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7.24 13:30 修改 : 2017.07.24 14:18

(书评)《善良电力是可能的》/河升秀 著/Hantijae出版社(2015年)

《善良电力是可能的》一书
2011年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后,德国电视二台(ZDF)对日本因何种社会结构特性导致这种惨案进行了探索,并于第二年作为纪录片进行了放映。即使现在,只要进入Youtobe搜索“福岛的谎言”就能看到带有韩语字幕的纪录片。

东日本大地震时,时任首相的菅直人在接受制作团队的采访时证明称,核辐射事件发生时,包括东京战略在内的“核电族”一直刻意说谎隐瞒,因此情况把握十分困难。在事件发生前,包含政界、官界以及媒体界等在内的“核电族”左右着日本政府的战略政策,对核电的不利言论进行了阻止。政治家只要保持安静,便会收到来自电力公司的政治资助金。自1962年以来,东京电力公司副社长一职便是监督核电的资源能源厅高层退休职员的“指定职位”。细密的利害关系网造成了社会对威胁睁一眼闭一眼的结果。菅直人补充称,“对于那些10~20年间一直致力于揭露核电危险的人们来说,各种压力大大增加。如果大学的研究人员想发出核电伴随着威胁的言论,那绝对不会给他们带来出人头地的机会”。

那么与日本相邻,排名世界第六的核电大国——韩国又如何呢?从被称为绿色党员的河升秀律师所著的《善良电力是可能的》来看,韩国的情况亦是如此。提到电力,只知道换电灯泡的何律师在对日本福岛核电事件以及密阳输电塔矛盾进行了解之后,将其了解到的内容写进他127页的著作中。

让其最惊讶的是常识的颠覆。“并非是因为需要电力而建设核电站、建设输电塔。了解实际情况后,发现顺序是颠倒的”。也就是说,进入电力政策的核电相关人士、建设公司、民资发展公司影响范围之后才发现,电力需求被过度高估。因高估而建造了很多高于实际需求的核电站以及火力发电站。并且为了传输电力而建设了很多高压输电塔,为了促进消费而在重复着以低于原价的价格向企业提供工业用电的模式。这样做的结果是,韩国成为全世界核电站密集度最高的国家。

作者劝告称,韩国应该从这种中央集中式发展模式中脱离出来,转换为利用消费区域周围新资源与可再生资源的地域分散型发展模式。首尔市推出了扩大新资源与可再生能源的利用、提高能源效率、节能三大方针并行政策,在过去5年完成了2个核电站分量的节能效果,实施“减少一座核电站计划”,类似这样,我们要一起逐渐为改变框架而努力。

围绕“脱核电”的争论在2017年盛夏被讨论得热火朝天。各界核电拥护论者们表示,曾被列为大选公约的减少核电站数量一事是不当行为,并连日展开抨击。脱核电是改变国家能源模式的事情,也是改变我们想法的事情。我们不知道从哪里,又如何建造了核电站,不知道谁在这一过程中流下了汗水与泪水,却在这种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交钱消费,这便是资本主义的匿名性。脱核电是这种匿名消费者作为可持续发展的共同体成员向前迈出一步的事情。

李峰宪(音) 韩民族日报经济社会研究院研究委员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religion/80371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