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专栏】从LINE雅虎事件发问:尹锡悦到底是哪个国家的总统?

5月26日,在首尔龙山总统府,尹锡悦(右)与岸田文雄握手合影。 (图片来源:总统室摄影记者团)

金良姬 大邱大学经济金融系教授

金良姬 大邱大学经济金融系教授

最近,LINE雅虎事件成为了韩国民众关注的焦点,因此5月26日举行的韩日领导人会谈也引发了国民的关注。韩国总统尹锡悦在会上表示,韩日应该处理好此事,以免招致两国关系产生不必要的问题。从日本总务省的行政指导来看,日方未要求NAVER出售LINE雅虎股份。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接受了这样的说法,表示该行政指导只要求公司重新检查安全机制。令人困惑的是,尹锡悦的发言似乎有意偏袒日方,也模糊了事态的责任所在。日本总务省的行政指导公文非常严正,Naver和雅虎方面也对此表示承认,但尹锡悦似乎急于缝合韩日关系。而且,为什么全韩民众最关心的问题,是从相关人士而非总统嘴里说出来的呢?

韩日两国要想化解该事态,有三个关键问题需要解决。首先是了解LINE雅虎安全事故的严重性。但日本总务省无理要求NAVER公司出售所持股份一事,点燃了韩国民众的反日情绪,如何解决该事态的讨论被抛之脑后。但韩国也遭遇过外国企业泄露韩国民众个人信息的事故。对此,韩国个人信息保护委员会在今年4月,向日本个人信息委员会发送了“询问对NAVER进行联合调查意向”的实务性邮件时,日方认为“这是非正式文件”所以没有回复。韩国个人信息委员会也曾向外国政府要求外国企业提供相关资料,而此次的情况正好相反。若当时日本回复了邮件,韩日有关部门就能务实地把握三个核心问题,也能奠定韩日信息保护合作的基础,但却因误判失去了机会。

第二步是了解LINE雅虎向日本政府提交的加强安全机制政策的实效性。只有这样,下一步才能验证日本总务省罕见要求Naver出售所持股份,是否有助于加强LINE雅虎的安全机制。对此,被忽视的日本政府内部矛盾值得关注。日本总务省对LINE雅虎的两次(3月5日、4月16日)行政指导,都是要求纠正资本关系,但日本个人信息委员会的两次(3月28日、5月22日)行政指导却完全没有提出这样的要求。因此,LINE雅虎就同一事项向两个政府部门分别提供不同报告也令人惊讶。LINE雅虎向日本总务省报告称,要求韩国相关公司纠正资本关系,向个人信息委员会则没有报告相关内容。在这种情况下,韩国政府可要求日本政府对此进行解释,若认定日方此举为无理,应敦促日本政府进行正式纠正,防止再次发生此类事件,而不应由总统出面说“清楚日方没有此意”。

此次事态显示出21世纪保护主义的一个独特之处是与经济安全相结合。在数据主权、平台主权、人工智能主权时代,此次事件抛出了一个沉重的话题。从弗里德里希·李斯特构建的传统保护主义理论基础来看,保护主义的核心是商品的进口关税。但今天的保护主义边界已变得更加复杂和模糊。保护对象的外延大幅扩大,从商品延展到服务、投资、高新技术、数据、供应链等。更有保护主义阵营化的趋势,且阵营间以安全为由,对半导体、人工智能、数据等多用途技术的保护主义正在加深。这也可以用来解释美国限制TikTok一事。但是阵营内部的保护主义也很普遍,这也是日本制裁LINE雅虎事件被掩盖的真相。日本政府要求Naver出售所持LINE雅虎的股份,显示出日本政府的危机感,即本国数据和平台依赖着发生信息外泄事故的韩国企业。

即使日本总务省撤回出售股份的要求,该事件也不会到此为止。因为日本参议院今年5月10日通过了备受争议的《关于保护和利用重要经济安全信息的法律》。由此,日本政府为避免民间企业接触到经济安全方面的重要信息而构建了法律依据。这意味着,日方将可以基于法律而非行政指导来铲除Naver。因此,尹锡悦在此次领导人会议上应明确表示,“若日本以安全为由,不加掩饰地歧视外国企业,决不会坐视不管”。

韩国政府应以此次事件为契机,公开讨论是否需要像日本那样出台全面的经济安全法律,韩日间是否可以进行相关合作与互助。在经济安全时代国家要走在前列,国家要具备保护本国公民和企业的意志和力量。由此试问,尹锡悦到底是哪个国家的总统?

韩語原文: https://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1142481.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