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10.06 10:31 修改 : 2016.10.10 14:14

“数字出版时代,书籍设计师将会愈发‘忙碌’”

中国第一代书籍设计先驱代表

9月30日,“传承与创新——吕敬人的书籍设计与10名弟子”特别展在坡州出版城市亚洲出版文化信息中心召开。图为到场的吕敬人。
文革时期,因父亲是资本家而随家人被下放
开放后,留学日本学习书籍设计
任教清华大学12年教授设计
“书,分归为纸、数字和作品三类”

“读书是修行,而制书是苦行。制书是责任,而制好书是善行。”

为迎接书展“坡州书之声2016”(10月1~3日),坡州出版城市举办了“传承与创新——吕敬人的书籍设计与10名弟子”(9月24日~10月23日)特别展。在展会邀请册上,吕敬人(69岁)如上写道。9月30日,在亚洲出版文化信息中心展厅内,吕敬人还说“我的作品虽不出类拔萃,但我认为通过这些作品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中国书籍设计曾走过的路”。他称坡州出版城市是“世界唯一的出版乌托邦”,还表示自己“大爱坡州”。

展厅中摆满了吕敬人和10名弟子的300种书籍一千多本。“2012年,我虽曾在德国奥芬巴赫举行过个人展,但当时展出的作品数量仅为此次的十分之一。中国也从未有过如此大规模的展会。”明年,吕敬人将在北京国立中央美术馆举办庆古稀暨大规模展示会。其对为明年展示会预热而准备了此次展示会的坡州出版城市文化财团方表示了衷心的感谢。吕敬人表示,此次展出的作品“有95%是我本人的作品”。“(弟子)10人中有7人是我在清华大学教书时的学生,还有两人是我‘敬人书籍设计工作室’的助手,而剩下的一人是我在出版社的同事。”

吕敬人的一生可以说是极富戏剧性。文化大革命时期,不知书籍设计为何物的吕敬人被“下放”到农村,在将近30岁之时才得以返乡,之后的40余年间,其重新定义了中国书籍设计的概念,成为中国第一代书籍设计的先驱代表。吕敬人于2012年正式从清华大学退休,退休前在清华大学教了12年图像(视觉)设计课程。退休后,吕敬人还在为研究生上课。目前,吕敬人作为敬人设计工作室代表、国际平面设计协会(AGI)会员,依旧热衷于书籍制作和培养接班人。

图为展出的吕敬人设计的图书。
吕敬人,1947年出生于上海。父亲在文革时期因为是资本家而被批斗,全家分崩离析。被下放到“北方”农村的他“种了10年玉米和白菜,到了冬天则上山砍柴”。本就喜爱绘画,梦想着成为一名画家他在此期间仍未放弃画画。在将近30岁时,迎来改革开放而得以返乡的吕敬人为报纸和杂志绘图。“当时选择在出版社工作也是因为自己喜欢画画,但是对设计还是闻所未闻”。之后,吕敬人在出版社也会负责书封面和版画工作,由此才走上了设计之路。“命运有时并非如人意”。

那时中国进入了改革开放时期。“当时十分羡慕开始流入中国的外国文化作品。它们看上去都是那么地甜美和优雅”。给他这种想法带来根本性改变的是其在日本留学时“走运般”遇到的著名平面造型设计师杉浦五部。“我们需要感谢改革开放。正是因为改革开放,我们这一代才有了走出国门的学习机会,才认识到了中国与外国作品间的差异并开始考虑如何将其进行融合。”

1989~91年、92~93年,两度从师杉浦五部的吕敬人了解到亚洲视角的重要性。同时还明白了书籍设计并非仅仅是对书封面的设计,还要重视内容。书籍设计师要去协调编辑、作家和插图作家等人,就如同是音乐演奏会上的指挥家。在这期间,吕敬人还学习到,设计能够使得艺术与工学相遇后奉献出呈几何级数般增长的高价值。而噪音学与信息图尽管杂音频出且看似无序,但其中却能孕育出生命力等。吕敬人还曾被叮嘱道,“东亚传统文化中也有着丰富的闪光点,所以绝对不要小瞧它”。“那时真是受益匪浅”。

在过去的10年间,吕敬人每年都会来韩国。在此期间,其发现韩国的书籍设计经历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对出版的内容和主题也有了更多的思考。郑丙圭重视文字和传统,安尚秀引入西方设计并将其与传统进行了创新性的融合。这些人的尝试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在近期十分活跃的独立出版社中,青年设计师的作品也日臻完善。”吕敬人认为韩国和中国“仍处于学习的阶段”,同时也“处于相互学习的阶段”。本月末,由吕敬人企划的35位韩国独立出版人作品展将于北京召开。

吕敬人认为,即便是在数字时代也同样需要秉承最佳表现方法论的书籍设计,“中国需要审视数字化”。“在中国,一年会有40余万种书籍问世。数量如此巨大的出版物会带来严重的资源浪费。出版社目前还致力于量的竞争而忽视质的重要性”。其表示,“未来,书籍必然会被划分为两种。一种是需要纸质保存的书籍,一种则是供大众消费的电子书籍”,提出了所谓偏爱电子书籍的大众读者、喜爱纸质书籍的分众读者、将纸质书籍作为艺术品进行收藏的小众读者的三种概念。“书籍设计师们将会拥有更广阔的空间去施展拳脚。出版社和普通企业也会像过去的王宫一样生产极具收藏价值的纸质书籍。我也将为满足小众及分众读者的两种需要而努力”。

韩承东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book/76432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