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此番努力失败、第二共和国政府垮台,那么可以预想到最糟糕的情况就是军队将会夺取政权。如果我们犹豫不决地继续和当前政府一起再争取一年的时间,其结果必将会导致可能失去韩国的大爆发,动摇美国在远东的整体地位。难道不会出现韩国主权是怎么回事以及我们介入了其中的谴责吗?我们已经介入其中,而且我们无法停止介入。我们可以表现地看上去像是为韩国保留了体面,表现地看上去像是在通过调整行动来尽可能地让韩国人拥有主导权。”

这段内容是“法利报告”的一部分。1961年3月6日,当时约翰•肯尼迪担任美国总统,而他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特别助理华尔特•罗斯托接到了这份报告。如果将所有的“如果第二共和国政府垮台”都换做“如果崔圭夏政府垮台”,这段内容或许就可以看做是20世纪70年代末到20世纪80年代初,全斗焕新军部的军事政变应对策略。作为美国国际合作社联盟(ICA)技术支持计划的负责人,休•法利(Hugh Farley)在1961年2月24日前一直担任驻韩援外使团(USOM)副团长。肯尼迪总统出席了当年5月5日举行的第483次国家安全保障会议(NSC),休•法利制作的这份报告是此次会议的主要提案,而大约十天后便爆发了朴正熙的5•16军事政变。20年后,作为朴正熙建立起的同心会(新军部)的一员,全斗焕通过军事政变执掌了大权。

经过了前一年、即1960年的4月革命后,韩国民族主义开始高涨。腐败无能的李承晚政权所犯下的政治失误等引发了这一事件,并导致反美主义开始抬头,也使得法利开始担心事态的发展会“导致可能失去韩国的大爆发,动摇我们在远东的整体地位”。而这与20年后釜马抗争及光州抗争发生后的情况可谓是如出一辙。

读过“非讲坛在野史学家”金相九(音)近期所写的《5•16军事政变听证会》(书与树出版社)的人,自然会将这些与两件历史事件联系起来。该书的重点就是朴正熙神话的真相与美国。在作者看来,这两者之间的关系要比一般人所想的还要紧密且深刻。朴正熙曾任日本帝国主义关东军下属的满洲国军军官,日本战败后又出于投机主义与光复军(后称光复军)纠缠在一起。从朴正熙第二年回国途中开始,美国便如影子一般隐隐约约地登场了,之后进入朝鲜警备军官学校并晋升为国军军官的朴正熙开始露出了真面目。

朴正熙的左翼经历和肃军严刑、营救和回归军队等独特经历,以及亲日满洲军人脉的得势等都与美国的介入脱不了干系。换句话说,在插入了一把名为美国的钥匙后,“朴正熙之谜”就会在瞬间被轻松地解开,例如被金相九写成书的5•16军事政变就是这样的一个谜题。“民主党政权所拥有的军队规模达60万人,但却被极少数军人在动员了仅占全军0.5%的3400余人后夺走了政权,这简直是一个令人至今难以置信的谜题。总统尹普善、总理张勉、陆军参谋总长张都暎、第一军司令官李翰林等均洞察到了政变主谋朴正熙的动向,也就是说这是一场人人皆知却无人阻止的奇怪政变。”

《5•16军事政变听证会》也没能找到这个谜题的确凿钥匙,但却将谜题出现的历史背景进行了放大,从多个方面拆解了朴正熙神话,同时还与现有说明进行了比较分析,让故事变得更加丰富多彩。其中的重点就在美国军政的G-2和防谍队(CIC)等美军情报机构上。换言之,不要只将美国作为一个整体来看,而是要将其分解为军部和国防部、国务院和白宫来看。

韩承东 读书人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book/827405.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