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8.21 09:53

日本总理安倍晋三去年10月14日在东京附近的浅川陆上自卫队训练场检阅陆上自卫队。(图片来源:浅川/美联社 韩联社)
美国政治学者塞缪尔•亨廷顿《文明的冲突》一书中将世界文明圈分为八个。有趣的是,他把日本从东亚文明分开,列为一个单独的文明。其他所有的文明都包含有多个国家,而日本是唯一一个文明单位与国家单位一致的文明圈。“从文化和文明的观点看,日本是个孤立的国家”,亨廷顿的判断某种程度上包含着真实。日本从中国和韩国受到儒教、佛教的影响,但明治维新之前一直在神道教这个固有的宗教体系下停留在一个孤立的世界里,即使在明治维新之后情况也没有根本改变:一方面接受西方近代文明而另一方面又把神道教升格为国家宗教,在其顶层设置了“天皇”,历史的遗留反而更强化了。正是把崇拜天皇宗教推到前台,日本侵略了东亚并发动了太平洋战争。

亨廷顿所定义的日本文化特征,进入21世纪以来进一步得到强化。原本举着和平宪法向世界张开手臂的日本,似乎患上了集体妄想症,一头扎进自己的小圈子里不断退化。而这个倒行逆施的队伍前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他的真实意图在今年的8•15战败纪念仪式上再一次暴露无遗:他在2012年第二次掌权之后,第七次拒不承认日本对朝鲜半岛的侵略和作为战争加害者的责任,而只颂扬了日本国民的“牺牲”,没有说一句反省和道歉的话。他同往年一样向供奉着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献上上了供品,追随安倍的50个极右政客前往靖国神社参拜“历史的光荣”。如果说承认自身行为所产生的错误并为其负责是成熟的象征,那么日本政治的确是从成熟的门槛滑太远太远,完全停留在未成年状态。

2006年,安倍写过一个名为《美丽的国家》的小册子,提出了他的政治蓝图。安倍执政以来不遗余力地要修改和平宪法让日本成为一个可以进行战争的国家,由此看来,安倍为所构想的“美丽国家”的观念里似乎包含着一个俄日战争之后或满洲事变之后侵略大陆、称霸世界的“旭日东升” 时期的日本。然而,安倍越是向着“美丽的国家狂奔”,日本离“美丽的国家”越远;越是向着可以进行战争的“正常国家”前进,越会远离正常陷入孤立。这是安倍狂奔的一个悖论。或许安倍认为自己是在为开创一个美丽的国家而奋斗,但是安倍越是为得到他自己心目中的“美丽”而争斗,日本这个国家越被推到离美丽更远的地方。一个既不正直也不懂得自我反省更没有民主的国家不可能成为人类普世价值所承认的“美丽的国家”。

安倍执政下的日本提出所谓印度、太平洋战略,试图与美国联手拉拢印度包围中国,然而安倍治下的日本绝不会因为拥有这样的军事野心便上升为一个得到国际社会尊敬的国家。只要不拆散、重组产生过历史错误的精神结构,即便在幻想中狂行印度、太平洋,现实中的日本也不可能摆脱日益渺小的前景。安倍狂奔的最终结果,只能像亨廷顿的判断所暗示的那样,造就一个“蛰居族国家”的日本,一个“孤立国家”的日本。如果不阻止安倍的退化,日本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正常国家,不可能成为一个普世道德中的成员。

高明涉 评论员
如果日本国民不觉醒,日本就只能被安倍的妄想所绑架而困守未成年的孤立状态。以抵制日货运动为一个步骤的韩国反安倍斗争如果能够促进日本国民的觉醒并上升为韩日两国市民社会的共同斗争,那么这场斗争将会成为在东亚创造新和平秩序的起点。

高明涉 评论员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0641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