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8.04.20 14:47 修改 : 2018.04.20 14:47

对经营能力零考验的飞速晋升
“花生返航”后,赵显娥即刻重返管理层

(图片来源: 韩民族日报社)
基于大韩航空专务赵显玟(35岁)的“泼水门”等韩进集团会长赵亮镐一家接连不断的出格行为,有分析认为,韩国财阀存在打法律擦边球、非法继承行为以及不受约束的企业控制结构等结构性问题。赵亮镐会长的三个子女在零考验下,入职3-6年后便晋升为了“公司之星”的高层,在做出非法行为后也可以即刻复职。有观点指出,正是因为没有斩断“公司为个人所有”的认识才导致了同一问题的反复发生。

飞速晋升与非法继承

赵显玟专务2007年入职担任大韩航空课长(广告宣传企划组),4年后的2011年即晋升为高管(常务助理),两年后升至常务,第二年成为了专务。此外,赵显玟专务还兼任子公司韩进观光和Kal Hotel Network的代表理事。姐姐赵显娥(44岁)是Kal Hotel Network社长,哥哥赵源泰(43岁)为大韩航空社长,两人的晋升之路也是一样。赵显娥社长在1999年大学毕业后入职,2006年成为常务助理;赵源泰社长是在2004年入职,2007年成为常务助理。赵源泰社长是三个子女中晋升高管速度最快的一个,用了12年便成为了大韩航空代表理事。

在这三个子女凭借总裁后代的身份不断“飞速晋升”期间,平凡的职员们通过竞争,努力了15年多,用了相当于他们3-4倍的时间才进入了管理层。例如,大韩航空代表(副社长)禹基洪于1987年入职,在18年后的2005年才成为常务助理,之后又用了12年才从专务成长为副社长。

大韩航空的经营权继承从三人的父辈开始便通过非法、规避法律行为得以实现。赵亮镐会长在从上一任会长——其父赵重勋手中继承经营权的过程中,曾多次因为逃税嫌疑而被判有罪和追缴税款。其中,在1999年韩国国税厅税务调查中,赵亮镐会长因逃税等嫌疑被拘留,并被曝出为缴纳赠与税而筹集秘密资金和使用钻法律空子赠与的资金的事实。当时,韩进集团超过一万亿韩元的逃税和追缴金额创下了韩国有史以来的最大规模。

其子女也存在集中供活(在大企业集团中,子公司之间进行内部交易,其交易收益最终流向总裁一家的现象)等非法盗骗嫌疑。2016年末,韩国公平交易委员会以大韩航空通过与子公司CyberSky和Uniconverse等的内部交易,向总裁一家提供不正当利益为由对其征收14亿韩元的罚款,同时向检察机关举报了赵源泰社长等。当时,赵亮镐会长的三个子女持有CyberSky100%的股份和Uniconverse85%的股份。目前,该事件在抗诉审理中被判无罪,大法院上诉审理正在进行中。

看舆论风向复职

大韩航空4月16日宣布赵显玟专务被停职,但其仍担任JungSeok代表理事副社长、韩进观光代表理事、Kal Hotel Network代表理事和Jin Air副社长。

大韩航空内外预测,随着此次风波逐渐平息,赵显玟专务会像前副社长赵显娥一样,在合适的时候重返管理层。大韩航空驾驶员工会委员长金圣棋(音)表示,“‘停职命令’风波过后,其随时都可以复职。处于舆论中心的赵显玟专务应该即刻退出管理一线,管理层也需要作出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的承诺”。

此前因“花生返航”受到法律处罚的前副社长赵显娥在缓期执行的情况下,于上月29日重返Kal Hotel Network社长一职。2000年,赵源泰社长违反交通法规,并在攻击管制警察后逃跑,途中被市民抓住;2005年,赵源泰社长因涉嫌殴打70多岁的老奶奶并对其恶语相加被警方立案;2012年,赵源泰社长对曾在仁荷大学进行一人示威的市民团体相关人员进行辱骂。然而即使面对严厉的舆论,赵源泰社长也没有低头。此类事件也表明了,赵亮镐会长的三个子女在对经营能力零考验下的飞速晋升,以及钻法律空子、非法继承巨额财富的同时将一切视为了理所当然。

亟需外部制约

有观点主张称,韩国社会内外应该以此次事件为契机,为财阀总裁一家设立制度性管控机制。THE LAB h代表金湖(音)表示,“权力者害怕失权”,“从大韩航空总裁一家的形态来看,其或将难以自发作出改变,因此就需要有外部压力,让其产生自己有可能会失权的想法”。在2015年新年贺词中,赵亮镐会长曾承诺“将建立包括外部人员在内的沟通委员会”,但其并未兑现该承诺。

韩国企业支配结构院研究委员宋旼耕(音)在有关2014年“花生返航”事件的报告中指出,“该事件表明大韩航空存在企业所有人风险(order risk)、核心管理层继承、公司层面应对等综合支配结构问题”,“公司内部没有推进首席执行官和经营权继承的责任性机构,从章程和理事会规定中也无法确认经营权继承权限和责任所在”。大韩航空在事发后并未作出特别的制度改变,反而是将总裁一家的高管职位扩大到了子公司。

延世大学(经济学)教授成太胤表示,“眼下,财阀三世们在经营能力未经考验的情况下,参与到了企业内部的重要决策中,因此公司内部需要有风险管理机制。股东们应该要求理事会准备内部制约机制”。经济改革联盟研究委员姜正珉(音)表示,“文在寅政府强调要清算作威作福文化,国民权益委员会决定引进‘反腐败指南’,韩进集团总裁一家或应成为第一个试验对象”。

崔玹准 记者,朴秀珍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economy/economy_general/841318.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