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评论专栏

【来稿】日本人与道义感

登录 : 2020-08-24 02:16

山口二郎 日本法政大学法学系教授

山口二郎 日本法政大学法学系教授

刚刚过去的8月15日是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战败,韩国从殖民地中解放出来的第75个纪念日。岁月如流,日本人中亲身经历过战争的人已经成为少数,但蒙难的故事仍在继续。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政府主办的阵亡人员追悼仪式上,哀悼“300万同胞”的牺牲,却只字未提日本的军事行动给亚洲造成的牺牲。安倍首相自我为中心的历史认识可谓幼稚透顶。

战后50年的1995年,时任首相村山富市发表过谈话。他虽然身在进步阵营,担任社会党的委员长,但在政界改组时与保守阵营的自民党合作,在联合政权中出任首相。而且,他是在迎接战后50周年之际,发表了谈话,谈话内容包括就侵略战争和殖民统治承认日本的加害责任,并向亚洲国家表示道歉。

“村山谈话”在国际社会受到高度评价。谈话25周年之际,前首相村山发表了新的讲话。对于日本国内出现国粹主义高涨、安倍首相等在发言中否认加害责任的风气,他敲响了警钟:“日本只有虚心询问过去才能使它获得名誉,相反,不承认侵略和殖民统治的态度正是贬低国家的行为。”

村山谈话后的25年里,日本最大的变化是“自民党政治家的素质”。过去的自民党时期,虽有所谓保守立场,毕竟还有一些经历过战争的政治家,因而有一个明确的前提,即日本对亚洲人民造成了巨大损害。战后还勉强遵守宪法第9条“维持和平主义、只拥有自卫所需的最低自卫力量,同时不在国外动用军事力量”的路线的正是自民党政权。自民党支持者中,有在战后民主化、平等化中成为自耕农者,也有在那个过程中获得参政权的女性,是他们阻止着自民党沦为极右国粹主义政党。从某种程度上讲,自民党也是一个战后民主主义政党。

然而,经历过战争的政治家离开了政界,战后出生的保守政治家中,越来越多的人以战争发动者们的视角看待战争。越来越多的政治家不加批判地接受安倍首相的外祖父岸信介等领导过战争的政治家们口中的陈词滥调,称那场战争是为了自卫,是同西方帝国主义的战争,企图使其正当化。

自民党政政治家的想法为什么发生了变化?在过去的25年里,日本经济持续停滞,人口开始急剧减少。日本人尤其是年轻人中,感到失去了光明未来的人越来越多,他们以“日本了不起”这种毫无根据的优越感平息了心中的不安和不满。比较年轻的自民党政治家为保守市民身上经常流露的自我满足或优越感代言,认为只有性格阴暗的人才会反省过去的恶行。

这种补偿心理无助于解决现实问题,反而妨碍正确认识,使问题变得更加严重。新冠疫情应对就是个典型的例子。安倍首相自吹自擂“日本模式”的成功,日本在PCR检测方面消极拖延,导致今年夏天感染迅速蔓延。

还有,日本海运公司货船在毛里求斯搁浅漏油,给印度洋造成大规模海洋污染。国外媒体大加报道,法国政府积极出面救护,而日本政府到目前为止只派出6名技术人员,媒体也漠然处之。如果因为自己的过失而对别国家造成了损害,理当对此表示道歉并进行补偿。假如不直面本国的过去,坚持幼稚的自我正当化,就会继续成为一个不负责任的国家。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58986.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