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8.02.28 15:18 修改 : 2018.02.28 15:37

影像由美军士兵1944年在中国云南省拍摄
正面批驳了日方否认屠杀的主张

证明韩籍慰安妇在中国腾冲城遭集体枪杀的影像资料被公开。联军记载道,在前方溃败前夜“日军枪杀了(腾冲)城内的30名韩籍女性”。图为一名中国军人在察看尸体的场面。(图片来源: 首尔市、首尔大学人权中心)
显示日军在战败前集体屠杀韩籍“慰安妇”受害女性事实的影像和文件资料首度公开。

2月27日,首尔市和首尔大学人权中心在首尔市厅召开的韩中日“日军慰安妇国际会议”上首次公开了记录有韩籍慰安妇遭屠杀现场的影像。影像是由首尔市和首尔大学人权中心教授郑镇星研究团队公开的,研究团队于2016-2017年两次赴美国国家档案与文件署(NARA)进行资料调查和发掘工作。

尽管当时的中国国民党机关报《扫荡报》(1944年9月18日)等部分媒体曾报道过日军屠杀慰安妇受害者的事实,但有关这方面的影像还是首次公开。该影像资料正面批驳了此前日本政府一直否认强征和屠杀慰安妇的主张。

影像中出现了这样的场面:似乎是前来掩埋的一名中国军人在察看了赤裸的尸体后开始从一具尸体上脱下袜子。画面一侧在不断冒着黑烟。研究团队表示,“尽管对公开的版本做了模糊处理,但原版影像中还有一些无头或只有部分残肢的尸体,因而能令人感受到当时的残暴情况”。

看起来就像纳粹德国屠杀犹太人场面的该影像资料拍摄于1944年9月15日,拍摄者是隶属于中美联军的美国通信兵团164照相兵连士兵鲍德温。在时长19秒的影像中,中间7秒拍摄的是腾冲城门附近,前后6秒记录的是腾冲城内情景。发掘影像的首尔市和首尔大学人权中心经对联合发布的联军报告文件进行研究后得出结论认为,该影像记录的是“当时日本军队对强征的韩籍慰安妇受害者进行集体屠杀的现场”。

位于上方的大图公布于1997年,没有确切的说明或相关资料,因而在被认定为是慰安妇遭受屠杀的证据方面存在争议。下方两张照片截于此次公开的影像,影像中中国士兵(画红圈者)正在脱尸体的袜子。照片和影像中出现的中国士兵系同一人。(图片来源: 首尔市、首尔大学人权中心)
1944年5月,中美联军沿着中国西南边界发起了切断日军通信线的“萨尔温(Salween)行动”,相继夺回了被日军占据的云南省松山、腾冲、龙陵等地。面临战败局面的时任日军作战参谋的辻政信大佐于1944年9月向驻扎松山和腾冲的日军下达了“在援兵抵达的10月前继续抵抗”的命令。历史学家认为这实际上是命令日军“玉碎(强制性集体自杀)”。据推测,当时在松山和腾冲有70-80名韩籍慰安妇,拒绝玉碎的韩籍慰安妇受害者大部分遭到日军杀害。9月14日,中美联军第54军在晚上6时55分上报的情报文件中记载道,“9月13日夜日军枪杀了(腾冲)城内的30名韩籍妇女”。

去年,研究团队公开了被掳走充当日军慰安妇、后来逃出松山的七名女性的照片。照片中有一名即将临产的女性,她就是在筹备2000年12月于日本东京举行的“日军性奴隶战争罪犯被害女性国际法庭”过程中表示自己就是照片中临产女性的朴英申(音)老奶奶。从当时的名册和俘虏档案来看,有23名待在松山和腾冲的慰安妇逃了出来,可能有30人遭到了集体屠杀。还有许多人的死亡无法得到证实。

1997年,中国媒体曾登载过显示被杀韩籍女性尸体的照片,当时照片上未附有确切的说明或相关资料,因而在被认定为慰安妇遭屠杀证据方面存在争议。研究团队着眼于战争当时摄像记者和摄影记者一块活动这一点,此前一直在寻找可能与照片一道拍摄的影像。此次公开的影像和照片中出现了身着相同衣服的中国军人。据推测,从摄像角度和尸体状态来看,图像与照片拍摄于同一地点。

进行发掘工作的圣公会大学教授姜成玄(音)表示,“当时的战况报告文件都是由手动打字机打印,只在1944年9月14日的记录中出现过‘日军枪杀’的标题。通过对此次发现的照片和此次证实的影像、文件进行交叉分析后,能够将其予以公开作为屠杀慰安妇的客观证据”。

此次屠杀录像是日军如何对待韩籍慰安妇受害者的明证。许多军方资料显示,日军并不将慰安妇受害者当人看,而是作为“特种补给品”,将她们强行带走充当性工具后又像废弃物一样加以屠杀。

1944年9月7日,从早于腾冲陷落的中国松山收容所逃出、后被盟军俘虏的韩籍女性照片,显示了日军在战况不利时就会对她们进行“废弃处理”的处境。照片中最右侧的孕妇是作证称存在日军慰安妇的朴英爱(音)老奶奶。(图片来源: 首尔市、首尔大学人权中心)
姜成玄教授指出,“自安倍政府执政以来,日本方面一直无视慰安妇受害者的证词,竟然称她们的证词都不是确证,但通过此次公开的资料,日本政府应正视在战时动员体制下肆意横行的极端践踏人权的事例。希望这能成为扭转日本近来的历史修正主义、证据主义倾向的事例”。

参加此次会议的“解决日军慰安妇问题全国行动”的小林久公敦促安倍内阁改变态度。他表示,“日本政府仍然以未发现能直接表明强掳慰安妇的资料为借口否认负有责任。然而,日本国立公文书馆去年向内阁官房提交了182份日军在巴厘岛等地直接征用慰安妇、强迫她们充当性奴的档案文件等,真相正不断地通过这些慰安妇资料被揭开”。

在此次由韩国、中国及日本慰安妇学者参加的会议上,东国大学对外交流研究院研究教授朴贞爱(音)等谈到了在公布基于男性军人角度记录的惨无人道的影像和照片的苦恼,她建议,“鉴于证明日本政府负有加害责任的资料已很丰富,以后在公布资料前应讨论设法保护慰安妇的人权和个人信息”。

南恩住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area/833978.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