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11.18 11:11

朴槿惠总统去年11月2日在青瓦台举行了上任以来的首次韩日首脑会谈。图为会谈前,朴总统正与抵达青瓦台本馆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合影留念。(图片来源: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以惨淡的心情写下此文。

11月14日,当笔者得知韩国国防部和外交部当局者赴东京草签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的消息后,笔者的心似乎垮塌了。事实上,他们非要在明年之前完成此事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意料之中的。他们必然已经下定了于12月在东京举行的中日韩首脑会议上签署该协定的决心。

但意外出现了。曾经我们所熟知的总统不仅是崔顺实的傀儡,还带头否定了韩国社会长期艰难积累的宪法价值并主导了各种腐败与欺骗。“受到‘国民弹劾’的这位‘空壳’总统着手解放71年以来第一次签署的韩日两国军事协定一事真的具有正当性吗?”,愤怒的声音不断涌出。但如果执着于这一问题,那对协定的问题意识就停留在了“为什么是现在?”的“时机论”上了。我们的苦恼其实比这更深。

对于韩国来说日本是什么?对此,韩国社会内部不存在明确的一致意见。对于韩国来说,日本仍然似近而远,是既亲又怕的无法捉摸的国家。但是,日本对于韩国已有明确的概念。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2015年之后将韩国定义为“共享战略利益的最重要的邻国”。在这一概念中,继1998年金大中与小渊惠三共同宣言以来历届日本政府一直提及的“共享基本价值的邻国”一词已被删除。这就意味着,韩日仅是共同应对朝鲜核与导弹或中国崛起的“商业伙伴”,不再是共享民主主义、市场经济和法治等共同价值的“朋友”。

近代以来,日本面对来自大陆的威胁,一直持“想要守住日本就需将半岛放在自己影响下”的韩半岛政策。这是日本“陆军之父”山县有朋(第三、第九届首相)的“利益线”概念。日本在他的领导下首次将朝鲜纳入殖民地进行直接统治,战败后又通过《韩日协定》(1965年)以援助经济发展的方式进行“间接统治”。在这种掩饰下,韩国在冷战时期成为了与共产圈抗战的最前线,发挥了保护日本的防波堤作用。

接着冷战结束了。与此同时,韩国国力增强逐渐开始摆脱日本的影响。日本一开始惊叹于2000年初韩流热潮所带来的韩国的发展,并对此表示祝贺,但随着中国的快速成长,日本的眼光也渐渐冷却。由于日军“慰安妇”问题,过去五年韩日陷入了矛盾的深渊,笔者相信这样的两国关系不容易发生结构性变化。韩国在过去数年间像一匹凶猛小马驹让日本(还有其后的美国)费心,此次军事协定可能会使韩国再次成为美日的下游合作伙伴,被牵着鼻子走。这会成为日本的大型战略胜利。

协定也会给韩国带来国家利益吗?韩日的对中观和对朝观中存在着不能两全的决定性差异。对韩国来说,中国是为了本国未来的繁荣和发展而需要共同合作的伙伴。而朝鲜,不管喜欢与否,是为了实现和平统一的兄弟也是韩半岛的一半。虽然这样说对日本人很抱歉,但韩日之间并不共享战略利益。韩国只共享“基本价值”。韩国不是你们的防波堤,而是善良的邻居和朋友。协定对韩国来说没有必要。

吉伦亨 驻东京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7080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