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8.05.17 17:03 修改 : 2018.05.17 17:18

探访光化门广场东、西后巷

图为光化门广场世宗大王铜像地下空间的世宗故事展示馆的一角。
光化门广场的魅力在于,将“以车辆为中心的街道转换为以人为中心的空间”,正如其建造主旨所体现出来的一样。无论是谁来到此处,都能感受到耸立于光化门背面的北岳山的气势,这里看点多多,是一个供人漫步、休息的绝佳地段。三年后,比现在大3.7倍的新广场将闪亮登场,预计就像所说的那样,届时光化门广场将成为韩国的代表性广场,也将成为首尔的象征性地标。尽管目前光化门广场像小岛一样位于双向十车道道路的中间,仍然可以利用人行横道及地下通道去到各处。

漫步于曾是朝鲜时代官衙所在街道“六曹大街”的光化门广场和东、西方街道的后巷,追寻着祖先们的足迹。虽然留下的大部分都是小块标石,但在鳞次栉比的大厦之间值得探访的古代遗迹并不少。记者游览了光化门广场、东侧的清进洞、寿松洞街道以及西侧的内需洞和唐珠洞一带。

地铁5号线光化门站。通过9号出口的獬豸广场即可直达光化门广场。光化门站9号出口是2011年美国新闻频道CNN评选的首尔地铁站六处名所之一。獬豸广场是可以浏览光化门广场形成过程和周边历史的地下资料展示馆。从六曹大街最初建成的朝鲜建国初期开始,直到最近的烛光示威广场,在光化门广场一带发生的重大事件都按照年份顺序进行了说明。另外,烛光示威过程说明和照片资料等也另有空间进行展示。

图为从光化门广场北侧终点眺望的光化门。
从獬豸广场台阶走向光化门广场的过程中,可以有一番特别的体验。宽敞的出入口处,四边形相框里的世宗大王像及耸立在后侧的北岳山的威容将会映入眼帘。走向广场后,四边形相框会消失,在各大厦之间延伸开来的光化门广场将展现在眼前。景福宫的正门光化门和其身后层层叠叠的宫殿的屋檐瓦片以及披上新绿的北岳山犹如一幅画徐徐向你展开。

在世宗大王铜像前,有测雨器、日晷等模型,李舜臣将军铜像周围还有地面喷泉。今年是世宗大王即位600周年。世宗大王铜像后面有地下展示馆入口。进入展示馆后,将迎来占地面积达3200平方米(约1000坪)的世宗大王纪念馆和忠武公故事馆。这里展示着两位伟人的功绩资料和遗物模型,还可以体验毛笔字、拓本、乘龟船等。李舜臣将军前面有“世越号牺牲者与失踪者焚香所”。市民们及外国游客也会前来默哀片刻后再继续参观。

图为朝鲜王朝高宗即位40年称庆纪念碑。
在教保大厦拐角处坐落着“高宗即位40年称庆纪念碑”的碑阁。这是为了纪念1902年朝鲜王朝高宗即位40年和国号改为大韩帝国并授予皇帝称号而建的石碑。据说,石碑正面的文字是当时的皇太子纯宗所写。标志着首尔道路的起点、终点的路标标石也位于此处。

图为小说家廉想涉像。
记者在教保大厦东南角的长椅上“见到”了翘腿而坐的小说家廉想涉(本名廉尙燮)。“廉想涉像”本来是建在其故居遗址附近的宗庙广场,后来搬到了三清公园,2014年又搬到了这里。很多人在其旁边摆同样的姿势,翘腿而坐自拍。

在教保大厦东北方向的拐角处,还有《木马和淑女》的作者朴寅焕诗人故居遗址标石。“廉想涉像”前面的道路旁边有惠政桥遗址标石。惠政桥原是位于清溪川支流中学川的桥梁。据说这里曾是处决贪官污吏的场所。中学川从北岳山流下,汇入清溪川。在教保大厦和KT大厦后侧,再现了水道的痕迹。这里还保存着朝鲜中、后期的中学川石坝部分遗址。

图为曾是清溪川支流的中学川水道痕迹。以前的部分石坝被发掘并保存了下来。
沿着清进洞道路漫步。在朝鲜时代,钟路大街两旁为躲避骑马的达官显贵而行走的避马街。当时平民来来往往,酒馆、汤饭馆鳞次栉比的“避马街”因再开发而消失。

图为重现于建筑之间的清进洞避马街的一部分。
钟路道路边原先是沿着道路而建的官办市场——市廛行廊。这是为朝廷供应所需物品或贩卖从宫内出来物品的常设市场。据说人们像云一样聚在此地,所以被称为云从街。在清进洞、寿松洞街道各处,可以看到2011年发掘调查后保存在玻璃地板下的市廛行廊遗址、房基旧址和水井旧址等。第一银行附近原先有管理官吏和贵族犯罪的义禁府。

走进Gran Seoul大厦旁边的小路。在Gran Seoul两座建筑物之间宽敞的空间内,保存于玻璃地板下的古建筑旧址吸引了人们的视线。沿着聚集在道路拐角的市廛行廊,记者参观了建筑基石标后,前往了Le Meilleur Jongno Town后面精致的小公园“清进公园”。公园内有仿照以前的酒馆建造的“钟路宣传馆”。在这里可以拿到钟路区的旅游资料和地图。

