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志锡 评论员
“烛光市民革命”已越过了让国会通过朴槿惠总统弹劾追诉案的第一道难关。虽然到目前为止的这一成果已经意义非凡,但未来要走的路还很长。如果仍像过去一样轻易放松警惕,那旧体制可能仅是换汤不换药地安然无恙。

正在进行中的韩国烛光革命在世界史上同样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以2008年世界经济危机为契机,地球村各地进入大转换期,挑战现有体制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而这一潮流大致有三大类型。

其一便是在所谓发达国家出现的明显民粹主义(平民主义)现象。无论是激进还是反动的民粹主义,其共同点均是想通过激发民众情绪来推翻现有政治。无论是把移民问题作为培养势力一环的极右翼政党,还是美国总统当选人唐纳德•特朗普以及英国脱欧(英国退出欧盟)势力,其背后所依靠的均是民粹主义。作为民粹主义基石的不平等结构以及现有政治圈的无能和腐败等问题普遍存在于大部分国家。民粹主义现象在发达国家尤为严重,主要表现在中产阶层崩塌、青年阶层屡受挫折以及福利国家陷入瓶颈等方面。然而正如民粹主义势力得势,民众对未来的不安感与不确定性也会只增不减。“特朗普时代下的美国”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其二即是在许多发展中国家所发生的“混乱的民主”。2010年,从非洲北部突尼斯开始的“阿拉伯之春”因未能取得明显成果而陷入僵局。作为人口大国的埃及和土耳其反而是通过强化独裁才使得国家重新走上正轨;而在叙利亚所爆发的内战则持续了五年半以上,而由此所产生的大规模难民潮成为了全球政治的主要变数;在巴西等南美地区,民众呼声虽高,但政治和社会并未有明显发展。

区别与前两点的第三大类型便是烛光革命。韩国的烛光集会拥有着自发性、非暴力以及持续性的特点,同时其规模也是史无前例。参加人数达232万人的12月3日集会是目前世界上最大规模的集会(美国芝加哥大学客座教授布鲁斯•肯明斯)。到本周末,已经举行了七次的大型烛光集会诠释了何为与政治、文化、社会以及教育等密不可分的日常生活。由团结与乐观组成的活力正是烛光革命的生命之源。虽然在2014年曾有过长达79天的香港雨伞革命,但其规模与成果都远不如烛光集会。

有关烛光革命的评论也是多种多样,概括来说便是烛光革命创造出了具有“这才是国家”般号召力的新国家。从内容上大致分为推进经济、社会、政治革命与建立和平结构。经济上的核心内容有阻断官商勾结、改革财阀等经济民主化问题,以及消除不平等、两极化和扩大福利等;社会领域内首先是要改革检方、媒体和教育,强化工作人员和市民的权利;而在政治上不可或缺的有加强直接民主主义、建立有效而平衡的统治结构以及出台全面反映民意的选举制度等;在外交安全上应重视建立和平结构,同时以解决朝核问题为首的对朝政策以及萨德问题等均需要进行重新评价。

革命是以与既得利益集团的对决为前提,但实际情况的瞬息万变以及既得利益集团的摇摆不定会使得战线变得模糊。曾在朴槿惠政权腐败和滥用权力中起到重要作用的检方所作出的辩解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而曾对干政予以强烈谴责的部分保守媒体现在却反过来急于平息烛光革命的热潮。民众不能被这种景象所迷惑。当务之急便是监督黄教安过渡政府,防止其成为号召力曾为零的朴槿惠政权的化身,同时还应终止国定版历史教科书。

在宪法法院通过弹劾案和朴槿惠下台前需要做的事情有:定下改革课题的优先顺序,通过立法和对政府施压等取得实际成果;此外,还需要限制各政党根据自身利害关系采取政治工程学行动的力量。要想改变统治结构必须改宪,但改宪的相关讨论并不应阻止改革的推进。改宪应在总统大选候选人出台相关方案后,由总统当选人负责任地予以贯彻。

因民粹主义和混乱的民主而苦恼的地球村市民们正在注视着韩国,而成功的烛光革命将成为与法国大革命一样照亮世界史的明灯。

金志錫 评论员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74640.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