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专栏】韩朝局势或刺梦游中的激列们走向战争

当地时间6月2日,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大酒店,韩美日防长在举行三边会谈前合影。左起依次是日本防卫大臣木原稔、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韩国国防部长官申源湜。(图片来源:韩联社)

郑义吉 国际部高级记者

郑义吉 国际部高级记者

从目前的国际形势来看,就算明天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也不足为奇。这是因为今天的国际局势,和引发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背景是类似的。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背景,是欧洲列强相互牵制的同盟和联带的解体。及各国势力的平衡被打破了。1871年,德国在与法国的战争中实现了统一,成为了欧洲最强大的国家。时任英国反对党保守党党首、前首相本杰明·迪斯雷利(1804-1881)说过一句名言,“比法国大革命更大的政治事件是德国大革命,我们进入了一个新世界。各国势力均衡被彻底破坏了”。然而,在接下来的50年里,欧洲进入了和平时期,这要归功于德国总理俾斯麦(1815-1898)在平衡欧洲各势力方面的娴熟外交。

俾斯麦一再宣称德国对统一感到满意,不再有在殖民地或欧洲拓宽领土的野心,以此安抚其他列强。俾斯麦表示,“巴尔干半岛还没一个波美拉尼亚步兵的骨头渣值钱”。他向俄罗斯证实,在巴尔干地区,即使泛斯拉夫主义和泛日耳曼主义发生冲突,德国也没有战争野心。与此同时,俾斯麦通过与俄罗斯和奥地利的联盟,创造了对德国有利的力量平衡。霸权国家英国对德国不在国外威胁其殖民霸权、而是在欧洲用这样的联盟制衡竞争对手法国而感到满意。

俾斯麦在平衡英国、德国、法国、俄罗斯、奥地利这五个大国势力的同时,总是维持着三个国家对德国有利的局面,俾斯麦这种类似杂耍的外交随着威廉二世(1859-1941)上台后将其下放而结束。1891年俾斯麦辞职后,德国未与俄罗斯续签盟国再保证条约。阻止德国孤立和平衡欧洲势力的纽带也开始松动。一年后,法国和俄罗斯签署了双边谈判条约,三年后英国也加入其中,三国谈判成立,德国开始与三国谈判对抗。1918年,奥地利王储在萨拉热窝遇刺引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延伸。战胜国给战败国德国戴上了沉重的枷锁,不承认德国在国际社会中与其势力相称的地位。造成了另一种力量失衡。第一次世界大战后,霸权帝国英国走向了衰落,即将成为新霸权势力的美国退守美洲大陆,俄国因布尔什维克革命也退出了国际社会。在欧洲,只有虚弱的法国不得不面对心怀不满的德国。后来希特勒的出现导致了一场恢复德国势力的战争。

冷战结束后,国际社会被美国主导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所规范。其条件是通过美中合作将中国纳入国际贸易体系,俄罗斯作为冷战战败国选择顺从,以及基于世界贸易组织等多边体系规则的秩序。然而,随着中国在该秩序中崛起,美中合作被打破,对抗开始,美国加速北约扩张,与俄罗斯对立,最终爆发了乌克兰战争。自美国特朗普政府以来,世界贸易组织等多边体系的规则流于表面形式,取而代之的是美国倡导单边规则的秩序。中俄对此表示抵制。最重要的是,美中、美俄之间正在走向争夺各自势力范围的对抗。

美中和美俄合作的瓦解,和一战时期欧洲列强牵制与合作机制的瓦解类似。美国丝毫不承认中俄的势力范围,这也与二战时期战胜国对德国势力的不容忍类似。乌克兰战争或台海紧张局势就是最好的证明。

在乌克兰战争中,乌克兰攻击俄罗斯的核预警系统,俄罗斯则威胁进行核报复。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本月1日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表示,尽管欧洲和中东地区发生了历史性冲突,但亚太地区“仍然是美国的首要作战区”。这意味着美国并不回避与中国开战,无论是否发生了乌克兰战争还是加沙战争。

在韩半岛,韩国持续散发对朝传单,朝鲜则以对韩空飘垃圾气球回应,对此韩国重启了对朝扩音喊话。尹锡悦政府坚称,对朝散发传单是表达自由,而朝鲜对韩空飘气球则是挑衅。韩半岛是美国在亚太地区优先考虑的作战区之一。列强现在是走向战争的梦游者。韩朝局势正在刺激这些梦游者走向冲突。

郑义吉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s://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1144267.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