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12.08 16:53 修改 : 2017.12.08 17:02

翻译家李熙宰的翻译论
“翻译是金钱战无不胜的战场”
纠正“韩元弱势”等错误的语言
“翻译家是对抗金钱的独立军”

《翻译战争》
-以语言为对象的一场看不见的战争,挖掘语言和知识之间数不清的假象
李熙宰(音)著/Gungree出版社

图为1970年当选为智利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生前的样子。阿连德追求多元化,但被在美国中情局支援下的军事政变势力杀害。(图片来源:Gungree)
孔子的弟子子路曰:“卫君待子而为政,子将奚先?” 子曰:“必也正名乎!”所谓“正名”是指,辨证名称、名分,使名实相符。将“5•16革命”更名为“5•16军事政变”、将“5•18暴动”更名为“5•18民主化运动”是正名。将勤劳者改为劳动者、障碍者改为障碍人(残疾人)、同性恋爱者改为同性恋者也是正名。所谓历史,正是正名的势力与阻止这种趋势的势力之间的矛盾与战争。

《翻译战争》
《翻译战争》(《War on Words》)这本书揭示出翻译也同样是“正名”的战场。作者李熙宰(音)已有30年的英韩翻译经验,他平时一直坚持“翻译这份工作并非翻译外语,而是纠正韩语的过程”。他通过这本书揭示出:翻译是有权有钱者更容易胜出的战场,不,从来都是他们获得胜利。

首先让我们来看被翻译成“民粹主义”的“populism”这个词。因为是直接按照英语发音音译的,所以乍看起来这个词显得很中立,但这个单词却受尽保守派和进步派的嘲弄。“民粹主义”原本是指,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随着美国自耕农要求限制土地私有、铁路国有化、金融民主化而发生的改革运动。对于美国主流媒体而言,这场运动或许等于亡国理念。该单词明明是在批判南美的国有化政策,而韩国却照搬了“民粹主义”,如今在韩国,“民粹主义”也演变成不负责任的政策,即拿国家经费送人情给选民的政策的代名词。因此,该书的作者提议将“populism”译成“平民主义”,取代已被赋予太多负面意义的“民粹主义”。

《翻译战争》作者李熙宰指出,“美国之所以欲在韩国部署萨德,是考虑到对中俄做出先发制人的核攻击后,中俄可能会用洲际弹道导弹反击,萨德便是为拦截这些导弹而存在”。(图片来源:Gungree)
那翻译成“民营化”的“privatization”又如何呢?作者认为,“privatization”意味着私营企业通过将工厂或资本转移到海外的形式威胁政府,因此正确译文应是“私有化”。掌控俄罗斯政治、经济的“oligarch”最初被译成“俄罗斯新兴财阀”,如今改为“寡头政治执政者”。这就像财阀只存在于俄罗斯一样会引起错觉,而真正操纵世界的英国和美国的财阀则被轻易忽视。

作者揭露了将英语译成韩语过程中发生的政治经济学问题,又因为“用英语或韩语表达我们生活的现实,这本身就是翻译”,所以作者还指出多元主义、极右派、高汇率等这些我们经常使用的词汇与真正现实的背离。

非洲小国厄立特里亚的现任总统曾发起独立战争摆脱了殖民统治,现在该国一党专政已经第24个年头。厄立特里亚因为铁路等基础产业国有化、优先考虑粮食安全的政策,没有外债也没有忍饥挨饿。但美国当面批评一党专政,私下向随时会侵略厄立特里亚的埃塞俄比亚提供武器。究竟一党专政就是问题所在吗?厄立特里亚证明了不欠西方的债、不是资本主义体制,也可以好好生活。作者怀疑,美国的做法是种报复。

