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财经新闻

“完美风暴”席卷韩国经济?

登录 : 2016-11-05 04:14

多种不利因素叠加的经济危机

朴槿惠政府执政四年间的经济指标一塌糊涂
出口、消费和雇用一直刷新最低纪录
不仅是经济,还面临美国大选、老龄化等
各类因素叠加或让韩国面临经济危机

“perfect storm”比喻各种不利因素聚集使经济陷入大混乱的现象。原本为气象用语,形容小型台风等随着其他自然现象同时发生而形成巨大冲击的情况。图为釜山市水营区前海处因台风引起巨大的海浪打翻了船只。(图片来源:韩联社)

“‘完美风暴’ (perfect storm)正在席卷韩国经济,在发动机出了故障的小船上,看不见船长,也看不见救生艇。”

这是首尔大学金兰都教授(消费者学系)10月31日出版《韩国趋势2017》并在记者会上提出的韩国经济诊断。金教授在选定明年趋势的关键词时选择了对国家和职场的不信任而不得不自己生存的“各自图生的时代”也是由于这个原因。

“完美风暴”(perfect storm)意指各种不利因素聚集使经济陷入大混乱的现象,本来是形容威力不大的台风等随着其他自然现象同时发生而形成巨大冲击的气象用语。该词在预见了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的美国纽约大学鲁里埃尔•鲁比尼教授在2012年使用后被广为人知。

2007年以《88万韩元一代》一书冷静地写照了青年人生的吴石勋(音)博士11月1日在《京乡新闻》专栏中预测韩国经济明年将会大萧条。他的依据是发生重大事件的第二年,实物指标会极度恶化。韩国是1980年经济萧条之前有1979年总统暗杀事件,而全世界1974年经济萧条之前有1973年中东战争。吴博士主张,最近发生的崔顺实国政垄断风波90%以上可能会导致明年的经济危机。

但两人在自称是“末日博士”(Dr.Doom,指对经济前景持悲观态度的人),两人早就从今年年初开始通过多种渠道表示韩国经济可能出现危机。这是由于(韩国)国家的经济指标从去年年底开始就特别不好。

出口、消费和雇用不振,再加上储蓄、保险解约增加

令人欣慰的是,在今年年初,除了老生长谈的问题——家庭负债外,主要谈及的都是外部原因。除美国以外的大部分发达国家没能从低增长的泥沼中挣脱出来,再加上占据韩国出口30%的中国经济有可能会硬着陆。另外,朝核问题的持续出现也是原因。

但从下半年开始,情况变得紧急了。内需、出口和生产不振等展现韩国经济现实的指标纷纷亮起了红灯。在此基础上,在韩进海运、大宇造船海洋等造船、海运业结构调整中,韩国政府表现出了无能与消极的态度。有人批判道,这不禁让人想起1997年政府未能妥善处理韩宝、起亚事件而引发国际通货基金(IMF)救济韩国的金融危机。韩国政府嘴上说着“没问题”,却面临了捉襟见肘的局面。内需不振甚至让出口也受到了牵连,因此越来越多的观测认为,今年第四季度将呈现负增长,并且由于“崔顺实门”的恶性影响,明年的经济将进一步恶化。

实际上韩国央行最近公布的今年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快报值与第二季度相比增加了0.7%。其中建设投资的贡献度比重高达0.6个百分点。这也就是说除了建设之外,其他部门都为负增长。特别是占据韩国国内生产总值30%左右的制造业为负成长(-1.0%)。制造业如此低的增长率是继2009年的金融危机之后时隔7年零6个月的最低水平。这足以令一直依赖建设的繁荣的政府受到批判。

在韩国政府政策方向错误的期间却迎来了低利率时代,泛滥的流动性直接涌进了住宅市场。这导致了公寓价格暴涨,为了买房,人们一拥而上,使得家庭负债迅速增加。从韩国央行统计数据来看,今年上半年的家庭负债为1257万亿韩元,而年末将达到1500万亿韩元。

韩国国内外金融机构特别警示韩国的家庭负债的危险情况。从最近韩国央行发表的《系统风险调查》结果来看,关于韩国金融系统问题的五个提问(以多选为标准),国内外金融专家们选择最多的是“家庭负债问题”(70%),紧接着是低增长、低物价基调长期化(51%)、美国利率正常化(51%)、中国经济增长趋缓(48%)、弱势行业结构调整(44%)。在今年4月的发布中,家庭负债(54%)排第三位。此外,在韩国央行最近向国会提出的《货币信用政策报告书》中,家庭负债的风险水平在时隔9年零6个月后首次进入“注意”阶段。