图为1901年的钟路大街和市廛行廊的景象。此为指示牌上的旧照。
通过玻璃地板看D Tower后面的水井旧址、房基旧址、KT东馆前的故居遗迹后,记者前往了钟路区厅前。对面牛膝骨汤饭店胡同里,一座只剩下大门的古老韩屋令人感到惋惜。区政府信访室前面有两个标石,即朝鲜开国功臣兼规划汉阳城的郑道传故居旧址标石和开化期俞吉濬租用寿进宫建造的寿进测量专门学校旧址标石。这一带是朝鲜时代宫殿之一的寿进宫曾经的所在地。在Shilla Stay建筑前,可以看到寿进宫说明牌和一起发掘出来的部分建筑遗址痕迹。在道路上方,部分建筑物也用图像标注了出来。

图为韩国漫画发祥地造型物。
旁边有一造型物,这里是韩国最初的漫画(插图)诞生地。据说此处是1909年《大韩民报》曾经的所在地,而新闻创刊号的漫评是由画家李道荣(1884-1934年)所写。造型物底部下面刻着当时的漫评。

沿着钟路区厅一侧前往首尔地方国税厅方向。从国税厅往上走,有供奉着高丽末期大学者李穡肖像的“牧隐先生影堂”。其后面,曹溪寺围墙方向出现了一座雅致的公园。虽小,树林却是郁郁葱葱,是城市中的休憩场所。在大楼中生存下来的该公园里聚集着独立运动家李钟一先生的铜像和各种标石:抗日民族杂志《大韩每日新报》办公楼、淑明学校、中东学校、新兴大学校园以及印刷过《独立宣言书》等内容的普成社遗址标石。

图为韩国寿松公园。游客可以见到独立运动家李钟一先生的铜像和各种标石。
从公园出来,前往光化门广场旁边的大韩民国历史博物馆。这是展示着1876年开港以后韩国近现代史资料和照片、遗物等的博物馆。在三楼企划展览室中,正在举行“济州4•3事件,现在是我们的历史”展示会(截至6月10日)。从3楼咖啡厅的露台,可以俯瞰到正在挖掘的议政府遗址现场。

议政府在六曹大街上,也是位于光化门前东边的第一个官厅遗址。这里是朝鲜时代最高官僚领议政、左右议政等宰相们掌管三军府和文武官员的国政核心机构。挖掘后将复原旧建筑,并将其纳入新建成的历史广场中。

朝鲜时代,汉城府在东、西、南、中部四处设有中等教育机构——学堂。“The-K Twin Towers”所处位置是其中之一的中部学堂遗址。中学川、中学洞等地名均源于此。在塔建筑南边入口处保存着挖掘出来的建筑遗址。在塔北边路拐角处会看到一幢破旧的韩屋。在大厦林立中尴尬幸存下来的韩屋和长长的围墙,让人想起这条街上的往日风景。

图为在大厦林立中尴尬幸存下来的韩屋。右后方可以看到东十字阁。
走上大路便是景福宫十字路口,在街道中间漂浮着一座像岛一样的旧建筑——东十字阁,此处是与西十字阁共同位于景福宫围墙两侧尽头的岗楼建筑,日帝强占期拆掉了宫殿围墙、开出了路后便孤零零地伫立于此。往光化门广场西侧街道走去,从社稷路首尔地方检察厅到新门内路的这条街道叫做“韩文中心街”。“gaon”是古语,意指中间。沿着这条街可以进行韩文文化探访。

在韩文中心街周围有将韩文和文章的语法进行系统化的韩国语学者、独立运动家周时经先生的故居(写字楼“龙飞御天歌”入口),还有纪念最早出版纯韩文教科书等热爱朝鲜和韩文的美国人霍默•赫尔伯特(Homer Hulbert)先生和周时经(号白泉)先生功绩的小公园(周时经庭院)和雕像。在写字楼“龙飞御天歌”门旁边,设有写着故居遗迹的标石和表示白泉之意的雕塑作品。

韩文学会坚守并一直进行韩文研究,其韩文会馆也在这条路上。简陋地树立在现代式建筑物间隙中的红砖建筑物就是韩文会馆。韩文中心街有世宗文化会馆、朝鲜语学会韩文守护纪念塔、广场内的世宗大王像。

在首尔四季酒店前,设有可以通过触摸屏一览光化门广场周边旧地图和文化遗产的指示牌。旁边雕有金正浩所绘汉阳地图“首善全图”的造型物。

文•图 李炳鹤 高级记者

光化门广场

位于首尔景福宫正门——光化门前的世宗大路中央,是一条延绵很长距离的广场。这里从光化门出发,一直延伸至世宗大路十字路口,长550米,宽34米,被用作市民休憩场所、集会场所。在朝鲜建国后便建了景福宫,起初前方是官厅、六曹大街(六曹大路)。广场扩建工程将于2021年前完工。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pecialsection/esc_section/84495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