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煽动新兴国家外汇危机
特朗普政府触发土耳其货币危机,引起轩然大波
以土耳其为靶子驯服发展中国家

图为8月12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特拉布宗发表演讲,针对土耳其货币危机表示“不会屈服于政治阴谋”。(图片来源: 美联社 韩联社)
上周末土耳其里拉暴跌引发的本轮新兴国家货币暴跌看上去非常“不同一般”。因为美国是触发这次土耳其里拉暴跌的元凶,而且美国看起来非常享受这一结果。作为基准货币国,如此放任其他国家出现货币危机,无异于给美国自己创造的货币体系制造麻烦。但特朗普政府却对此毫不介意。

此次土耳其里拉大幅贬值,源自特朗普政府8月10日针对土耳其生产的钢铁和铝产品分别加征50%和20%关税的“报复措施”。美国这样做是因为土耳其政府没有释放美籍牧师安德鲁•布伦森。

不过,特朗普政府标榜的“美国优先主义”和追求眼前国家利益的行为作风才是导致双方矛盾的根源。2017年1月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美国曾先后针对中国和欧盟(EU)展开“贸易战”,现在美国将目标从竞争对手扩散到了发展中国家。

《华尔街日报》概括称,这场土耳其外汇危机的最大特点是“美国的视而不见”。上世纪90年代中期墨西哥货币危机和1997年亚洲外汇危机时,美国都曾努力释放善意,帮助解决危机。但这次的情况完全不同。特朗普总统打出“美国优先主义”的旗帜,不再奉行推广、强化和保障全球商业与金融关系的使命。

事实上,美国正陆续向发展中国家亮剑。《华尔街日报》8月12日报道称,美国正针对不同国家考虑是否继续适用此前的普遍优惠关税制度(GSP)。美国从1976年开始实施普遍优惠关税制度,针对121个发展中国家的特定商品征收普惠关税,通过向发展中国家“施惠”来巩固美国作为霸权国和基准货币国的地位,将这些国家牢牢吸附在美国周围。根据该报报道,美国已经向泰国、印度尼西亚、印度发出通报,表示“最近的目标是土耳其”,警告这些国家可能也会丧失特惠地位。也就是说,特朗普总统将不愿臣服于美国的土耳其当成了杀鸡儆猴的靶子。

这种态度颠覆了美国传统的外交原则和惯例。二战以后,土耳其一直是美国盟友,是中东地区为美国利益代言的“最后堡垒”,也是中东地区唯一一个北约(NATO)成员国,是美国维持以自己为中心的中东地区秩序的核心根据地。因此,土耳其认为美国有意动摇70年盟友的根基,

这意味着,除非埃尔多安总统向特朗普总统低头臣服,否则土耳其的货币危机将持续下去。埃尔多安政府虽然强硬表态“将寻找其他盟友”,但无论是俄罗斯还是中国,都还不具备平复国际金融市场的能力。

土耳其背负着大约3500亿美元的外债,但截至8月3日的外汇储备只有1029亿美元,其中可用的外汇储备额度只有200亿美元,随时可能面临国家破产危机。外媒普遍预测,这次危机将会扩散到像土耳其一样经常收支长期逆差的南非、阿根廷、印度尼西亚等国。因此,土耳其里拉急剧贬值不仅对主要新兴国家的货币造成了影响,还影响到欧元以及全球各地的股市市场。

郑义吉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international_general/857448.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