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10.02 17:13 修改 : 2017.10.06 06:58

【新闻分析】美国单边对朝行动风波

美国9月23日凌晨发动对朝军事行动
行动两小时前才“通知”韩方
未经韩方同意发起对朝军事行动等
军事性“越过韩国”可能性较高

图为9月18日,美国B-1B战略轰炸机正在韩半岛上空投放MK-84炸弹。(图片来源:韩国空军提供)
上周,以9月19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彻底摧毁朝鲜”演讲为开端,美国和朝鲜在联合国大会打响了嘴炮大战。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在特朗普发表演讲的当天向韩国政府通报称,“将于周末出动B-1B战略轰炸机”。在前一天,即9月18日的韩国国会国防委员会上,国防部长宋永武也对行动情况进行了说明,“美国即将向韩半岛出动战略轰炸机”,该轰炸机“首先将由日本战斗机进行护卫,进入韩国防空识别区(KADIZ)后,则由韩国战斗机进行护卫”。截止此时,韩方还预测认为,将于9月下旬出动的战略轰炸机,仍将进行与以往一样的一般性飞行。

然而特朗普在联合国大会上的超强硬发言碰到了朝鲜的激烈反抗,紧张局势由此一触即发,太平洋司令部随即决定采取大胆的攻击性行动,出动战略轰炸机越过东海北方界限(NLL)逼近朝鲜附近,相关准备过程则对韩国政府上下秘而不宣。在9月23日的凌晨行动中,除了战略轰炸机和在冲绳起飞的美军F-15战斗机编队外,还准备了首先由无人侦察机(UAV)侦察行动区域,确定情况是否安全,然后出动美国海军电子战机,解除朝鲜防空雷达的相关对策。这是因为朝鲜密集的防空监视网和提前警报能力很可能会探测到如此多架飞机。为了防止朝鲜发起中远程地对空导弹(SA-2、SA-3和SA-5)进攻,导致美国飞机受到袭击,美方还在周边海域部署了海军救助舰待命。此外,为确保持续行动能力,美方还出动了空中加油机,以此做到万无一失。这相当于是将韩日排除在外的美军单边行动,即将自高喊美国重返亚太的奥巴马总统以来不断发展的海空联合作战(air-sea battle)构想付诸了实践。

美军不信任韩国安保系统

一直以来,太平洋司令部均是在投入实战的两个小时前才会向韩国国防部通知相关事实。对此,韩国军方相关人士表示,“这是通报不是协商”。这种可能会引发交战的大胆行动,却并未与韩国政府进行过事前协商,相关事实可谓是带来了诸多冲击。此举表明美国存在对朝发起单边打击的可能性,这也足以令人怀疑,决定韩半岛战争与和平的主权究竟是否握在韩国政府手中。

对此共出现了两种分析。一方认为,需要高度保密的此类军事行动,在与韩国进行协商的过程中,或将发生情报泄露。换言之,美国无法相信随时会遭到朝鲜黑客袭击的韩国安保系统。另一方则称,在美国看来,韩国空军的能力不足以与美国展开联合作战,既然如此,美国还是发起单边作战效果会更好,因此便对此进行了保密。换句话说,韩国空军战斗机缺乏能够与美国战斗机联合作战的数据传输和敌我识别(IFF)能力,夜间韩美联合作战反而会成为一大负担。

但是,即使美国是因为这类军事理由而不得不采取单边行动,对于需要经过韩国防空识别区的军事行动,却不与韩国方面进行事先协商的行为,或将对未来的韩半岛的危机管控造成严重影响。面对韩国,中国经常流露出这样的疑问:“出现紧急情况时,如果美国要攻击朝鲜,韩国政府能否表示反对?”与此相关,文在寅总统在8•15祝辞以及9月联合国大会演讲中一致强调道,“绝不允许韩半岛在未经韩国同意的情况下发生战争”,传递出了强烈信号。

9月23日,美国空军B-1B战略轰炸机在东海北方界线的朝鲜国际空域进行“武力示威”飞行。图为当天下午,B-1B战略轰炸机正在美国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做出动准备。(图片来源:韩联社)
然而,此次美军的东海行动则具体展现出了,在未经韩国同意的情况下也会发生不可控纠纷的现象。今年8月,波维尔•贝尔、詹姆斯•瑟曼等前驻韩美军司令官曾表示,“美国可以在韩国领土外,不经韩国政府同意攻击朝鲜”,相当于坐实了已经暴露出的“越过韩国”的可能性,自然也就使得周边国家对韩国政府的自主决定权感到不信任。

对于不断拨弄对朝军事选项的特朗普政府,其与韩国、日本等同盟国家之间的复杂合作程序,反而会束缚对朝快速关键性作战的执行。如果各方水平存在差距的韩美日军事力量,要在东海狭小空间划分任务领域并形成指挥控制,稍有不慎就会引发混乱,同盟国之间也会随之产生矛盾。所以彼此间便规定,当美国出动的战略轰炸机进入日本防空识别区时由日本战斗机进行护卫,进入韩国防空识别区时则由韩国战斗机护卫。但是在空中究竟能否明确划分并准确遵守边界线仍存疑问。因此也就可以充分预想到偶尔出现的多国战斗机纠缠在一起的情况,而如何控制返回的战斗机和投入前线的战斗机之间不发生混乱则成为了另一个复杂问题。韩国军队交叉在一起的战斗情况在军队中被称为“后方突破作战”。由于需要高度严控秩序,因此对于部队军官而言,这属于最为困难的作战。再者,韩美日至今没有在东海执行过联合行动或打击训练的经验。

