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5日下午,以青瓦台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右数第三)为首的文在寅总统访朝特使团在乘坐访朝专机之前致以问候。右起依次为青瓦台国政状况室室长尹建永、国家情报院院长徐薰、郑室长、韩国统一部副部长千海成、国家情报院第二次长金相均。(图片来源: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文在寅总统的对朝特使团在3月5日抵达平壤后,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立即于当天下午予以接见并共进晚餐,速度之快超出预期。虽然无法马上得知双方在现场展开了怎样的讨论,但金正恩委员长会对特使团带来的信息作出何种程度的回答,或将成为分辨未来韩半岛局势的方向舵。

特使团带去平壤的信息大致上可分为两点。特使团的出访重点在于“从根本上解决韩半岛问题,以及为韩朝关系的持续发展创造条件”(特使团团长郑义溶),另一方面则是“促成旨在实现韩半岛无核化的朝美对话”(韩国统一部发言人白泰铉)。

此事的关键在于朝方、尤其是金正恩委员长的反应。这是因为,未来的韩半岛形势是走向包括朝美接触在内的对话局面,还是会陷入停滞状态或后退到紧张氛围之中,取决于金正恩委员长会对此释放出何种信号。

专家认为最理想的情况是金正恩委员长“大度”响应无核化问题和朝美对话。如果金正恩委员长明确表示将把无核化视为朝美谈判的“出口”,美国则会失去拒绝对话的理由。从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日时期开始,朝方在无核化问题上便一直表示“韩半岛无核化乃先辈遗训”。

如果金正恩委员长明确表示“将在韩朝对话持续期间推迟核导试验”,这或将成为另一大“有利因素”。这是因为,美方一直将所谓的“与无核化有关的实质举措”定为朝美对话的前提,由此一来该前提将会得到满足。推迟核导试验相当于一种“技术性冻结措施”。朝鲜此前曾发表过有关“完成国家核武力建设”的政治性宣言,如果朝鲜停止进一步提高核导技术水平,美国将有望借此延后朝鲜核导对本土构成威胁的时间。

专家对此的看法各不相同。韩国国家安保战略研究院首席研究委员赵诚烈(音)指出,“最好采取两步走方案,让特使团阐明无核化原则,在未来韩朝首脑会谈中表达冻结核导意向”,“其次则是反过来通过特使团宣布推迟核导试验,在首脑会谈上表明无核化原则”。换言之,即使暂时只能完成其中一项任务,韩国政府也可以借此开始说服美国。相反,仁济大学教授金炼铁则表示,“眼下朝鲜是将冻结核导技术看作朝美对话的结果而非对话的条件”,也就是说推迟核导试验是谈判的“王牌”而非“前提”。

金正恩委员长对韩朝关系持积极态度,但同时也有可能会对无核化和朝美对话等作出仅停留在抽象层面上的表态。例如重复“有意与美国进行对话”,“在韩朝双方的管控下,实现韩半岛局势的和平稳定”等现有言论,又或是提出诸多前提条件。由此一来,情况很可能会变成美国不会轻易出面进行对话,从而导致韩国政府也难以说服美国。虽然朝方有望对特使团透露出释放3名被朝扣留的韩裔美国人的意思,但美国将无核化问题与人道主义问题联系在一起的可能性极低,所以此举或难以被视为朝美之间“试探性对话”的入口。

此外,还存在一种最坏的假定情况,即金正恩委员长在强调韩朝关系重要性的同时,反过来要求韩方对韩美联合军演作出明确表态。但是在韩朝最高领导人借平昌奥运会进行“间接对话”所创造出的目前形势下,朝方通过这种方式破坏气氛的可能性并不高。韩国的朝鲜大学研究生院教授具甲祐表示,“特使团的访朝目的就是要正式确认朝方在无核化上的发言”,“无法为朝美对话寻找到妥协点本身就是一种最坏的情况”。

郑寅桓 记者,金志垠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83477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