与火热的房地产市场不同,消费却进入了寒冬。展现家庭消费程度指标的家庭平均消费倾向(可支配收入对比消费支出的比重)在2011年第一季度达到最高纪录78.2%后便呈下降趋势,今年第二季度跌至70.9%。这是拟订相关统计以来的最低水平。韩国国内生产总值与民间消费的比重去年为49.5%,是继1998年时的金融危机(48.3%)后的最低值。

出口也实实在在亮起了红灯。10月份出口额同比减少3.2%,继9月后连续两个月出现负增长。这是由于占据韩国国内生产总值20%的三星电子和现代汽车面临出口不振。特别是三星电子Galaxy Note 7的停产事件带来了很大影响。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9月出口动向显示,9月的手机出口额为18.7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了33.8%。因此,制造业行情自8月起三个月内跌至了谷底。

每次公开雇佣数据都能刷新最坏纪录。第三季度的大学毕业生失业者的规模史上首次超过了30万人,为31.5万。在失业总人数中所占的比重也首次突破了30%。今年9月的青年(15-29岁)失业率达到了9.4%,是自1999年相关统计以来的最高值。

家庭的最后堡垒——保险和储蓄的解约增加可以说是危机最明显的迹象。截止今年9月末,六大商业银行共574万户储蓄解除合同中,45.2%(259万户)是在到期解约,与去年相比增加了2.6个百分点。中途解约可能会导致本金亏损的保险解约也增加了。截止今年6月,生命保险公司(25家)和损害保险公司(16家)客户支付的保险解除合同退款达到14.7亿韩元,与去年相比增加了7000亿韩元左右。

即使内需、就业和出口等所有经济指标皆跌至谷底,但韩国政府却无能为力。典型的例子就是8月末韩进海运的法院接管。政府从3月起因为海运业结构调整在青瓦台西别馆内举行了多次会议,最终决定了韩进海运的法院接管。但是揭开表象一看,不要说韩进海运的正常化,反而还出现了韩进海运的船在世界各国的港口装卸时遭拒而重回大海的国际物流大乱的局面。

在对韩国国内第一、世界第七的海运公司进行结构调整时,韩国政府毫无明确的原则,只是摇摆不定。政府的作用和市场的原则如何占据均衡位置等,类似这样的结构调整所需的前提条件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韩国政府慌张的模样在处理投入10万亿韩元血汗钱的大宇造船海洋时也是一样。

外部因素造成的危机可能会增加

事件的首要责任在于经济指挥塔,即包括经济副总理柳一镐等经济部门。但是实际说明朴槿惠总统对于经济领域也决心不大的事例正在陆续浮出水面。柳一镐副总理表示,11月1日的国会预算决算特别委员会上与朴槿惠总统进行了会面报告,距上次已有1个月以上。也就是说,副总理未不与总统见面,而就在这一天前公布了造船、海运产业结构的调整方案。甚至有人质疑,韩进海运的结构调整也可能有幕后实权的介入。

弘益大学全圣寅教授(经济学)指出:“从幕后实权人物崔顺实所拥有的众多房地产来看,可以猜测到政府没能提出房地产政策等的理由”,“崔顺实事件导致的国政空白状况已经避无可避,因此应该尽快经过朝野协议组建举国内阁,迅速解决堆积如山的经济问题”。接着全教授还展望道,“从韩国的经济情况来看,出现1997年时那样的外汇危机可能性较低”,“反而是随着韩美、中韩和日韩关系等外交变数而产生经济危机的可能性很大”。据悉,本月8日(美国时间)将发布美国大选结果,无论是特朗普当选总统或是希拉里以微弱优势赢得大选,随着中美日关系的变化,汇率、贸易问题等突出,韩国可能会迎来金融危机。

吴石勋(音)博士表示“韩国经济在结构上和日本经济一样,难以摆脱L字型低增长,但朴槿惠政府没能出台能够缓冲这一冲击的经济政策”,“需要重建经济部门领导人员,并以此为中心继续出台软着陆政策,尽最大可能分散危机”。

权银重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economy/economy_general/768875.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