图为委内瑞拉前总统乌戈·拉斐尔·查韦斯·弗里亚斯与古巴前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强国贬低他们的成就,《翻译战争》作者李熙宰(音)指出,“民粹主义”该词汇的翻译便含有这种态度。(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资料图片)
那么让我们来听听作者的批判,究竟西欧是否在真正践行自己理想化的“多元主义”。曾经谋求意大利左派和右派达成历史性和解的天主教民主党主席阿尔多•莫罗被美国高层人士警告道,若不停止这项事业,就会丧命,不久他就被绑架杀害。出身于社民党的瑞典首相奥洛夫•帕尔梅出台中立的外交政策,并替非洲等第三世界国家发言,却遭到了暗杀。肯尼迪也在发表“不是靠美国战争武器强加给世界的‘美式和平’,真正的世界和平只有在尊重所有国家独立选择体制的权力时才能实现”的演说后,遭到暗杀。相反,年轻时加入共产党、并坚信资源国有化这一理念的曼德拉之所以能安度天年到95岁高龄,是因为他在长达27年的监狱生活后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私有化优势论低下了头。因此,如今南非共和国上层10%的人口拥有整体收入的60%,实际失业率高达40%。严重的贫富差距下得到繁荣发展的生意,只有捍卫富人们财产的安保行业。警察只有16万人,但安保行业的人数却有41万人。结论就是,根据朝鲜的权力世袭、利比亚的卡扎菲体制以及津巴布韦的穆加贝体制而得出的“多党制=善,一党制=恶”的二分法并不可信,不过是侵略的手段罢了。宣扬朝鲜是“贫穷、饥寒交迫的国家”,也不过是美国和韩国的既得利益集团为了将贪欲正当化而打造的框架罢了。

进步派虽然会慨叹“韩国没有保守派,只有极右派”,但在作者看来,韩国也没有极右派。极右派的定义是,过于看重本民族,故而憎恶其他民族的态度。但韩国的“极右派”却忽视本民族,过去崇尚日本、如今崇尚美国。也就是说,韩国保守派反而与“极右派”的定义完全相反,因此不能被称为“极右派”。

美元兑换的韩元越多,韩元就处于弱势,但韩国媒体却将此报道成“韩元汇率表现强势”。相反,美元兑换的韩元越少,韩元就处于强势,但韩国媒体却将此称为“韩元汇率弱势”。世界上任何一家媒体也不会这样做相反报道,但唯独韩国媒体却如此的原因在于,只站在“大企业出口竞争力”这个角度看问题。也就是说,韩元价值下降,出口竞争力就会提高,因此将这看成韩元强势。除去少数的大企业,大多数的韩国国民反而会因为韩元价值下降而蒙受损失。因为进口价格上升,生活必需品的价格也会跟着上涨。

那么语言和翻译的占领军是谁呢?正是“金钱”。其中,英国和美国的财阀当属第一。他们为了在南美、东欧和非洲掠夺资源、独占权利,策划阴谋离间彼此引发内战和屠杀。无论美国的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受金钱利益驱使的行为如出一辙。而对此举“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西欧保守派以及进步派媒体也大同小异。2014年2月,乌克兰首都基辅发生的反政府示威由于警察胡乱开枪而出现了很多死伤者,随后遭到该国民众激烈的抵制。受此影响,总统亚努科维奇逃往俄罗斯后,乌克兰重新成立了亲西方的政府,这件事才尘埃落定。尽管后来因为窃听泄露,知道了这起事件实际上是美国为了搞垮不听从自己指挥的亚努科维奇政权,扶持新政权,而“自导自演”的一场戏。但《卫报》等媒体不仅没揭露美国的“阴谋”,仅仅报道为“阴谋论”而已。

《翻译战争》作者李熙宰(音)。
作者认为,英国比美国更加“恶劣”。因为美国假装“正义使者”的行为已经被发现,但英国除了和美国的独立战争外,作为在大部分战争中不曾战败的“战犯国”却依然被认为是“绅士的国度”。众所周知,“军产复合体”并非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在美国首次出现的产物。第一次世界大战当时,军火公司因英国政府的武器订单而大发横财,而军火公司的大股东中出现了许多前任、现任将军,该词汇随之诞生。作者指出,丘吉尔不是击溃希特勒的英雄,而是为想要在战争中发财的英国财阀利益代言的战犯。

在本书中,也大量涌入了关于重新诠释独裁国家、批判犹太人大屠杀被夸大等处于争议焦点的内容。所以,作者可以称得上是在语言的战场上独自挥舞旗帜战斗的战士,抵抗语言占领军的独立军,以及不惜流血的斗士。这本书告诉人们,翻译并不是背诵了《英语单词22000》就能胜任的工作,而翻译家必须既是历史学家、也是哲学家和社会学家。

金雅丽(音) 自由撰稿人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book/822564.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