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20.03.24 15:01

杰罗姆•金 国际疫苗研究所(IVI)所长兼医生
杰罗姆•金 国际疫苗研究所(IVI)所长兼医生

有人把全球新冠疫情大流行比喻成一场战争,我认为这是一个恰当的比喻。新冠肺炎等病毒性疾病和鼠疫等细菌性疾病曾多次给人类带来深重的灾难。中国和韩国的康复人数已经超过新增确诊人数。韩国通过严格的检疫措施,并出动军队限制居民出行,并不设任何限制,允许所有人进行检测,呼吁人们保持社交距离、重视手部卫生并积极使用口罩,发挥了极大效果。这是国家和国民生活所必需承受的负担。

由于疫情导致人们的日常生活、经济、社会交流活动大大减少,经济学家们也纷纷算起了这次疫情的经济“成本”。世界银行表示,一战后西班牙流感导致的经济成本为1.5万亿美元,21世纪新冠疫情和类似的传染病大流行不仅会导致大量人命伤亡,人类还需要付出6万亿美元的经济成本。

在更大范围的世界抗疫战场上,最近韩国和中国的成功只能算作两场战役的开局。丘吉尔在二战中曾对另一场战斗做出评价,他表示“现在并不是结束,甚至不是结束的序幕,最多只能算作开局的尾声”。欧洲和北美仍在大流行,韩国和中国依然面临着巨大威胁。初期的胜利非常脆弱,虽然有13亿中国人和5000万韩国人尚未感染病毒,但一次飞机旅行就可以导致疫情卷土重来。

在两次传染病流行之间的休止期,人类通过兴建医疗基础设施和学习储备知识,希望在未来遇到同样的威胁时能够减少损失。在一场场激烈的斗争中人们明白,如果忘却历史、抛弃承诺、放松警惕,最终就会引火上身。新冠疫情尚未结束,而且预计短期内很难结束。只要全球还有一个地方发生传染病,我们就不应放松警惕。各国,尤其是中低收入的国家,更应该强化应对大流行疾病的能力,培养人才,保证物资供应和政府的大力支持。韩国应利用这个时候,帮助其他国家一起抗击猖獗的病毒, 利用学到的教训,强化相关系统。

在这个高度互联且互相依赖的世界上,无论是从个人,还是从世界层面,我们都不可能永远孤立。在工厂、教会、剧院、学校、边境重新开放,恢复正常的过程中,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口罩和洗手消毒液上。虽然恢复正常的时间最终由各国政府决定,但是,不按照最优计划行事的国家将成为所有国家的威胁。面对无国境的病毒,我们必须采取无国境的(国际合作、透明且负责任的)应对措施。

一战后,美国总统沃伦•哈定曾呼吁人们“回归正常”。我们不可能长时间与他人保持社会距离,也不可能通过网络授课、禁止聚会、限制贸易和旅行来阻止病毒扩散。研发疫苗虽然不是早期应对新冠疫情的当务之急,但目前的情况已经证实,该种病毒的传播速度比SARS更快,死亡率是流感的十倍,已经成为一种“大流行”疾病,即便需要耗费12-18个月,疫苗也是帮助人们回归正常生活最有效的手段。用来诊断和治疗新冠肺炎的试剂盒与特效药固然重要,有效的疫苗可以更好的帮助包括5000千万韩国人在内的全世界人口预防疾病,避免自己的家人、朋友和邻居感染病毒。

人类历史上曾克服了鼠疫、霍乱(至今仍在进行第七次世界大流行)、结核、梅毒(重新出现增长趋势)、天花(已通过疫苗彻底消灭)、艾滋、埃博拉、SARS、MERS等传染病,现在正在对抗新冠疫情的挑战。但预测模型显示,未来12-18个月内,新型冠状病毒将给人类带来大量疾病和死亡。

我们现在面临的是全人类的共同敌人,在新冠疫情彻底消失之前,我们必须继续做好应对“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准备。希望到那个时候,我们能够拥有疫苗。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3377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