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06.17 09:59

美国的韩半岛政策展望

布鲁斯•康明斯教授对美国总统候选人的评价

芝加哥大学客座教授布鲁斯•康明斯(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在今年11月8日美国总统选举之前,民主、共和两党的总统候选人基本确定为希拉里•克林顿前任国务卿和唐纳德•特朗普,两位候选人的韩半岛政策也开始备受关注。芝加哥大学客座教授布鲁斯•康明斯(Bruce Cumings,73岁,见照片)在6月12日《韩民族日报》电子邮件采访中,表示克林顿当选总统“一定会保持朝鲜孤立化政策”,说“她很明显是个鹰派,她在白宫办公室做出的决定将会非常令人忧虑”。对于宣传“可以与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对话”的特朗普,他表示“这是(特朗普对外政策中)唯一令人感兴趣的部分”,但同时认为“特朗普将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危险的总统”,表示担忧。

-您认为克林顿当选总统后将会采取何种对朝政策?

“将保持朝鲜孤立化政策,继续要求朝鲜无核化。”

-克林顿虽未直接谈到过,但她身边的人曾表示“必须一直强化制裁,直至朝鲜崩溃”。您怎么认为呢?

“这种方式在过去25年没有取得任何效果,难道在下届政府四年任期就会受到成效吗?这件事再次说明,克林顿阵营根本无法跳出现在的国家安全系统之外思考问题。”

-特朗普说自己愿意与金正恩对话,您怎么看?

“这是特朗普谈到的对外政策中唯一令人喜欢的一点。美国领导人都认为与敌对国家的领导人对话是给对方的一个大礼。美国政府在过去70年一直孤立朝鲜,将其作为一个不存在的国家,这种做法有任何收获吗?只是徒增冲突和伤痛罢了。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在苏联发生布尔什维克革命16年之后于1933年与苏联建立外交关系,正因为当时美苏保持着相对较好的关系,苏联才会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加入联军迎战纳粹和日本。”

-特朗普声称可能从韩国和日本撤回驻屯美军,您怎么看?

“特朗普做了一辈子的谈判,这应该也是他假设面对谈判情况而提前做出的挑衅立场。他将以此施压美国的盟国承担更多美国驻屯费用,如果达不到目的,就会设法撤军。”

-特朗普声称可以允许韩国和日本进行核武装,应该怎么看待?

“日本人应该会极力反对。韩国朴正熙总统在上世纪70年代曾经提出过开发核武器的意思,情况可能会与日本有所不同。但美国国家安全支配层和五角大楼(国防部)将会对这一计划做出极力反对。特朗普似乎认为总统可以说什么就做到什么,但国家官僚制度带有很强的惯性倾向,这种惯性在五角大楼尤甚。”

-有人认为,在对外政策上,希拉里是鹰派,而特朗普属于鸽派,您怎么看?

“希拉里绝对是个鹰派。她在白宫办公室做出的决定将会非常令人担忧。她在搞垮利比亚穆阿麦尔•卡扎菲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但现在的利比亚变得一片混乱。特朗普不是鸽派,他在游说期间做出的行为差不多都是用爆炸性发言吸引电视关注,但在他关于对外政策的发言中,最有系统的部分就是回到一战和二战之间美国奉行过的孤立主义路线。但特朗普的孤立主义是单边主义、对盟国的指责、反移民立场和美国单一国家主义。当然,他会经常改变立场,成为总统后究竟会奉行何种外交政策,我们无法得知。”

-如何比较克林顿和特朗普的对华政策?

“克林顿的对华政策应该会延续比尔•克林顿、乔治•布什和巴拉克•奥巴马政府的政策,也就是说,会在避免与中国发生严重冲突的前提下,在军事上装作封锁中国,实际上不断为美国企业打开中国市场。在尼克松总统思考出这个战略的背后,是美国庞大的超党派企业联盟势力。克林顿最终也不会触动这个政策。特朗普如果当选,最终也会回到美中关系是最赚钱、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这个现实。估计他自己经营的企业也会将丝绸领带和其他产品放到中国去生产。”

-当克林顿和特朗普奉行错误的对外政策时,您认为他们身边的人士能够予以阻拦吗?

“克林顿应该会慎重听取身边人的意思,问题在于她身边的人物包括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萨曼莎•鲍尔等都是一样的强硬派,克林顿身边环绕的都是所谓(保守的)‘华盛顿精英层’。”

“‘特朗普总统’最危险的一面是其自恋型人格,他坚信自己都是对的。他将会在比罗纳德•里根总统对世界更加无知的情况下入主白宫。里根虽然在国家安全会议时打过瞌睡,但他至少会听身边人的建议。特朗普则完全不同。他为人极富热情,拥有无穷精力,一天只睡4~5小时,而且几乎不听别人的话。所以他(如果成为总统)将是美国历史上最危险的总统。美国在19世纪也产生过一些毫无是处的总统,但他们并不像现在一样掌握有大规模部队。”

李镕寅 驻华盛顿记者

韩語原文:http://www.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america/747834.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