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政治·社会

【独家】 赵主彬被逮捕一个月前仍在继续性剥削犯罪

登录 : 2020-03-26 04:19

上月警方收网时仍在继续犯罪

在各社交网络上引诱女性上钩
受害者报案后仍深感不安
“打算申请改名,并更改身份证号”

 

图为3月25日上午,在Telegram上开设“博士房”针对包括未成年人在内的女性实施性剥削犯罪的“博士”赵主彬乘坐警车离开首尔钟路警察署被移送给首尔中央地方检察院时,市民们举着牌子示威,要求严惩赵主彬。(图片来源:联合采访团)

根据新的受害人证词,涉嫌在Telegram上开设“博士房”对包括未成年人在内的诸多女性实施性剥削犯罪的嫌疑人“博士”赵主彬(音)在3月25日被移送检方之前的一个月仍在进行性剥削犯罪。这意味着,去年11月《韩民族日报》策划曝光“Telegram性剥削事件”报道后,虽然不断有面向女性的举报热线开通,警方也逐渐展开调查,嫌疑人却仍在通过推特和Instagram等社交网络平台实施残忍的犯罪行为。

20多岁的女子甲某3月24日接受《韩民族日报》采访时爆料了赵主彬在2月17日犯下的罪行。赵主彬在3月16日被警方抓获。据称,赵主彬当时通过在Instagram上注册的兼职招工账号直接向甲某发送信息。去年9月“博士房”生意最旺的时候,赵主彬主要通过推特接近目标,而现在改成了Instagram平台。犯罪手法非常相似,赵主彬先是给了甲某女子一个ID,引导甲某登录Telegram,并要求甲某提供身份证照片,称这是支付工资所需要的资料。此后赵主彬又告诉甲某,想要做兼职模特,需要提供显示个人面容和身材的照片。每当甲某拒绝时,赵主彬都会威胁“把照片发给你工作的同事”,“现在我只要点击一下,就可以把这些发出去”,以此逼迫甲某。随后赵主彬还念出了甲某的身份证号、家庭住址、ID、密码等各种信息,并发来带有残忍场景的照片,称这些都是因为不听自己的话而做出极端选择的女子。甲某说,“对方完全不给我任何思考的机会,看到那些照片,当时精神就崩溃了。但是在与他直接通话的时候,我产生了立刻报案的想法。从那一刻起,态度变得和蔼起来,于是就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他,说要把我变成共犯,这样我才不会报案”。直到甲某抵达警察局报案,赵主彬在电话中对其进行了7个小时的威胁。

然而,创伤并没有在报案后消失。由于担心自己的照片和个人信息随时会曝光,甲某始终无法放下心来。现在她已经换了电话号码,提交了改名申请,并在打听改变身份证号码的方法,还考虑搬家的问题,每天只能依靠安眠药入睡。甲某表示,在赵主彬被抓获并公开身份之后,“感到震惊和虚脱”。“看到他那么年轻,长相那么平凡,完全不是面目狰狞之人……”。

最痛苦的是一些人对受害者的二次伤害。在相关报道下方的评论中,不少人指责“是受害女性自己的错误”、“活该”,令甲某被迫反思自己是否有错。去年11月通过《韩民族日报》透露自己被害情况的另一位受害者李恩惠(化名)也和甲某说过一样的话。她说,“听到有人指责受害者应该行为检点,即便想出面揭发这种事情,也会害怕”。

面对不断被传播的性剥削视频,她们束手无策。甲某说,向警察报案之后,仍然担心自己的照片在Telegram其他聊天群传播,只好每天到处查看,发现有人传播就要求对方删除照片,日复一日。也就是说,她必须反复经历亲眼目睹自己的照片在最多2万人的聊天群中不断传播的可怕事情。从取证、报案到证明自己的受害情况,甲某一个人承受了所有这种二次伤害。因此,受害者比谁都清楚,这种残酷恶劣的网络性犯罪不会因为仅仅逮捕惩罚赵主彬等几名主犯而消失。

甲某用痛苦的声调表示,“Telegram聊天群中有这么多人,他们走在外边,若无其事,感觉就像普通的好人。想到这一点就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即便全部抓起来,他们也不会被判处几十年的重刑。事情还是不会结束”。

吴妍书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934247.html

相关新闻