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8.14 16:33 修改 : 2019.08.15 10:29

强制征用受害者金正珠与梁金德奶奶

日帝强占期强制征用受害者金正珠奶奶10日上午在首尔松坡区马川洞自己家中,给记者展示诉讼资料,述说那些年斗争的历程。金奶奶于1945年14岁时被强制征用到日本富山不二越钢材工业军需工厂。(图片来源:金明震 记者)
那是一个绝望的夏天。1945年2月,刚从国民学校(小学)毕业的14岁金正珠(音)被拉到日本富山不二越钢材工业军需工厂,她不知道这种痛苦何时能够结束。早晚吃上几勺大麦饭,中午吃上半块面包,这根本无力支撑从凌晨到夜晚的劳动。拔工厂里长的草充饥,吃完草后头疼地满地打滚。“像姐姐一样去日本的中学读书,去日本不仅可以上学还可以赚钱”她悔恨被日本教师的这番话诱骗而踏上这条路。她的姐姐金成珠(音)同样也以“朝鲜女子精神勤劳队”的名义被拉到名古屋三菱重工业飞机制造工厂进行重劳力,她的家人当然不会知道。

14岁时被强行拉走的金正珠奶奶
“手脚肿胀的那种痛苦,
他们知道什么就否认?
为了已经去世的同僚,
也要收到日本的道歉”

对于15岁的梁金德来说那也是一个残酷的夏天。因为聪明而当上级长却成为了问题。那是因为被派到日本中学留学作为级长的“金子”(日本名字)要做打头阵。“日本鬼子把朝鲜人当做牲口来对待,怎么会出于好心把你们送到日本留学。别去,都是骗人的。”父亲制止了,然而金德没有坚持的办法。因为日本人对她说“如果你不去,就把你的父母抓起来”。比金正珠提前一年,1994年5月梁金德被拉到名古屋军需工厂。像梁金德一样被拉走的女孩子,湖南有138人,忠清有150人。

距离那年夏天已经过去了74年。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战争结束后,两位少女本以为痛苦终于可以结束,被困在工厂里连已经解放了都不知道的那年秋天,她们回到故乡时仍抱着希望。但谁能想到对于被战争蹂躏的儿时,没有任何补偿,没有任何道歉就这样过去了74年。今年夏天,为了获得日本“真实的道歉”,正在进行人生中最热烈的斗争的梁金德(90岁)与金正珠(88)奶奶,记者分别于9日和10日在光州和首尔遇见了她们。

1944年15岁的梁金德奶奶被强制征用到名古屋三菱重工业飞机制造厂。9日下午在光州西区良洞梁奶奶家中记者对她进行了采访。她对围绕强制征用受害者赔偿问题日本安倍政府不负责任的态度进行了批判,表达了强烈的愤怒。(图片来源:光州/金正晓 记者)
“‘安倍,那该死的家伙。’自己看新闻时也是,只要安倍一出现就不禁握紧拳头,就是那样火大。”金奶奶膝关节不好,就连自己站起来都不是一件易事,但是她仍握紧小小的拳头愤怒地说道。只要一提起过去的事她一下就湿了眼眶。“困在铁网里的奴隶”的勤劳精神队生活给金奶奶的人生留下了一条深深的伤痕。

凌晨5~6点出门上班工作到很晚,一刻也不能休息一直站着工作,双腿肿胀的不行。像金奶奶一样体型小巧的女孩子需要踩着箱子手才能够得到工作台。别说洗漱了,因为从早到晚的空袭警报,从到日本那天开始发下来穿上的鞋子到解放时都没脱下过。生了病也不能去医院,梁奶奶说道:“早会上如果说有生病的孩子小队长就会说‘生病的人如果不来工厂连饭都没得吃’。如果连那口饭都不吃人就会死,于是即使病的站不起来也要拉着生着病的同僚去工厂喂给她饭吃。”金奶奶的姐姐金成珠(90岁)在三菱工厂断了手指,没能接受治疗而终身残疾。少女们回到思念的故乡后仍因去过日本被人们指指点点说是“慰安妇”而无法过普通的生活。

15岁时被强行拉走的梁金德奶奶
“即使道歉也不能解气,
安倍却说做的好,真是怒火中烧
希望年轻人站起来,
当做是‘自己的事’去战斗”

“因为肚子饿而哭,因为连一双袜子都不给冻得手脚肿胀而哭。那种痛苦安倍他知道什么就否认(强制征用赔偿判决)?”以安倍首相为首的日本政府称韩国大法院针对强制征用劳工赔偿判决违反1965年韩日请求权协定。金奶奶对此而感到愤怒。经历了那种痛苦之后,连一分钱的工资都没拿到,当时如此现在也是,为了领工资等了70多年。梁奶奶说曾经相信工厂监工的话“你们的地址都有,会把工资寄给你们”,回到故乡后每隔几天早上就会去村口等邮递员的到来。不单纯是“钱”的问题,被谎言所欺骗而被强行拉到日本,过去所经历的痛苦想堂堂正正的被认可。“用当时的钱算是30日元,就这样过去了74年也不给。他们当时教育我们说‘日本人认为正直很重要,不能戏弄别人’谁知道他们这么不良。即使道歉也不能解气,他么却说做的好,真的是要气死了。”

日帝富山市强制征用受害者金正珠奶奶10日上午在首尔松坡区马川洞家中接受采访之前正在凝望摄像机。(图片来源:金明震 记者)
回忆起长达20年的斗争,埋怨的不仅是“日本”。1999年长野地方法院针对日本政府与三菱重工业提起损害赔偿诉讼后,维持了强制征用受害者在看不见的地方进行的斗争。就像少女时期给饿肚子的梁奶奶递去饭团的在三菱工厂附近居住的日本平民那样,帮助她们的一直都是平凡的日本市民。以“长野诉讼支援会”的名义一些有良心的日本人分摊费用,帮助像梁奶奶那样被三菱重工业强制征用的受害者打官司时,韩国政府与政治圈对此却毫不关心。“无论在哪位高权重的人都是小偷”奶奶们摇着头。

“在日本国会议员面前寻求帮助没有一个人来问。去我们国家的国会也是同样,从1楼爬到顶楼,没有一个人帮忙。朴槿惠总统在做议员的时期去她的办公室找了三次连见都不见。就连日本人都会说‘你们国家国会议员能帮助你们就好了’……”金奶奶说道。她那样想见的“朴槿惠议员”在成为总统后,受害者的斗争却成为了“诉讼交易”的对象,正义被推迟了。

三菱重工业强制征用受害者梁金德奶奶9日下午在光州市西区良洞家门前正望着摄像机。(图片来源:光州/金正晓 记者)
政治圈没有人值得信赖,对于政府与国会的不信任也越来越深。梁奶奶叹了口气道:“到底该去哪里呼吁。总归是总统的责任,没有可以负责的人。70年就这样放置不管的不就是政府吗?现在也是光在嘴上强硬的说,做了什么。珍珠三斗,成串才是宝。‘我们来解决不要担心’连像这样说空话的人都没有。”

孤独的斗争了70多年,现在他们身边有市民的支持。金奶奶说“即感谢又觉得抱歉”,因为“我国的企业经历着困难”。但她一字一句认真的说:“我的命运无法用钱改变,只因为去过日本却变成了这样,到处追赶岁月,就算是为了已经离开人世同僚也要收到安倍的道歉。”梁金德奶奶也用力地说还有继续斗争下去的力气。“年轻人不站出来是不行的,当做是‘自己的事’去战斗,‘就算剩下骨头也要赢’。”

光州 首尔/严智媛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90536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