去了韩国的色彩。《湖南卫视》的中国版《我是歌手》从第5季开始更名为《歌手》。在前几季中曾有黄致列、郑淳元等韩国歌手参赛,但本季中却看不到韩国歌手的身影。《浙江卫视》的中国版《Running Man》也从原先的《奔跑吧兄弟》改名为《奔跑吧》。

韩国演员们的综艺节目邀请也逐渐减少。在萨德部署决定出台之后,中国代表性综艺节目《快乐大本营》中几乎看不到韩国明星的身影。宋仲基、金秀贤等韩流明星代言的广告如今也换做了其他模特。

韩国大众音乐方面曾在去年由于韩国偶像团体“EXO”中国公演被延期而受到直接冲击,如今又逐渐被卷入更强劲的风暴之中。一位企划社相关人士表示,“去年曾计划推出针对中国市场的偶像团体,但却因为空降的限韩令而被叫停。代表也称‘现在根本是无从下手’”。制作、作曲等对华出口活跃领域也全面被中断。该相关人士还表示,“之前在中国市场中会宣传称歌曲由‘韩国作曲家’制作,但如今即便接到作曲工作也只能说,‘您知道不能署名吧’”。

雪上加霜

2015年以来,中国市场掀起了一阵新旋风,网络漫画等被寄予厚望成为新一代韩流主力军的新韩流文化产品正值发芽时期,然而却因为一场限韩令寒潮而被封冻。3月中旬,在中国漫画手机应用“大角虫”和中国最大社交媒体新浪微博等上面,韩国网络漫画和网络小说一起蒸发不见。据悉,在中国排名第一位的电子书平台iReader服务画面上,韩国小说也是全部销声匿迹,韩国网络漫画也只有点击过收藏的读者才能阅读。

曾在中国享受着点击量超过70亿次爆棚人气的一部韩国网络漫画,在去年8月将版权以韩国网络漫画最高价格出售给了中国企业,然而现在相关制作工作却被取消。原计划将该漫画改编为电影的中国企业方面表示“现在确实没有办法”,有意解除合同。

发展如火如荼的韩中电影合拍、交流也陷入了迷茫之中。导演李珉镕曾决定由韩中共同制作以尹奉吉义士为原型的电影《钢铁彩虹》,但中国广电总局却通知将无限期保留该项目。近期,原计划由河正宇与章子怡合作出演的电影《假面》也因为河正宇签证无效而被取消制作。在将于4月举行的“第7届北京国际电影节”中,没有一部韩国电影受邀参加,而去年却有五部韩国电影上映,韩流明星也接到了邀请。

艰难地寻找出路

韩国文化界正在苦苦寻觅着各种应对之策。根据韩国文化产业振兴院统计,以2015年为基准,今年1月韩国文化产品出口中,中国占比27%,略微高于日本(26%),位列第一。与此同时,“尽管强化了相关规定,但由于当地消费者需求的存在,中国政府仍无法全面中断进口韩国文化产品”,“韩国有必要拿出相关战略,以优质的文化产品和多样的途径攻掠中国市场,从而为今后的市场安定做好准备”。

事实上仍有乐观论认为,韩国在中国国内还受到一批积极的韩流消费阶层的欢迎。音源市场方面,CNBLUE3月20日发布的迷你专辑《7℃N》在爱奇艺、酷狗等音源网站上登上了日排行榜第1名;2月份,防弹少年团新曲《春天》也在QQ音乐周排行榜上位列第一。在核心粉丝层内,限韩令的影响仍有限。

然而如果限韩令长期存在,韩流根基或将受到动摇。一位文化研究家表示,“现在许多韩流粉丝在‘粉丝之心’与‘爱国’间纠结的同时依旧在网上抱有粉丝之心。但是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除了少数核心粉丝层外,绝大多数的韩流粉丝或将会撤离”。

在开发具有强大吸引力文化产品的同时,韩国也正在计划将出口扩大至东南亚等地,以替代萎缩的中国市场。SBS建立了印度尼西亚频道《SBS-印》,KBS、MBC和CJ E&M也在摸索开拓香港和东南亚等地的市场方案。《鬼怪》中的孔刘和李栋旭在举行亚洲巡回粉丝见面会时也没有去中国,而是选择了其他地区。

有观点指出,韩国需要有大胆的思维转换。韩流充分发挥了支持韩国提高形象和提升整体国力的“软实力”作用,因此韩流被看做是衡量国力的重要指标,在统计萨德部署盈亏时也被列为项目之一,因此应该全面重新研究萨德部署的效果与反作用。

孙源诸 记者, 孙俊现 记者, 卢亨硕 记者, 具二來(音)记者,南恩住 记者, 南智恩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culture_general/78894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