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03.12 16:17 修改 : 2016.03.12 16:37

慢慢充满虚拟的自豪感

​图为《太阳的后裔》中的一个场面。(图片来源:KBS提供)
在金恩淑作家执笔的系列电视剧中寻找现实,这有意义吗?可能大部分人会认为这个问题本身就没有意义。没有人会看《继承者们》(2013)来评价富二代子弟的学校生活,也不会通过《绅士的品格》(2012)来解读韩国40多岁非婚男性的生活。金恩淑在电视剧中描绘的视觉空间或主人公角色,尽可能表现不错的爱情情节和幻想,并不具有什么意义。编剧自己也在《爱情正在直播》(2008•SBS)中借编剧徐英恩(宋允儿)之口表示,“电视剧是95%的老套剧情和5%的新鲜感”。即使知道这一点,在看金恩淑和金元锡共同编剧的最新作品《太阳的后裔》(2016•KBS)时,仍然心里不是滋味。评论家黄真美已经在2016年3月10日的《韩民族日报》的“《太阳的后裔》似乎带有军国主义色彩…”专栏中指责称,《太阳的后裔》中包含的亚帝国主义性质世界观的危险性,即使跳过这部分不讲,还是要指责电视剧中以奇怪的方式来消除韩国人自卑感的态度。

剧中,阿富汗人质被绑架,作为联合作战的一环,韩国立即派出柳时镇大尉(宋仲基)所带领的特种作战部队。韩美联合军队进行营救人质训练时,韩国军队因失误引发陷阱,美军三角洲部队大尉向韩国军队使用带有人种歧视的言辞,引起是非。对此十分恼火的柳时镇大尉和美军发生肢体冲突,不顾体格上的差异,仍然能保持势均力敌。正想着面对敌人,联合军队之间可以这样分裂吗?此时,徐大荣上士(晋久)亲切解释称,“联合作战中首次见面的特种部队队员们,为了判断是否能够互相信任并托付生命而打架”。但在实际作战地区,训练途中打架,无论哪一方都很难逃过被关禁闭。另外,美军经历了长期的人种歧视历史,因此通过强硬的道德规定,严厉制裁人种歧视的言辞,这一点电视剧中并没有反映。但也无所谓。反正剧组拍摄这一场景,并不是为了反映现实,而是为了展现柳时镇和美军的一场较量,即使体格小,也不会被美军压制,从而满足对韩国军队的自豪感。

“不落后于美军的韩国军队”的幻想并没有就此停止。进入实战后,差点触动陷阱的并非韩国军队,而是三角洲部队,而发现此事的柳时镇大尉紧急向打算触动陷阱的美军脚下射击实弹,进行阻止,结束了发生在阿富汗的小插曲。所有的这些无厘头和错误都只是为了完成“与美国最精锐部队三角洲部队发生争执也不输气势的韩国特种部队队员”、“向嘲笑韩国军队的美军原封不动地将屈辱重新还给美军,而挽回体面的韩国军队”这样的幻想而做的总动员。当然,韩国特种部队的水平确实在世界上得到了认可,也有人会对本国军队训练水平产生自负感,这本身并没有什么可指责的。但是《太阳的后裔》为了满足这种自负感,毫无根据地削弱了别国的军队水平。触及我底线的并非满足自负感,而是通过和“比我强的对手”的比较,证明自己“不落后”来满足自负感,一般我们称这种行为为“自卑感”。

​图为宋慧乔, 《太阳的后裔》中的一个场面。(图片来源:KBS提供)
从第三集开始,电视剧将虚拟国家“乌鲁克”作为联合国维和部队派兵部队的背景。孩子们因为没有食物,嘴里含着铁片,看到这些的医疗志愿团队的医生姜暮烟(宋慧乔)给了孩子们长条巧克力。乌鲁克的孩子们看到后,纷纷围过来,伸出手要巧克力。是的。这正是留在韩国人脑中并不愉快的“给我巧克力”记忆的重现。但是,这次韩国并不是讨要的一方,而是施舍的一方。《太阳的后裔》拿出韩国人对于战争的记忆中最羞耻的部分,将韩国的战争孤儿曾经所处的位子换为虚拟国家中的难民儿童,让他们向韩国人讨要巧克力,从而十分露骨地修改这一记忆。通过虚构韩国对于虚拟国家的优势,从而掩饰韩国人的自卑感,一般我们称这种行为为“自我安慰”。

《太阳的后裔》制作发表会上,金恩淑作家明知自己接触了一个“可怕”的题材,仍说道,“描绘了一个对自己的事情十分负责任的人物,总要有人来描绘但总没人做到,从这点来看,这些人物是我所制作的最好的幻想”。即,无法反映现实,而是勾勒出了“如果这样就好了”的乌托邦思想所描绘的幻想世界。是因为这个吗?《太阳的后裔》中处处都有主人公为体现对自己职业的责任感,而进行的长篇大论。刚轻松一会儿,就出现了“军人经常穿着寿衣活着。在无名的前线,为祖国而牺牲的时候,倒下的地方就是坟墓,军装就是寿衣。穿军装起码要有这样的觉悟,怀着这样的觉悟穿上军装,时时刻刻都会感到荣耀,没理由不这样”,或者“生命是尊严,超出生命的一切都没有价值”,这种台词横贯整个画面。沉醉于借助宋仲基和宋慧乔的身体说出的这些名言,跟着剧情走,现实中的问题点都会全部消失。

​图为《太阳的后裔》中的一个场面。(图片来源:韩联社)
例如,向阿拉伯联盟(UAE)派兵目的与核电出口有关,从而引发是不是营销派兵的风波,还有受美国而非联合国(UN)要求向伊拉克战争派兵的不愉快过去。根据现行的“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UNPKO)法”,这两次派兵均不具备法律根据。因此,完善了对于韩国军队海外派兵的条件制约的“韩国军队参与海外派兵的相关法案”于2013年由新国家党议员代表宋泳勤提议,现在正在国会审议,而反对该法案的市民团体已经连续几年进行反抗。这些牵挂在心的事实,都可能通过《太阳的后裔》被忘记。韩国军队在当地如此受欢迎,并被信任。宋仲基和金九等参军军人致力于为当地居民举办人道主义活动,宋慧乔等医生不顾余震危险,在受灾现场救助受伤者。对于美国的自卑感,“给我巧克力”的悲惨回忆,以及回想起来仍然苦涩的海外派兵的回忆等,都在虚构层面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充满了假想的自负感。用时髦的话来说,是“国幻”(国家和致幻剂的合成语,嘲弄爱国主义的俗语)。

作为共享历史的共同体的国家,克服自卑感十分重要。自负心或者无形资产来算,恢复受伤的自尊心能够对国家成员所有资产增加做出贡献。但是,不改变现实,而是通过虚拟假想的方式获得“精神上的胜利”,不是与过去的自己相比取得发展,而是不断与他人比较来确保自己的优势,通过对羞耻的回忆进行润色、逃避,来克服自卑感,是十分危险的征兆。36岁的青年陈重权上一次如此斥责还是在18年前。“法西斯主义的世界观是艺术性的说法,意味着他们胡乱颠倒现实和虚构。绝不是为了‘真理’,而是为了让大众产生错觉,将虚拟当做现实”。(《我唾弃你的坟墓!》,1998)

李承翰 大众文化评论家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entertainment/73451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