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20.03.20 16:44

徐载正 日本国际基督教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教授
徐载正 日本国际基督教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教授

阿基里斯是古希腊神话中一位矛盾的英雄。他是个无人可敌的战士,有一副任何东西都不能使其受伤的“钢铁之身”。因为他的母亲忒提斯在阿基里斯刚出生时就把他的全身浸泡在冥河斯堤克斯河里。但是,他也有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阿基里斯的脚踵。因为忒提斯把阿基里斯放进斯堤克斯河里时抓着他的脚踵,所以脚踵没有浸到河水中,结果他因脚踵中毒箭而死。

所以阿基里斯是矛盾的代名词。一方面,他成为人类渴望永远不病不死的梦想的化身;而另一方面,他又是试图仅靠个人力量成就梦想的个人主义以及基于这种个人主义的新自由主义思维方式的极限的样板。忒提斯身为海神,试图以个人所具有的能力让自己的儿子变为不死之身,就是这种“单打独斗” 对于他的儿子成为致命的弱点。这就是我们在发生新冠疫情全球性大流行之际,召唤阿基里斯的原因。

新自由主义有一种说教,健康要靠自己守护。健康是用钱可以买到的商品。向健身房支付了会员费就可以买到“棒身体”,向医院和药店付费就可以买到健康。甚至象征健康的“年轻”——至少年轻的外表可以用钱买到,因为你可以花费自己的时间和金钱去流汗,去强筋壮肌,去强化自己的心肺器官。到处都能听到人们在喊,健康是自己的责任,也是自己的权利。似乎在说,只要把身体浸泡进一条叫作“金钱”的斯堤克斯河里,就可以成为阿基里斯。

新冠疫情向这种新自由主义的阿基里斯脚踵提出了考问。手里有钱,口罩却买不到。有钱也买不到免疫,有钱也买不到治疗。如果为买健康而去的健身房、医院或药店里有感染者,反而是致命的。无论自己一个人如何流汗锻炼肌肉强化心肺,都挡不住病毒。当然,如果身体健康且没有基础疾病,即使被感染也有很大的康复希望,那漫长而痛苦的斗病期却无法绕过。如果国家不介入感染检测而完全交给个人自律和市场的“无形之手”, 感染将无疑会出现几何级数式蔓延。

所以,人们现在都要求国家介入,检测和防疫、患者的隔离和治疗,都希望国家出面。当然,批评的声音也不少。国家介入得太晚了,太优柔寡断了,太不仔细等等,对介入方式有各种各样的评价,但似乎所有人都承认国家的作用是生死攸关的。中国政府的初期应对遭到批评,但随后采取了强有力的控制政策,成功防止了感染者爆增。日本安倍晋三政府虽然被批评在应对政策上总是变来变去,但通过修改特别措施法加强了政府的各种控制权限。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宣布了国家紧急状态。

但从特朗普总统宣布禁止欧洲入境可以看出,现在已经超越个人的单打独斗,追求“一国的单打独斗”。 宣称只有本国的健康与安全才是最优先的,在边境上筑起壁垒严格控制人员进入;禁止出口口罩和医疗装备;各国竞相以“忒提斯”自许,扩大政府的财政支出。天生影响有限的世界卫生组织就在这其中不知不觉地进一步丧失了力量。这次新冠疫情中,有几十个国家然违背国际卫生规则,拒不履行共享疫情情况的义务。应对全球危机的全球合作遥不可期。

回顾历史,自1969年制定国际卫生规则以来,世界为营造健康这个全球共同财产而合作,取得了较大进展。来势凶猛的天花仅1967年一年就使1500万人受到感染200万人丧生,而到了1979年天花已被消灭。但自从上世纪80年代新自由主义抬头,各国政府大幅削减健康及卫生预算,欠发达国家因卫生援助减少而开始出现卫生服务崩溃。这当然与进入21世纪以来包括埃博拉、非典、中东呼吸综合征在内的各种传染病流行全球不无关系。

全球已经成为一体,不可能各自为战。梦想成为“阿基里斯”,终会遭遇他的命运。健康是我们应该共同呵护的地球村所有人的财产。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