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3.11 10:52 修改 : 2019.03.11 10:52

朴钟生 新闻内容部门主任
朴钟生

新闻内容部门主任

虽说外交是以国家利益为优先的国家间交往活动,但仅凭这一个尺度却很难解释现实中的许多外交行为。在看待美国类似治理“帝国”形式的对外政策时,尤其如此。从笔者担任驻地记者三年间的经验来看,美国的对外政策经常被国内政治所左右。只要有利于提高总统的支持率,美国可以随时做出足以决定地球对面其他国家命运的决策。因此白宫在决定对外政策时,很容易受到美国国内舆论动向的影响。

自从布什总统用国际主义路线取代单边主义路线之后,奥巴马总统也大力标榜国际主义路线。作为伊拉克战争的反对者,奥巴马总统根据选举时的承诺,在2011年宣布从伊拉克撤军。然而,这样的奥巴马却在2014年宣布对伊斯兰国(ISIS)进行打击。在作出这一决策的过程中,美国国内舆论动向发挥了重大作用。当时伊拉克国内的数万名少数派基督教徒为逃避伊斯兰国的迫害而冒死出逃的情况被电视报道后,舆论普遍指责奥巴马是个“软弱的总统”,为规避这一负面形象,奥巴马最终做出了出兵的决定。

特朗普总统对舆论的反应更为敏感。他对国内舆论动向保持着时刻关注,甚至有说法称,特朗普总统整天把《福克斯新闻》带在身上。他还随时通过推特发表信息,把传统媒体的报道贬低为假新闻,意图把舆论当作自己的武器。

关于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无果而终的原因,外界存在各种观测。但在笔者看来,应该是美国针对特朗普启动特别调查这件巨大的政治事件给会谈造成了重大影响。从首脑会谈之前报道的新闻内容来看,特朗普似乎并不打算与朝鲜达成大交易,而只准备达成一份分阶段解决问题的协议(小交易)。但在会谈现场,特朗普却突然要求进行大交易,最终双方未能达成共识,会谈无果而终。

我们无从得知特朗普突然改变谈判战略的原因。但通过特朗普发表的推特,可以略微推测出当时他的心理状态。在举行会谈的2月27日-28日,特朗普发表的推特主要是关于朝核谈判和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议会听证会的内容。这说明他当时非常关注可能影响自己政治生命的科恩听证会。CNN和福克斯新闻等媒体也在重点报道特朗普和金正恩委员长第一天的会谈和晚宴情况时,突然开始直播科恩的听证会内容。3月4日,特朗普发表推特写道,“我正与朝鲜进行极其重要的核谈判,民主党却在这个时候召开科恩听证会,可能这就是导致我离开会谈现场的原因”。也就是说,特朗普可能顾虑到华盛顿政治界对美国用放宽制裁交换朝鲜废弃宁边核设施这一“小交易”的反对态度,担心达成这样的“小交易”会连累自己在国内政治中的立场,因此才选择了放弃交易。

那么,朝美谈判已经走到尽头了吗?从特朗普判断政治利益的标准来看,应该并非如此。他在谈到朝核问题时经常会提到,前任多届总统在过去20多年都未能解决这一问题,而自己作为卓越的谈判家,一定与他们不同。而且,特朗普即将在明年11月迎来新一轮总统选举,若要为连任积累对外业绩,朝核问题是最佳选择。

朝美谈判专家和韩国政府固然需要提出一个创新的解决方案,但与此同时,还应充分考虑华盛顿外交的作用机制,设法缓和美国鹰派对韩半岛政策的态度,使他们对韩半岛政策持有友好立场。为此,必须积极对美国议会、智库、媒体等掌握舆论主导权的各方进行游说。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85308.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