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3.14 11:32 修改 : 2017.03.14 11:32

因宪法法院认定弹劾朴槿惠总统遭罢免的3月10日下午,聚集在首尔光化门广场的市民们正在自我庆祝“烛光的胜利”。(图片来源: 韩民族日报社)
危机是指旧事物消失之时,代替旧事物的新事物却还未出现的情况。朴槿惠已经消失,成为了过去,但是代替她的到底是什么呢?未来的两月内即将进行的选举中,不管谁成为总统,如果无法制造出“新事物”,烛光革命便只能止步于“一半的成功”。

不管朴槿惠是否信服,大韩民国的历史今后必将分为“3.10之前”和“之后”,至少韩国政治史上将如此记载。这说明国家最高掌权者被民众的力量拉下台的意义十分重大。

烛光集会历时4个多月,经历20次,从首尔光化门到韩国全国各地,虽然聚集在街道上1700万烛光市民的力量是绝对的原动力,但最重要的是这次弹劾并未发生流血事件,是以和平的方式收尾。即使不借用《纽约时报》中的表达,这仍是“韩国民主主义”的进化、发展和骄傲。韩国民主主义通过烛光名誉市民革命和宪法法院罢免总统的一致决定,在构建巩固决不后退的民主主义地位上取得了成功。一步步登上民主主义的最高峰,这放在世界任何地方都是可理直气壮进行展示的伟业。

其次,朴槿惠总统的罢免不仅给她自己还给深深植根于其父亲——前总统朴正熙的所谓“朴正熙模式”一同带来了退潮的转机。说此前的朴槿惠总统是“小朴正熙”也不为过。在政治、社会方面,权威主义得以复活;在经济方面,官商勾结和官治经济再次抬头。在以开放、沟通、共享为代表的网络2.0时代,单方、密室、垄断等不着边际的维新时代风潮充满了官场和整个社会。比起国家利益,总统个人的人气和颜面管理更加重要,这已是平常之事。如果对朴槿惠总统五项弹劾事由进行深究的话,所有的一切都是以旧时朴正熙模式为出发点,所以这一结果可以说是“脱朴正熙模式”势力的胜利。

另外,朴槿惠的罢免将成为一个导火线,促进了此前支配韩国社会的冷战、守旧既得利益群体的松弛、分裂和解体。在国会处理弹劾追诉案的过程中,新国家党曾为冷战、守旧——岭南(庆尚道别称)霸权主义的城堡,该党的分裂以及其中具有较合理保守倾向的议员们建立了正党便是非常具有象征性的事件。而且,弹劾决定以后,在朴槿惠的铁杆支持层地区——大丘、庆尚北道地区,青年层和老年层的反应截然不同,金平雨、金镇台等极右人士不服弹劾决定进行的煽动,甚至没有得到此前参加弹劾反对集会人士的共鸣。由此来看,世界的确有了改变。从这点来看,罢免之后成为普通民众的朴槿惠在青瓦台进行3天的静坐示威后,在3月12日回到三成洞家中,由此发出的“事实上的不服宣言”透露了她内心的狭隘。连结尾都不够利落的态度夺走了民众最后的同情心,仅仅再次确认了罢免的正确性。

危机是指旧事物消失之时,代替旧事物的新事物却还未出现的情况。朴槿惠已经消失,成为了过去,但是代替她的到底是什么呢?未来的两月内即将进行的选举中,不管谁成为总统,如果无法制造出“新事物”,烛光革命只能止步于“一半的成功”。

让朴槿惠遭遇罢免的干政在官商勾结和权利监视、牵制的无能中开始和壮大,考虑到这一点,这些积弊的清算也应该在官商勾结的脱离和监视、牵制功能的强化中去寻找。不应该止于此次惩治官商勾结的实施罪犯,还需要通过修订商法等,从制度上阻止官商勾结,进行制度改善。从弃做国民机构,沦为掌权者个人机构的检察厅开始,国情院、警察等权利机构的改革迫在眉睫。一直忠实地充当腐败权利喇叭手的国营电视台亦是如此。

吳泰奎 评论员室室长
引领烛光革命是保有耐心和自制力,走向街道施加压力的民众的功劳,但是如果政治运转正常,这些人没有理由在九寒天里受这种苦。所以,如今与市民的要求背道而驰的政党、议会、选举制度一定要进行改革。不仅是自下而上的推荐,比例达标制的扩大,重大选举区制的引入,与信息技术革命一样,包括实现可能性增加的(对公务员等)国民罢免制在内的直接民主主义要素之强化也应该提上核心目录。如果说在此之前一直致力于驱逐腐败权利分子,那么从今开始应该专心于耕耘出没有腐败权利分子出现的土壤。

吴泰奎 评论员室室长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86330.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