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6.14 08:46 修改 : 2017.06.14 08:46

听到文在寅总统在此次显忠日发表的如下追悼词,我受到了极大的冲击,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

“越南参战勇士的献身和牺牲,为祖国经济复苏打下了基础。他们毫不迟疑地响应大韩民国的号召,在酷暑与丛林中迎难而上,默默无闻地执行任务。这,正是爱国。”

文在寅总统本人也是那个时代的一员,能够清楚地记得出兵越南之事;文在寅总统本人也清楚,对于被派往越南的军人们而言,他们根本没有选择是否“响应国家号召”的余地,只是在征兵后被带到了侵略战争中而已。事实上,正是强制派兵才使得他们既是加害者又是受害者。美国是侵略的主犯,在当时也实行了征兵制,但或许是出于良心,美国国民被允许拒服兵役。若拒服兵役未被批准,美国国民还可以流亡加拿大,获得难民资格。对于那些为了朴正熙政权和财阀们的利益而被美国的侵略所带走的韩国青年们而言,连这种选择的自由都没有。但是“在酷暑与丛林中”发生的屠杀和性犯罪却被一笔带过,财阀们时常拖欠工人工资,同时又坐享战争暴利的阴暗面也被美化为“复兴祖国经济”,批判性历史意识的欠缺可谓暴露无遗。将本国国民强制送往他国侵略战争中,并以此谋利,这果真是理所当然值得骄傲的谈资吗?

文在寅总统的历史意识,或者说正确历史认识的缺失,与整个韩国社会的一个问题直接相关。对于大部分韩国人而言,大规模征兵制军队的存在无关乎自己的信念与思想,只要是男人,就需要无条件服从;再者,只要是美国提出了要求,该军队便会随时随地做好被向派兵海外的准备,而这已被看做是天经地义。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在出兵越南时期,韩国年轻人也没有拒绝的权利,便被派往由美国发动的侵略战场。在那里,他们要夺走被定义为这个帝国“敌人”的百姓性命,同时还需将自己的身体暴露在枪林弹雨中,而这正是一种极度严重的人权侵犯。保卫国家常常被视为“义务”,但在国际人权法中并没有加入他国侵略战争的“义务”。然而在韩国国内,这种令人发指的国家暴力却通常会被誉为“国家的号召”,从而变得顺理成章。事实上,在未曾发动过殖民主义侵略战争的亚洲国家中,大韩民国的海外出兵频率却颇高。仅在金大中、卢武铉执政时期,韩国就曾向东帝汶、阿富汗、伊拉克和黎巴嫩等地出兵。韩国军队是否理应去往由美国发动侵略,或是关乎美国利害关系之地?但是韩国自由主义者也几乎不认为韩国军队的海外活动存在着问题。

军国主义如此深入骨髓的现实原因正是因为韩国的长期军事化。例如,在每千名居民中现役军人的数字上,已经超过半世纪未曾在本国领土上爆发过战争的韩国(14人),与近期发生了本土战争的亚美尼亚(16人)十分接近。虽然韩国不如在工业化世界中高度军事化的以色列(25人),但在全球排名已经是第19位。作为参考,与当下正在本国领土上与库尔德民兵队战斗,同时又介入到叙利亚内战的土耳其(8人)相比,韩国国内每千名居民中现役军人的数字几乎高出了2倍。当然军人数字之所以较大,正是因为士兵们得到的工资相较于“月薪”,更接近“热情奖励”,完全相当于是“免费人力”,从而使得国家可以随意征兵。按照韩国政府此次计划,明年兵长月薪可以上调到40万韩元,但即便如此也还不到最低工资的一半。然而尽管回报士兵的分量比较少,但由于进口武器等原因,韩国的军事预算在世界上却是屈指可数。韩国国民生产总值不到德国的一半,但位列全球第10名的韩国军事预算却相当于全球第9名的德国军事预算的90%。韩国军事预算占国民生产总值的2.7%,根据韩国国内经济情况,这一比例虽然还低于世界军事霸权根源地的美国(3.2%),但却高于任何一个欧洲国家,以及日本、中国和印度。作为参考,常被韩国称为“威胁”的朝鲜,其国民生产总值(据推算约为25万亿韩元)略微超过目前推测出的韩国明年国防预算(43万亿韩元)的一半。如果从朝鲜的立场来看,这究竟是谁在威胁谁?

军事化意味着巨额国家财富的外流。如果是在正值朴槿惠政务失误期的2014年,韩国将创下“全球最大武器进口国”的记录。当年,韩国叔叔、阿姨们的用血汗钱缴纳的税金中,有高达9万亿韩元主要流向了美国武器制造商。举个例子作为参考,韩国2017年青年就业预算仅为2.7万亿韩元。包括放弃求职者和依靠家人生活的青年在内,韩国实际青年失业率接近30%。在如今的这一形势下,韩国将高于青年就业预算3倍的资金拱手送给美国的“死亡商人”,这是不是太奢侈了?但是比起青年就业预算的不足,更大的问题在于这给大多数韩国国民留下了精神创伤。正如上文引用的总统演讲内容一样,在韩国的“通常观念”中,将强制征集的军人派往外国侵略战争,以此获得经济利益被看做是“振兴祖国经济”的源泉和“爱国”,而并非国家暴力和侵犯人权。但这种认识并非与生俱来,而是后天从小培养而成。

虽然曾因为几年前的溺亡事故而上升为社会问题,但目前各种“海军陆战队极限训练营”在韩国全国依然生意兴隆。仅在2002-2013年间,经历过此类训练营的中小学生就足有100万人。究竟在这些训练营中可以学到怎样的“人生哲学”?难道不是军队是最有效的组织,上司的命令最正确,执行命令最快的人才能成功,如若不然便会掉队,服从并强迫自己才是活路,违抗命令即是叛国和掉队等处世之道?再者,在电视上经常能看到身着军装,面带幸福微笑的艺人;从极右到稳健左派,所有大选候选人又都一致地将“安保”摆在第一位,这让每个大韩民国的国民都认为征兵制军队理应如此,为了“振兴祖国经济”加入海外侵略战争以及战时暴力行径都是“引以为傲的过去”。当然,非正常增长的军事预算意味着福利预算的缩水,事实上与大部分善男信女的经济、阶级利益也相互冲突。但是被军国主义文化驯服的个人能够轻易地即刻理解自己的阶级利害关系吗?

朴露子 挪威奥斯陆大学韩国学教授
如果想要获得幸福,相较于“安保”,韩国政府应当将脱军事化作为国政核心课题。若要实现脱军事化,韩国社会首先需要理解几点问题:穿着军装在海军陆战队接受军训的小学生们大概只会出现在极权主义社会中,上命下服的等级秩序深入骨髓导致个人和社会荒废;再者,大韩民国拱手送给美国武器商人的钱里,如果有一半被用于韩朝经济合作,大家也早已迈进了韩朝和平共存的时代。“安保危机”?虽然韩半岛军事紧张的原因十分复杂,但韩国的军国主义行动也是原因之一。韩国应当率先踏上韩朝相互裁军,同时缩减军队、军备等的和平之路。只有这样才能建立一个解开军国主义诅咒的真正的国家,打造一个摆脱强制和暴力的自由的国家。幸福源自和平力量,而非军事力量!

朴露子 挪威奥斯陆大学韩国学教授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9864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