美国太平洋司令部不顾相关情况,计划在几天之内大胆发动对朝行动的行为,暗示了将在施压与制裁局面下,并行采取对朝军事选择(选项)。这是因为,特朗普政府一直相信,保留对朝军事选项可以最大限度地提高施压与制裁力度,从而能够使得朝鲜屈服。美国大体上认为,如果在经过今后6个月的经济、外交对朝施压后,得出了继续进行经济、外交施压也无效的判断,美国届时将会选择军事手段。

被突破了防空网的朝鲜或将瞄准关岛

目前主流观测似乎认为,在联合国的激烈嘴炮大战之后,性格冲动的特朗普和金正恩的正面冲突,或将使得把军事手段放在首位的对朝施压提前启动。此次东海行动便真实地反映出了这种可能。若今后美国增强战略资产在韩半岛及其周边的部署,这种可能或将进一步提高。由此一来,将明显形成由美国主导韩半岛的关键性作战,韩国和日本负责后方作战的格局。对于韩国而言,在这一过程中究竟能否主导韩半岛周边局势、能否决定自己的命运都是实际存在的问题。

对于被美军东海行动实现了无防备突破的事实,朝鲜受到了极大的冲击。由于未能掌握事态而保持沉默的朝鲜,事后通过外务相李勇浩表示,“将击落美国的战略轰炸机”,出面强调了本国的自卫权。但不少评价认为,该说法缺乏现实性。在朝鲜拥有的地对空导弹中,射程最长的SA-5也只能在40公里的高度以内,攻击不超过250公里的目标。但是美军B-1B战机的巡航导弹JASSM射程为370公里,其改良型的射程则达到了930公里,均远超朝鲜的地对空导弹射程。再者,朝鲜该对空导弹的雷达也因电力不足和老旧问题而无法调配零件,由此经常出现无法启动的情况。这也表明,声称拥有超过1.38万枚高射炮和便携式地对空导弹,以及SA-2、SA-3和SA-5中远程地对空导弹等全球最密集防控网的大部分朝鲜防控网,均将在远程打击下被瓦解。前年,金正恩委员长访问了军队并督促鼓励建立新的地对空导弹系统,但朝鲜仍暴露出了自身防御的弱点,预计这也将对其带来相当大的冲击。据悉在准备此次东海行动的过程中,美军方面掌握了朝鲜对空防御网,并做好了在交战情况下发起打击的准备。

再者,此次武力示威是通过在关岛起飞的战略轰战机完成,而金正恩委员长在今年8月14日访问战略军事司令部时批准了“关岛打击计划”,所以引发了外界对于朝鲜否会执行会该计划的高度关注。在8月中旬开展韩美联合军演(UFG)之时,文在寅政府请求不要向韩半岛出动关岛的战略轰炸机,并获得了美国的同意。当时文在寅政府在8月危机论白热化之时,要求美国克制有可能会带来韩半岛战争危机的战略资产部署,似乎使得韩半岛局势随之稍微趋于缓和。于是朝鲜最高领导人改变了指令,向北太平洋而非关岛发射了火星12-型中程导弹,而导弹则恰巧落在了距离关岛不足400公里的地方。为实现关岛打击计划,朝鲜又在9月再次发射了同样的导弹。而此次则越过了关岛200公里。

两次导弹发射类似于军队中战斗员们的零点射击训练。为了准确掌握目标距离,朝鲜通过调整燃料数量的方式,进行了两次试射,因此朝鲜此次也很可能会为了进一步准确测定距离而进行第三次发射。与此相关,正如朝鲜外务相李勇浩在纽约的发言一样,朝鲜很可能会扩大攻势,通过正常角度发射洲际弹道导弹(ICBM),以此对美国本土构成威胁。如果这一系列的武力示威假设变为现实,10月危机论也会变得相当具有说服力。在距离平昌冬季奥运会不到五个月的情况下,文在寅政府无论如何都要阻止危机的发生,其危机管控能力也必将因此面临考验。

中国军方也对“韩半岛战争危机”表示担忧

10月的周边局势也将变得十分紧迫。10月中旬的中共十九大结束后,习近平将迎来第二任期。在中国结束权力重组后的11月,特朗普总统将访华并与习近平主席举行首脑会谈,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约瑟夫•邓福德也会随后与中国总参谋部举行军事会谈。据悉,特朗普总统上周亲自向习近平致电称,“我将在党代会结束后立即访华与您举行会面”。在此之前,美国在韩半岛的对朝军事选项,很可能会保持制裁与施压并行。

预计韩半岛非常事态计划将成为美中首脑会谈的议题。中国北部战区司令员宋普选向9月访问中朝边境地区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福德表示,“如果韩半岛出现紧急情况,中国将介入朝鲜一方”,并介绍了相关详细计划。笔者9月中旬访问了中国并与中国军队高层将领举行了面谈,他们也并未向笔者否认相关事实。近期中国军方对韩半岛战争危机表现出的关心也高于萨德问题,中国军方还表示“明年2月-3月之间将是最重要的关键时期”,与笔者的意见也是高度一致。上周六凌晨的东海美军行动或将为此拉开序幕,而该事件也暗示了和平工作的事态紧迫。

金钟大 韩国国会议员 军事专家

韩語原文: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81325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