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专栏】 文在寅主张的“强大国防”是否对韩半岛和平有所帮助?

文在寅回忆录《从边缘到中心》中的双重思维

应该反省“韩半岛和平与强大国防”的不合拍

10月20日,在京畿道城南市首尔机场上空,韩国总统文在寅亲自乘坐FA50国产战斗机出席“2021首尔国际航空航天暨军工业展览会”(ADEX)开幕式。 (图片来源:韩联社)

韩国前总统文在寅在其外交安全领域的回忆录《从边缘到中心》中对进步阵营进行了批判。他表示“进步阵营在国防问题上的思维过时且狭隘”。他认为“为了实现和平”和“为了促进韩朝对话”,强大的国防是必要的,但“进步阵营的论述非常贫乏”。

这段话让笔者想起了“双重思维”一词。双重思维是乔治•奥威尔在《1984》中提出的概念,是一种接受两种对立观点或信念的思维方式。文在寅回忆录的内容正符合这一点。

文在寅回忆称,就任总统之初曾接到“韩国在常规战斗力方面占据压倒性优势”的报告,所以当时认为“正因为如此,朝鲜才执着于核和导弹这一不对称战斗力”。这是对情况的正确认识和评价。同时,他还表示“强大的国防是实现对话的手段”,要通过对话解决问题,“建设强大的国防是必要的”。他还明确表示对话的目标是无核化,称无核化是“实现韩半岛和平的绝对条件”。

结果如何呢?2017年,文在寅上任时,韩国和朝鲜的常规军事实力分别排在世界第12位和第18位。到2022年他卸任时,排名分别为第6位和第32位,差距大幅扩大。文在寅建立了他所信奉的“强大国防”,但韩朝对话和无核化呢?截至2018年12月,文在寅卸任前,韩朝之间没有正式对话。这是自1971年以来最长的一段时间。在文在寅执政的后半期,无核化实际上也成为了泡影。

可以主张称,这是2019年2月朝美河内首脑会谈无果而终的后果。回忆录中也强调了这一点。然而,文在寅政府的“双重思维”难辞其咎。正如回忆录所强调的,2018年是韩半岛和平进程年,但同时也是文在寅另一个信念:强大国防年。

韩国政府在2018年底制定的2019年国防预算同比增加8.2%。这是2008年以后,也是文在寅政府任期中的最大值。其中,国防力量改善支出增加了13.7%。在此基础上,政府还加快了“国防改革2.0”的进程。核心内容是在发生紧急情况时,陆海空立体机动部队迅速投入到以平壤为中心的“敌人的纵深”,以速战速决的方式结束战争。宋永武是文在寅政府的第一任国防部长官,也是《9•19朝韩军事协议》的签署者,他主导制定了这一国防改革方案,2019年1月,文在寅批准了这一方案。这些措施是在政府本身认为韩半岛实现和平与无核化的前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光明的情况下出台的。

朝美河内首脑会谈后,双重思维的矛盾滚雪球般越来越大。3 月,韩美恢复了联合军事演习,并开始认真引进包括 F-35 隐形战斗机在内的先进武器,而文在寅则重申,“确保朝鲜和平的是对话和信任,而不是核武器”。事情发生在2019年6月30日韩朝美板门店峰会之后。金正恩和时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达成了两项口头协议。特朗普承诺暂停韩美联合军事演习,金正恩则回应承诺进行实务对话。然而,8月,演习继续进行,文在寅政府明确表示,决心加快国防建设,五年内国防开支将超过290万亿韩元。这时,“连煮熟的牛头都要仰天大笑了”等朝鲜对文在寅政府的辱骂开始接连不断。

有文在寅政府内外人士主张的“游戏规则改变者”。2017年12月,文在寅在接受外媒采访时决定推迟韩美联合军演,有评价称这是从战争边缘走向“自上而下”和平进程的转折点。无论是否同意这一评价,都要问一个问题。如果“推迟”韩美联合演习是一个关键变数,以至于改变了金正恩政权的战略判断,那么为什么对2019年后“恢复”演习可能给和平进程和韩朝关系带来致命危机的诊断如此麻木不仁呢?

进步派可能要求国防必须强大。也许有人会认为韩半岛的和平与强大的国防可以共存,或者说经济困难的朝鲜不会选择参与军备竞赛。然而,正如文在寅也说过的那样,韩朝军事实力差距的扩大可能会导致朝鲜依赖核武器和导弹。当朝鲜显然会依赖战术核武器和短程射弹来应对联合军演和韩国的军事集结时,应该反思双重思维。文在寅本应质疑加强超越国防水平的有事时的武力统一能力是否应该成为国防改革的重点。至少,他应该在回忆录中建议,“一起寻找能够将韩半岛和平与强大国防之间的矛盾最小化的智慧”。

郑旭湜 韩民族和平研究所所长

韩語原文: https://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1145074.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