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5.30 11:07 修改 : 2017.05.30 16:55

“欧洲中心主义”历史观被推翻
丝绸之路地区才是 “全球中心”

蒙古获重新审视,“从破坏者到建设者”
欧洲垄断石油催生原教旨主义

中国重担丝绸之路主角
同美国开启大棋局博弈

书评/《丝绸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

作者 彼得•弗兰科潘 (Peter Frankopan) ,译者 李在晃/出版社 与书同在

丝绸之路上有着众多难关与障碍。图为位于帕米尔高原的塔什库尔干石头城要塞,曾是丝绸之路通行者的一大重要关口。(图片来源:与书同在出版社提供)
回想起学生时代的记忆,先让我们从世界史问题开始抽丝剥茧。(1)马其顿的亚历山大大帝为何非要向东挺进,而不是向西?(2)8世纪经过北非前往欧洲的穆斯林军队为何要在巴黎城下停滞不前?(3)13世纪打入波兰乃至匈牙利的蒙古军队又为何会停止进军?

《丝绸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一书
《丝绸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为这三个问题给出了一个统一答案,“因为欧洲无足轻重”。对于沉浸在征服热情中的异邦侵略者而言,欧洲曾是一个毫无魅力可言的地方。既没有繁华的城市,也没有灿烂的文明,于是征服者将过剩的力量从欧洲转向了波斯和中国。值得一提的是,书中对(2)号问题的解释与我们在学校学到的内容可谓截然不同。教科书中解释道,英雄卡尔•马尔特尔(Karl Martell)击败了伊斯兰军队,取得了决定性胜利,守住了基督教信仰的欧洲。但是这本书却写道,“在西欧几乎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战利品”。换言之,不值一提的欧洲冷却了征服者的进攻热情。

作者彼得•弗兰科潘(历史学家,牛津大学伍斯特学院高级研究员)全面推翻了现有的欧洲中心主义历史观,力陈地球自转的中心轴是位于东方与西方之间、将欧洲与中国连接起来的地区,即丝绸之路。沿着这条路,巡礼者与战士,游牧民与商人,或往来游历,或就远来物品进行交易。人们聚集在一起,城市拔地而起,附加价值由此开始积累起来。作者将这些地区称为“亚洲的脊梁”、“世界的中心”。这里是心脏扑通扑通跳动的地方,欧洲却不过是一个纤细的毛细血管而已。如果说欧洲也有韩国、日本式的极右派,就会上演“自虐史观”、脸红肚子粗的故事。

最具挑衅性的故事当属成吉思汗带领的蒙古军队。欧洲资料生动地描述了蒙古军狠毒的野蛮性。“他们不会放过任何人。女人、男人和孩子,一律格杀勿论;还会割开孕妇的肚子,屠杀胎儿。”但是弗兰科潘却认为,蒙古人是极有心计地扩大恐怖心理。要想彻底掠夺一座城市,就将其他城市描绘得十分和平,从而使得这座城市即刻投降。

与其说蒙古人是文明的破坏者,不如称他们是创造者。在他们攻占的城市中,投入金钱与人力进行建设,并为这里注入活力。弗兰科潘提到有记录显示,在占领撒马尔罕之后,蒙古人从中国引进了许多技术人员,帮助恢复了过去荒废的田地以及果园的经营。蒙古人甚至还是自由贸易的拥护者。在蒙古人所掌控的黑海港口,出口产品的税金仅为3%至5%,因此进出口十分活跃;而当时进出埃及亚历山大港的物品通行税为10%到20%,甚至还会达到30%,两者形成了鲜明对比。所以弗兰科潘积极评价道,“蒙古的成功并不是由鲁莽野蛮行径得来,而是得益于妥协与合作”。

但是随着哥伦布于1492年发现“新大陆”,西方开始掌握了世界的主导权,丝绸之路地区由此从主流历史的叙述里退至边缘。进入了20世纪后,丝绸之路地区才开始重新备受瞩目。过去丝绸的地位被石油所代替,石油恶臭的气味替代丝绸柔滑的触感,覆盖了这个地区。

图中唐朝时期陶瓷,描绘了骑巴克特里亚骆驼的粟特商人。(图片来源:与书同在出版社提供)
书中生动描述了英国是如何将波斯的石油权利掌握在自己手中。打点的对象“甚至包括为陛下准备烟袋和晨间咖啡的待命侍从”,以此确保在波斯政府那里的石油权利。由此得来的权限包括“在波斯帝国地区60年勘探、开采、提炼(……)和销售天然气、石油、柏油和地蜡的特殊且具排他性的权利”。虽然获得石油利益的人是名为威廉•诺克斯•达西的企业家,但如果没有英国的全力支持恐怕他也很难会成功,而这个中心人物正是英国海军部长温斯顿•丘吉尔。丘吉尔认为,未来支配海洋全依赖于石油,所以不遗余力地给予帝国的支持。追根溯源,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正是从这里开始萌动。有关波斯国家宝物的统治权被交给了外国投资者,这一事实随后演变为对西方根深蒂固的长久憎恶,而这份憎恶直至现在仍在继续。

欧洲强国为占据亚洲的“脊梁”掀起两次大战,而在你争我夺的两次大战后,真正登上脊梁的国家却是美国。弗兰科潘将美国在丝绸之路地区的阴谋与背叛的龌龊历史娓娓道来。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1979年霍梅尼发表的讲话。“东方所有问题的根源都出自那些西方的外国人,在当前则是美国人。我们所有的问题都是美国人造成的。”

但是现在的丝绸之路上出现了新的主角。不对,应该说是最初开辟丝绸之路的最先开拓者的“回归”。他就是中国。公元前119年,随着塔克拉玛干沙漠的绿洲城市敦煌被占领,丝绸之路随即应运而生,如今横穿新丝绸之路的国家正是中国。习近平在2013年提出了“一带一路”战略,勾勒出了一个巨大构想。过去运送丝绸的中国人,现在通过有线电缆网络控制信息,经由输油管运输石油,开凿铁路搬运资源。上海合作组织(SCO)的成立是为了促进俄罗斯与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以及中国之间的合作,如今该组织的影响力正在逐步增大,开始发展为能够代替欧盟(EU)的一大组织。

图为12世纪初宋朝皇帝徽宗所作画作,描绘了熨烫新织绸缎的女子。(图片来源:与书同在出版社)
当然,密切关注一切的美国的目光并不太友善。奥巴马重返亚洲战略正是源于这一心理,并且毅然高呼道,“美国必然重新调整亚太地区。”按照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式的表述,在大棋局面前,美国与中国正在开启一场大型博弈。

读过这本书后会发现,广阔的欧亚大陆如同齿轮般相互咬合转动,这份知识的喜悦也是无可比拟的。然而一想到在丝绸之路的另一边,韩半岛的命运又将如何,不禁令人更加郁闷。但书中也在告诉我们,即使在大陆的尘土中,也要冲破这些力量的冲突去看待一切,只有这样,韩国才能找到自己的道路。

金宜谦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book/79629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