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12.14 11:19 修改 : 2016.12.14 16:02

权仁淑 明知大学女性学教授
“帮凶”一词大肆流行的时代已经到来。至少在惩治曾为朴槿惠政权的上台与执政而为虎添翼的政治家、企业家、检方与公务员以及将支持清算这一风气付诸实践所需的经验、心理和实效基石的工作已经竣工。与此同时,“愚民化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我认为政治将成为年轻一代生活的一部分。

或许是因为放弃外国生活而来到了韩国的原因,移民的想法常常会被我忽略。最初产生移民想法是在读了金勇澈律师的《三星內幕:揭開三星第一的真相》之时。当读到书中所一一列举出的有关检方、司法部、国会和政府均受制于三星的事实后,“难道还要在这样的国家生活下去吗”的绝望之感便扑面而来,而这种想要移民的念头在今年春天议会选举之前可谓达到了顶峰。由朴槿惠创立的新国家党在2012年的议会选举和总统大选,2013年4•24补选、10•30补选和2014年6•4地方选举、7•30补选的六次选举中连续取得全胜,这一结果可谓是给我带来了极大的冲击。并且新国家党在世越号事故之后的选举中获得压倒性胜利的次数格外多,这让我对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的人们感到十分地心灰意冷。所以看着这种攻击、责难世越号遗属的媒体以及政府违背伦理举动所吞噬的世界,我愈发不愿与令人寒心的人们生活在一起。据说,此次议会选举中,世越号遗属们为了刺激在朴柱民律师选举运动时厌恶遗属的人们还用了娃娃面具。听到这一消息时,我都已经不再为这种世界的存在而感到惊讶了。

周围也似乎开始变得人心惶惶,或者说是人们开始变得更为自私。大家会因为一时的不便而火冒三丈,街道上也满是垃圾。隔壁教授因感叹世风日下而决定在轿车上安装汽车黑匣子,对此深有同感的我也在去年安装了一个。政治崩塌,共同体没落,连人们也丧失了合理的判断能力。坦白来说,在韩国前教育部政策企划官罗享旭(音)发表类似“民众都是猪狗”的言论时,我曾嘲讽地认为这话可谓是对人们的所作所为最好的写照。

因为长久以来对韩国民众的失望感,所以参加烛光集会后,我个人的最大收获便是重新拾起了对同时代民众的信赖感。在烛光集会中,民众彼此间十分亲近。为了实现创造美好世界的共同目标,大家会感到身边之人存在的重要性;而曾由于长时间笼罩在不信任和不安感中而形成的对他人的攻击、粗鲁之举也不再有过。在集会初期,厌恶女性之人也曾瞄准了朴总统和崔顺实均为女性这一点而大做文章。但比起这种厌恶女性的发言更引人注目的是当即对该言论予以抨击、杜绝其重演的谨慎之举,而该行动的形式并非仅是通过SNS(社交网络服务)进行批评与自我反省。曾参与过组织集会的一位好友告诉我说,一位发表过厌恶女性言论的进步圈大人物在走下发言台时便受到了所有相关人士的不应进行该言论的批评,这种场景在过去连想都不曾想过。在这种心情与努力下,一种“这次定要大干一番”的紧迫感开始蔓延开来。民众纷纷明白,无论是在和平集会,还是在热闹场所,都不应留下丝毫会落人口实的举动,无论如何也不要跌入由政府、检方和综合电视频道所搭建的陷阱中去。在一次次经历中所积累起的敏锐感已经演变成了一种集体智慧。

烛光集会后,称赞市民伟大的言论纷至沓来,甚至认定其是“市民革命”。在我看来,这些赞美的背后包含着两大含义。其一,“帮凶”一词大肆流行的时代已经到来。这是韩国历史上首次,没有进步、保守、地区和年龄之分,是大多数人共同予以承认的政治成果。而且至少在惩治曾为朴槿惠政权的上台与执政而为虎添翼的政治家、企业家、检方与公务员以及将支持清算这一风气付诸实践所需的经验、心理和实效基石的工作已经竣工。

其二,这代表着“愚民化的时代”将一去不复返。当然打造形象和政治安全的工作在未来仍需继续不断推进,但政治工作现在已经是由市民亲自操刀。看到在11月5日手持写有“成立革命政府”横幅的中学生们后,我认为政治将成为年轻一代生活的一部分。年轻一代对政治的关心和投票率在逐步提高,至少能够阻挡充斥着安全不稳和阶级国家意识的老一辈继续主导选举和决断的政治氛围已经形成。这也预示着为财阀所支配的两极化世界即将迎来翻天覆地的大变化。

现在,移民的想法自然是早已消失不见。也许未来仍会有许多对政治感到失望的时候,但烛光集会中的共鸣与团结精神应该会永远护我周全。

权仁淑 明知大学女性学教授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74488.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