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11.28 11:28

门户网站、社交平台虽有自行清理

因实时沟通增多而不暇应付
亟须加强制度性处罚形成“犯罪认识”

 

11月25日下午在首尔圣母医院殡仪馆为粉丝们特设具荷拉灵堂,吊唁者正陆续进场。(图片来源:金庚镐 高级记者)
歌手雪莉、具荷拉等演艺人连续死亡后,亟需针对恶评制定对策的呼声日益高涨。两人平时即诉说因为恶评痛苦不堪,因而普遍认为恶评在她们的死亡中有过相当大的影响。一位男演员在同《韩民族日报》通话时指出了恶评的严重性:“不特定人群日复一日地对你说讨厌并大吐脏话,谁能挺得住?一个恶评出现就足够令人头疼了。”

2000年以来非常令人痛惜地离开人世的演艺人已达40人左右。以前多是因为活得累等理由,而网络文化发达后主要原因是心灵受到恶评伤害。崔真实、 U-Nee、雪莉等均是因为恶评走上绝路的。

随着恶评作为社会问题浮出,被称为恶评温床的门户网站并非没有开展自我净化。“kakaodaum” 借雪莉死亡之机关闭了演艺报道评论功能,而naver只是通过“智能净化系统”加强过滤方式自动屏蔽含有令人不快言辞的评论,罔顾批评保留了评论功能。

最近,随着选择社交网络服务平台(SNS) 而不是通过门户网站与粉丝沟通的演艺人逐渐增多,恶评的中心转移到SNS。事实上,直到具荷拉死亡五小时之前SNS上还挂着有关她的恶评。一位演艺策划公司有关人员说:“策划公司本身可以做到要求不要看门户网站评论,但做不到不让看登在SNS上的评论。SNS上的恶评更为严重。”幸好SNS也在试图改变,推特25日宣布将把“屏蔽评论”功能扩大到全球,而之前这一功能只在加拿大、美国、日本试用。过去要删除恶评必须拿掉整个文章,而使用“屏蔽评论”功能后故可以自行屏蔽恶评。

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呼吁与其依靠平台努力自我净化,莫如制定法律及制度性对策加以严惩。一位策划公司代表说,即使抓到发恶评的人,往往也是隔靴搔痒罚款了事,不能彻底杜绝恶评。另有一位策划公司经纪人称;“即便抓到了,人家说一声对不起心就软了。考虑到演艺人的形象,只能就那么放过。”

演艺经纪协会会长孙诚民(音)在同《韩民族日报》通话时强调说:“重要的是制定若干禁止性语句,出台恶评防止法,加强处罚以便让人们认识到恶评是一种犯罪。”

2008年10月崔真实之死以后,一度推进引进“崔真实法”以实行网络实名制,但由于网络公司和政界以“表达自由”为由加以反对而未能实现。一位偶像团体出身的艺人在同《韩民族日报》通话中表示:“我们一再提出网络实名制,敦促制定恶评对策,但进展缓慢之中我们的朋友一个又一个走上了绝路。”

南智恩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91845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