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9.19 16:28

“Burning Sun”夜店的宣传照片。(《韩民族日报》资料照片)
一部电影的名字竟然使用就连号称为现代科学奠定基础、提出“波动方程”这一基本概念的薛定谔也未能100%理解的物理学理论做标题,计划9月25日上映的《量子物理学》仅看标题就非常有噱头。不过,这部电影实际上只是一部将过去10多年韩国社会发生过的各种不和谐事件进行艺术升华后搬上荧幕的犯罪娱乐片。下面向大家介绍这部电影中影射的几起真实案件,了解后再看电影,会感到趣味倍增。

■ ① Burning Sun事件

《量子物理学》的主人公李赞宇(朴海秀 饰)是一个以“思想创造现实”为人生信条并主张这是一种“量子物理学信念”的夜店老板。他曾把一个濒临倒闭的夜店救活,号称“娱乐业界的华佗”,从一个服务生做到老板,实现了人生逆袭。有一天,他来到业界同行经营的夜店,看到著名说唱音乐人Fractal(朴光善 饰)举行毒品派对的场面,于是李赞宇把这个情况透露给了老朋友、警察厅犯罪情报科的组长朴基宪(金尚浩 饰)。但在调查中发现,这场原本以为只是明星艺人玩乐的派对竟然和警方、政界、青瓦台都有关系,简直是一场庞大的“综合腐败现场”。

《量子物理学》上映前就爆出曾在“Burning Sun”取景拍摄的情况,引起了人们热议。事实上,电影中确实出现了直接讽刺“Burning Sun”的“1亿韩元曼苏尔套餐”镜头。而且,构成这部电影情节主框架的事件本身与偶像组合BigBang成员胜利经营的夜“暴力和水烟事件”引发巨大风波,最终牵涉到娱乐行业巨头YG(梁铉锡)以及以“警察总长”被熟知的青瓦台民政首席官办公室出身的总警尹某,与“Burning Sun事件”非常相似。鉴于这部电影的导演李胜泰声称自己从“Burning Sun事件”发生之前的2016年就开始写剧本,可见导演具有相当惊人的先见之明。

涉嫌受贿的前任法务部次长金学义正走向法庭,接受逮捕令实质审查。(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资料照片)
■ ②金学义性招待事件

李赞宇的朋友——警察厅犯罪情报科的朴组长是个不折不扣的“原则主义者”。他之前曾揭发“高层官员性招待事件”,但后来,性招待事件当事人宋炯锡(电影中并没有具体出现该人物,推测是政法系统高层官员)一手提拔的地方检察厅长赵文益升任青瓦台秘书室长,使他吃尽了苦头。

电影中只简单提到的这起事件与2013年朴槿惠前总统执政期间发生的法务部次官金学义性招待事件颇为相似。他被任命为法务部次官后立刻曝出了拍摄于江原道原州市一座别墅的淫秽录像。负责调查建筑公司老板尹中天向当权者提供性招待嫌疑的警方从一个自称受害者的女性口中得到了“曾为金学义次官提供性招待”的证词。但2013年进行的第一次调查和2015年进行的第二次调查均以“无嫌疑处理”收场,引起了人们对虚假调查的质疑。文在寅政府上台后,大检察厅成立真相调查团,重新把这起案件搬上台面,金前次官最终以受贿和接受性招待的嫌疑遭到起诉,正在接受审判。

牵连到“建设工地食堂腐败案”中的前任警察厅长金熙洛到检察厅接受调查的样子。(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资料照片)
■ ③警察饭场腐败案

想要进入青瓦台的检察官梁润植(李昌勋 饰)为牵连到毒品事件中的总统亲信“白老头”的儿子提供庇护。梁检察官在抹黑竭力调查这起事件的朴组长时,对其大加斥责,表示“你再坚持也没用,难道想让我像饭场腐败案时候一样,把你的警服一件件脱下来”?短短几个镜头就将韩国检察和警察势不两立的现实刻画得淋漓尽致,并对检察的直接调查权作出批判,展示了“检警调查权调整”的矛盾,无疑是导演有意为之。

实际上,2011年检警围绕调查权调整进行斗争时,警察曾因为检察对饭场(工地食堂)腐败案的调查受尽屈辱,警方一直追求的调查权调整也因此失去了动力。饭场腐败案是2010年食堂中间商刘尚峰以工地现场请愿和警察官人事请托等名义向政界和官场高层行贿的情况曝光后引出的一起腐败案件。在被称为“饭场门”的这起事件中,前任警察厅长姜熙洛以收取刘某1.9亿韩元贿款的嫌疑被拘留起诉,判处了3年零6个月有期徒刑。

因涉嫌暴力报复而被拘留起诉的韩华集团会长金昇渊在接到停止执行拘留、允许就医的决定后,乘坐轮椅移动的样子。(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资料照片)
■ ④韩华金昇渊会长的报复暴行

李赞宇在介绍自己结交警察朴组长的过程时提到了“大企业会长的报复暴力事件”。他在北仓洞一家夜店做服务生时,曾将自己听到的关于“会长暴力报复”的消息提供给朴组长。这一情节体现了当时还只是一个服务生的李赞宇的正义感,同时也体现了朴组长过人的查案能力。

这起事件是指2007年韩华会长金昇渊的次子在清潭洞一家卡拉OK与北仓洞某夜店服务生一行产生冲突并受伤后,得知情况的金会长派出保镖把当事的4名服务生拖到清溪山进行暴力殴打的事件。事实上,这起大企业会长为儿子出头作出“暴力报复”的事件在事发地区的夜店服务生之间广为流传,并通过媒体进行了首次曝光。

不过,金昇渊会长当时并没有在拘留所,而是在医院接受了审判,并在最终以“对负面行为进行的偶发性暴力”为由,只被判处3年缓刑和200小时社会服务,获得了释放。

刘善姬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movie/909958.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