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20.05.20 10:48

文在寅总统18日在青瓦台本馆办公室应世界卫生组织(WHO)之邀发表世界卫生大会(WHA)演讲。(图片来源:青瓦台 韩联社)
“我最想说是,必须更换我们的政治主流势力,它有着历史的当为性。”

这是文在寅总统在2017年竞选总统期间说过的话。当年出版的对话集《大韩民国在问》中处处散发着文总统“更换主流”的热切希望。对于“构建真正民主体制的具体战略是什么”的问题,他这样回答:“我觉得,需要更换政治主流已经形成国民共识……最重要的是要与国民一起实践大清算、大改造的蓝图。”

文总统小时候梦想成为历史学家。或许是因为这个缘故,更换主流的热切希望也让人觉得有一种发自历史学家视角的感觉。譬如,他把光复以来韩国社会主流的历史视为亲日势力的变迁过程。

“解放后亲日势力依旧呼风唤雨,独裁的军方势力和以安全为借口的伪保守势力在民主化后继续统治韩国社会,只不过是随时改变伪装而已。从亲日到反共或产业化势力,以利用地方主义而行其保守的名义。这真是伪善的虚伪势力。”

当为论历史观有一个旗帜鲜明的主张,那就是必须清算“虚伪势力”满足私欲的黑历史。无论是3•1节还是5•18纪念仪式,每逢机会都会强调为被主流势力排斥的独立运动势力和民主化运动势力翻案,这种做法与其主张一脉相承。

文在寅总统18日上午在光州广域市东区原全南道政府大楼前举行的5•18民主化运动40周年纪念仪式上同唱《为君的进行曲》。(图片来源:韩联社)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文总统一面强调主流交替的历史当为性,一面在实现主流交替的实际方式上选择比“民主改革”阵营培养的任何政治领导人都要保守的方法。

势力交替的基本前提是执政,而在执政问题上文总统坦言:“我们未能妥善应对而需要反思的部分是安全、国防、国家观、爱国心。‘安全与经济’是支撑国家的两个支柱,我们必须在两个方面都被承认有能力才行,这就是执政能力”。

这是一种与“保守是腐败但有能力的势力”的一般观念正面对决的宣言,它意味着只有打破保守势力独占“有能力”这一象征的结构,才能执政并实现主流交替。

这样的构想,是文总统2012年大选失败后经过一年多的评估提出的。此后坚定不移地推而行之,表现为2016年国会选举以来共同民主党的选举4连胜,亦即保守政党的4连败。他曾就2016年国会选举自我评价道:“这是在野党第一次在经济方面取得优势的选举。在经济方面总是被误导成好像新世界党很能干的样子,可是通过这次选举这种误导被打破了。”时隔四年的4•15国会选举中,由于恰逢“新冠危机”,“有能力的保守”之论崩溃了。未来统合党被困在“封锁中国”框架中,完全沦为妨碍当局抗击疫情的存在。文在寅政府坚持“开放、透明、民主”的原则,获得了“防疫发达国家”的地位。“国难”使柄政能力成为首要选择标准,政府与执政党成为“有能力”的印章而统合党被打上了“掣肘”的烙印,这样的两者对决,结果已众所周知。

那么,“更换主流”最终实现了吗?笔者认为已经迈过了门槛。最为重要的是,“有能力”这一主流象征为保守政党所独占的时代结束了,政府与执政党头上的光环更大了。还有一点也要算进去,那就是“发达国家情结”打破了,与别国分享韩式防疫成功经验的一代诞生了。正如在朴正熙时代成就了产业化的老一代成为了保守政党强有力的支持基础,新冠一代的集体成就感也可以成为政治选择的驱动因素。

要说文在寅政府弱点,那就是它的成就是暂时的,关键在于防疫成功能否导出“后新冠”成就。如果它能够在经济与民生中继续创造集体自豪感,主流的交替将是大势所趋。但文总统提出的“韩国版新政”是否可当此大任,目前尚不明朗。所以,机遇之窗还没有完全向统合党关闭。

孙源诸 评论员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4557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