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8.12.31 14:39

《阿尔罕布拉宫的回忆》是一部讲述增强现实游戏的电视剧。从未见过的素材加上不可预测的剧情展开让人津津有味。将游戏产业的未来进行视觉化的画面也具有很高的水准,兼备细腻的演技和出众外貌的玄彬和朴信惠的爱情故事也非常凄美。

宋载正编剧通过前作《W》展现了在网络漫画世界和现实世界之间穿梭的独特想象。但是要说“往来于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之间”,还数游戏最合适。因为比起满是字的书,调动视觉、听觉的电影投入感更大;而且与叙事电影相比,通过相互作用制作的叙事游戏行为主体感更大。其中,相较于脱离现实的虚拟现实世界,给现实带来假想的增强现实世界才是宋载正编剧展开问题意识的合适素材。

电视剧中的游戏非常梦幻,与像《精灵宝可梦GO》、《Father IO》等现存的游戏,以及通过“全息眼镜”、“Teslasuit体感套装”等设备实现的技术完全不同。如果戴上隐形眼镜开始玩游戏,就会看到在现实空间里添加的信息。用户不仅可以通过视觉、听觉,还可以通过触觉和痛觉产生真实感。箭会真实地飞到眼前,被剑刺中的话会有死亡般的疼痛和恐惧。游戏公司代表刘振宇(玄彬)在游戏中通过决斗杀死了宿敌车亨硕,但是第二天却发现了车亨硕的尸体。更令人惊讶的是,死去的车亨硕成了游戏中的角色,总是出现在刘振宇面前。与他决斗时,刘振宇也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到这里可以用医学进行说明。玩游戏期间,由于不安、紧张、兴奋、恐惧,压力荷尔蒙过多分泌,出现心悸亢进等身体反应。车亨硕可能死于心脏麻痹。另外,虽然是游戏,但带着杀机杀死车亨硕的刘振宇因犯罪意识受到幻觉的折磨,摔伤了头部,导致其一直在妄想。但是电视剧中通过车亨硕在游戏中结盟的秘书眼中看到的现象说明一切并不是刘振宇的妄想。当然,这种现象也可以解释为两人患有共享妄想的“共有精神病障碍”。电视剧在这个时候透露了失踪的游戏开发者郑世株的线索,暗示“不是他们疯了,可能是游戏疯了”。在事故后的一年时间里,饱受幻觉折磨的刘振宇说,“疯子也有逻辑,疯狂的世界也有规则”。他知道自己的妄想遵循游戏规则,为了从中找到解决方法而致力于“升级”。最终登上“90级”的刘振宇收到了失踪当时到达那个等级的郑世株的信息。

电视剧的浪漫颇为深情。为购买游戏版权而前往格拉纳达的刘振宇对经营旧旅馆的郑熙珠(朴信惠)恶言相向,结果得知版权所有者为郑熙珠后1秒内露出了“杀人微笑”。面对100亿的交易展开滑稽动作的场面超过了一般的浪漫喜剧。两人之间存在着巨大的不对称性。虽然也有财阀、结婚经验多的男人和穷忙族没有恋爱经验的女人的倾向,但是信息的不对称更为严重。刘振宇隐瞒郑世株的信息,强行签订合同,之后隐瞒郑世株失踪的情况向郑熙珠发出虚假信息。相反,郑熙珠却将刘振宇视为恩人,对事故期间照顾自己的刘振宇心怀恋意。刘振宇迷上郑熙珠的瞬间,也是看到游戏中的角色——幻想的郑熙珠的时候。另外,拥有财力和情报力的男人和提供对象化的美丽和照顾的女人,这种性别标签依旧存在。

但是电视剧看起来并不老套,两个人物被刻画得很有魅力。郑熙珠被描写为对生计负有责任,具有伦理上的自尊感,而且从未放弃过艺术梦想的坚强人物。刘振宇虽然有冷漠的社会态度,但是他没有进行无谓的辩解,而是为解决自己的问题孤军奋战的主体。从这一点来看,该剧值得受到鼓励。

游戏是集尖端科学技术和艺术内容为一体的新媒体,但依然被看作是下游文化。因为游戏而不能学习、损害健康、招来暴力的观念是现行“限玩制度”的依据。过去漫画和电视也经历过新媒体恐惧,但这在游戏中尤甚。因为玩游戏的一代和不玩游戏的一代被区分开来,在不玩游戏的情况下无法体会到游戏的乐趣。问题是,为了防御不玩游戏的人传播的恐惧症,游戏玩家们需要探索的感觉投入、身体感知、错觉或神经学副作用等未能得到深入讨论。电视剧通过讲述沉迷于游戏的用户所经历的奇异回忆的形式,让人思考游戏体验的方式。虽然在光化门用刀打仗的人们看起来像疯了一样,但是能感受到他们的世界也有自己的一套规则。这是一部魔法电视剧,给不懂游戏的人们解释了“不一起疯狂就无法理解”的游戏世界。

黄珍美 大众文化评论家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culture_general/876244.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