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政治·社会

教育成为阶层代际相传的渠道

登录 : 2016-02-03 03:55 修改 : 2016-02-03 03:56

强化公共教育,开辟多元化成功通路

[计划:幸福与共的社会]
向青年提供公平的起点(5)

随着稳定的工作岗位越来越少,准备公务员考试的青年越来越多。图为去年12月29日首尔铜雀区鹭梁津公务员学院街上挤满了听完课出来的备考生们。(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在韩国社会,教育不是“改变阶层的阶梯”,而是成为了“阶层代代相传的渠道”。不就读好的学校,就无法找到好的工作,而要就读好的学校,就需要有父母的经济能力做后盾,这种情况正在日益模式化。对此,专家们提出了强化公共教育、通过教育改革开辟多元化成功通路等解决方案。

韩国开发研究院(KDI)研究委员金熙三表示“截止上世纪90年代,韩国的收入不平等问题还不是特别严重,那个时代接受初高中教育的儿子一代(他们在2015年的平均年龄为40岁)的收入情况受父亲收入的影响非常微小”,“但进入21世纪之后,收入不平等现象日益加深,私教育竞争逐渐深化,情况发生了很大改变”。根据金研究委员的分析,父子之间学历的相关指数(以KDI幸福研究2013年资料中的1525名男性应答者为标本)在这代人的爷爷与父亲之间曾高达0.656,在这代人父亲与本人之间降到0.165,之后在本人与儿子一代之间再次上升到0.398.

专家们强调,必须恢复公共教育的可信度,允许人们根据个人特质进行不同的学习并可以通过多种渠道获得成功。金研究委员提出“有必要在大学招生过程中向有潜力的学生提供均等机会,积极扩大调整措施。此外,现在社会上反复出现青年们扎堆竞争大企业、公有企业的正式职工岗位,导致大部分学生变成‘失败者’的零和竞争。应朝着开辟多元化成功通路,使青年才能可以得到伸展、不被埋没的方向进行教育改革”。

除学校教育(公共教育)之外,如果不降低私教育的影响力,支付能力差别带来的差距就会越来越大。韩国保健社会研究院的余宥真(音)、郑海植(音)博士研究组在最近发表的研究报告书《社会统合实态诊断与应对方案Ⅱ》中公开了他们的分析结果,称韩国社会从产业化时代、民主化时代到信息化时代,父母学历、职业与阶层的代际相传现象正越来越巩固,提议“为最大程度减少教育机会的不平等,应在强化公共教育的同时,通过向低收入学生提供教育费用支援,减少因为支付能力差异造成的学业成就差距”。

可以马上付诸实践的课题是减轻低收入青年学费贷款的压力。延世大学世代研究所研究员孙熙贞表示“需要制定包括高中教育在内的全面无偿教育、大学平均化、下调学费以及提供学费支持等政策”,“不要只停留在有名无实的半价学费承诺等民粹主义政策上,必须设法从根本上改善教育体制”。青年钱包训练中心的韩英燮主任也表示“青年们背负着债务生活,对于整个社会也是一种损失,有必要大胆尝试一番哪怕只是为青年豁免学费贷款的方案”。

在子女的就业过程中,父母的人际关系网络也可以发挥相当大的影响力,这一点也非常值得关注。余宥真与郑海植博士研究组指出“上层收入阶层父母的社会与经济地位对子女就业造成的影响正在日益催生社会矛盾”。由于韩国在去年接连爆出高层公职人员或国会议员的就业走后门风波,还有人向国会提交了“现代版荫袭制防止法案(公职人员伦理法修正案)”。

另有意见认为,为保障青年享有平等的机会,必须打破“学历社会”的风气。水原三一商业高中的许振万(音)老师表示“大部分特性化高中毕业的学生就业后都会想着重新考取大学,因为学历导致的工资差距实在太大了”。延世大学教授金浩基(音,社会学)表示“如果不改变排名固化的大学结构,再怎么主张不同道路的人生,也不会有太大说服力”,“应设法制定相关方案,向地方大学毕业生赋予各种就业加分项,使学生们在地方城市就业时,减少学历的影响程度”。《我是地方大学的时薪讲师》的作者金民燮表示“地方这个词语已经超越‘当地’的意义,成为定义人们‘阶层’的一个用语,必须打破这样的社会风气”。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729081.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