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10.19 09:21 修改 : 2017.10.19 09:21

从史前时代开始的不平等历史

和平期越久与不平等越大的矛盾
缓解不平等的暴力“四骑士”
战争、革命、制度垮台和传染病

《大调平器:从石器时代到21世纪的暴力与不平等历史》
作者 沃尔特•沙伊德尔 翻译 曹美铉(音)/Ecolivres出版社

阿尔布雷特•丢勒《启示录》系列版画中的《四骑士》。(图片来源: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长)
2015年,地球上62名顶级富豪的净资产总额,相当于占人类绝大部分的35亿底层民众的资产总合。这62名顶级富豪的净资产总额,还相当于2014年的85名富豪、2010年的388名富豪的资产总合。由此也充分证明了,地球上的不平等正在日益加深。贫者越贫,富者越富,难道是最近才有的现象吗?

《大调平器:从石器时代到21世纪的暴力与不平等历史》 (韩文译《不平等历史》)
在《大调平器:从石器时代到21世纪的暴力与不平等历史》 (韩文译《不平等历史》)的作者沃尔特•沙伊德尔看来,事实并非如此。2000年前的罗马,最高私人财产是年均个人收入的150万倍,这差不多是比尔盖茨和美国人均收入之间的比例。作者表示,从人类开始农耕和畜牧,并把剩余资产留给后代起,经济不平等就成为了人类文明的本质。最古老的地位继承与不平等的事例,来自距离莫斯科北部120公里外的Sungir遗址。据推测,该遗址距今最多可能有3.4万年。遗址中安葬的少年、少女遗骨陪葬品,包括用猛犸象牙制作的戒指和珠子、3000多名随葬成年男子和一万个象牙珠子装饰。

作者通过反映可支配收入中饮食支出所占比重的基尼系数,以及财富的上下游占比比较来衡量不平等。这一标准在进入现代后才得以发展,但作者将现代标准的使用范围扩大到了史前时代。以在黑海沿岸发现的公元前5000年的公共墓地为例,通过从200多个坟墓出土的遗物总合,计算出个人平均值,并与个别坟墓的遗物数量进行比较,借此计算个别坟墓主人的财富占比。作者通过类似的方式,计算出了世代之间的迁移。其发现,在狩猎采集关系中,收入在前10%的富人后代在原地进行再生产的可能性,要高于收入在后10%的底层后代的3倍,与农耕人和畜牧人相比,则分别为11倍和20倍。

作者通过这种方式,概括了从石器时代开始,到21世纪为止的不平等历史。大致来说,不平等分为创造财富和占有财富。作者认为,比起以种植和饲养为基础的财富创造,在制度和权力的不对称下实现的财富占有,对加深不平等造成了更大的影响。讽刺的是,和平期越长,不平等越大。从汉、隋、唐、宋、明、清的中国历代王朝来看,越是到后期,偷税和土地兼并的现象就越发猖獗,从而使得财富更加集中。西方也是大同小异,庞培遗址明显出现了阶层化:从分布在3万-4万个共同体的50座豪宅、100座高级住宅,到参事会议员门卫勉强能够躺下一个人的房间。从大部分豪宅和两层建筑物中留下的,将五、六个小房子打通的痕迹可以看出,在两极化的推进过程中,中产层被牺牲掉了。

难道平等的世界只是一个梦吗?作者劝说道,在许愿希望世界平等时需要三思而后行。因为一不小心就可能会传唤出“四骑士”。请记住,除了极少数的例外,经济平等通常都是在悲鸣与哭喊中诞生。作者仿照阿尔布雷特•丢勒的版画中的《四骑士》,总结了“平均化四骑士”,即战争、革命、国家灭亡与体制垮台、以及传染病。纵观历史,当“平均化四骑士”出没之时,就会出现伴随着无情暴力而来的经济平等。

1941年12月7日,日本对夏威夷珍珠港发起空袭,摧毁了美国海军飞行团基地的数架战斗机。该事件使得美国打破中立,加入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并向日本本土投下原子弹,由此结束了战争。(图片来源:美联社 韩联社)
战争。1938年,日本收入在顶层1%的富豪占有19.9%的国民收入。7年后,这些人的收入占有率减少到了6.4%,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带来了严重的杀戮与破坏。法国、英国、美国的情况也是不相上下,上层集团的资产价值迅速缩水,不平等现象由此得以缓解。

革命。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爆发了共产主义革命的俄国,接过了最富戏剧性的缓和不平等之棒。制定了肃清富农、土地公有化和工厂归工人所有的规定后,俄国末期曾一度跃升至0.362的基尼系数,到1967年减少为了0.229。

国家灭亡。1991年,索马里的穆罕默德•西亚德•巴雷政权被推翻,随后出现了军阀混战和领土分裂。自此,索马里陷入了无政府状态。曾经享有倾向性优惠的权贵,以及有组织的城乡差别政策不复存在。最终,索马里在1997年曾达到0.4的基尼系数,开始低于邻国(0.47)和西非(0.45)。

1941年12月7日,日本对夏威夷珍珠港发起空袭,将美国海军的亚利桑纳号战列舰击沉。该事件使得美国打破中立,加入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并向日本本土投下原子弹,由此结束了战争。(图片来源:美联社 韩联社)
走向平等的最后动力就是传染病,代表性事例有14世纪席卷欧洲的黑死病。传染病的猖獗导致欧洲人口从1300年的9400万人,减少到了1400年的6800万人,全体人口中有四分之一的人病故。英格兰和威尔士的情况最为严重,600万左右的人口减少了近一半。经济基础设施依然保持原样,但由于人口的急剧减少,人均生产量和收入大幅度提高,地租、利率与工资相比则明显减少。

如果现在想要消除横行的不平等,是否也需要召唤四骑士?对此,作者表示,不需要这么做,也不能这么做。作者提出了几个替代方案,但看上去也并非什么灵丹妙药。

土地改革。多数人类大体上都是靠卖地过日子,一般情况下,大部分农田均为私有财产,所以土地改革理应被优先考虑。理论上,为给贫民提供优惠,社会对土地所有权的和平调节应该是畅通无阻,但是成功的土地改革几乎无一例外,都是依靠暴力活动或威胁。作者表示,20世纪50年代初的韩国土地改革,就是开始于对潜在暴力的担忧。朝鲜早在1946年就完成了土地改革,李承晚政权感到恐惧,不知道朝鲜共产主义者是否会动摇韩国佃农。当时,韩国农户中的地主数量不足3%,却占有了全部土地的三分之二;相反,其他58%的农户则是一无所有。再分配后,佃农比例从49%减少到了7%。从各国土地改革来看,越是伴随着暴力的改革,完成度就越高。

此外,作者还提出了民主主义、经济和科学技术发展等方案。但主流观点认为,这些与其说是消除不平等,不如说是在加深不平等。这也表明,左派政府的福利政策并不会起多大作用。

在作者看来,平等世界堪称天方夜谭,但是却说不清不平等为何会持续不断,为何无法轻易解决。不平等如同一幅金色大同世界的画,它既是人类文明的桎梏,也是一项最大的挑战。

林钟业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book/814290.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