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6.01 09:57 修改 : 2017.06.01 13:46

4月26日上午,萨德系统的部分装备已部署到庆北星州郡星州高尔夫球场。(图片来源:《大邱日报》提供)
青瓦台认为,韩国国防部未向青瓦台安保室报告萨德发射车追加引进一事明显是“有意而为”。国民沟通首席秘书官尹英灿也在5月31日的记者会上表示,“(在真相调查中)经核实,国防部属于蓄意漏报4辆(萨德发射车)追加引进”。

何人下达删除命令?

青瓦台判断韩国国防部蓄意漏报的根据在于,国防部报告书草案中曾写有发射车数量(6辆)以及保管场所,而经过国防部内部“议案宣读”后却遭到删除。青瓦台相关人士发言谨慎称,“最终报告书里并未提及发射车数量以及保管场所,只有一句‘(萨德装备)已经运抵韩国’的笼统记载”,“关于更改报告书内容的理由,国防部方面尚未作出回应,但相关内容不便公开”。该相关人士回避详细谈及报告书中对相关事实的记述程度,仅是解释称,“接到报告的一方难以了解相关内容,这一点也得到了(国防部方面的)承认”。

剩下的问题在于究竟是谁、出于何种理由一手主导修改了报告书。在对出席报告书议案宣读的国防部相关人士所展开的追加调查中,也需查明这一部分。据青瓦台了解,出席了当时议案宣读的包括国防政策室长魏升镐等部门政策人员与工作组,而韩民求部长并未到场,但是并不能排除韩民求部长介入的可能。换言之,萨德相关报告内容属于总统核心关注事宜,而部长作为报告的最终责任人,在未经其同意的情况下,室长和工作组难以擅自决定进行修改。青瓦台相关人士也表示:“报告书裁决系统中也包括韩民求部长在内,这难道不是常识性的判断吗?”在5月28日与安保室长郑义溶共进午餐时,面对郑义溶室长是否有过追加引进一事的询问,韩民求部长如同第一次听说予以反问后一笔带过的举动令人不明所以。在对韩民求部长的直接调查中,这部分也有待查明。

对金宽镇前室长的调查如何进行?

撇开国防部蓄意漏报一事,关于青瓦台安保室方面未能顺利完成相关事实交接工作的调查也是势在必行。“郑义溶安保室长在上任后接受交接时,没有接到相关事实的报告吗?”对此,青瓦台相关人士回答道:“之所以会出现这种问题,不就是因为没有(报告)吗?”换言之,青瓦台认为前安保室长金宽镇是有意回避萨德悬案的交接。青瓦台对金宽镇前室长的调查范围很可能会从交接不实的追责,全面扩大至引进萨德决定、韩美协议背景以及之后的装备引进过程。青瓦台相关人士表示,“在已经接受调查之人的陈述中,也涉及到去年是如何决定部署萨德的内容。在调查过程中,将就金宽镇前室长是如何介入,以及部署决定的整体走向如何等(以金宽镇前室长为对象)进行了解”。文在寅总统于5月10日上台之后,金宽镇前室长还曾主持召开过讨论朝鲜导弹发射对策的国家安全保障会议(NSC),并一直坚守在青瓦台直到5月21日郑义溶安保室长上任。

新政府安保班子毫无责任?

文在寅总统上任已接近3周,但韩国新政府的安保班子却没有积极出面掌握萨德悬案情况,这一点也有待查明。萨德装备的追加引进工作早在今年4月末便已经开始启动,媒体对此也进行了多次报道。所以,相较于等待上届政府安保班子的正式报告,新政府人员更应该充分发挥积极性,率先掌握相关事实,然后向总统进行报告。

事实上,青瓦台从萨德装备追加引进事实最早被确认时(5月26日晚)开始,到5月29日向总统报告相关事实为止,整整花了三天的时间。郑义溶室长曾亲自询问韩民求部长是否追加引进了发射车,但面对韩民求部长“有这种事?”的反问,却并没有作出任何追加询问。因此青瓦台周围有分析认为,文在寅总统在5月30日亲自致电韩民求部长确认相关事实的举动,含有对现任安保班子积极性不足的批评之意。熟知韩国军方与青瓦台情况的政界人士表示,“在青瓦台安保室长人选被延后,致使安保室成员尚不完备的情况下,将精力集中在派遣5国特使,以及准备与主要国家的首脑会谈上,从而导致应对萨德悬案一事被推迟,这其中存在很大的偶然性”。

李世莹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bluehouse/797080.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